第94章 情况突发

小说: 最红谐星[娱乐圈] 作者: 马户子君 更新时间:2020-05-23 07:11:16 字数:3794 阅读进度:94/109

此刻的形势十万火急, 容钰珩贫瘠的小脑瓜飞速运转了几秒, 随后反握住温择琤的大手,情真意切, “根据博弈原理,我们一个往东飞一个往南飞,小结晶得以留存的几率最大。”

温择琤丝毫没有被容钰珩眼中虚假的深情所迷惑, 他现在的头脑异常清醒。

温择琤目光沉沉,“不是说比翼双飞吗, 怎么变成了孔雀东南飞?”

容钰珩纠正他,“孔雀东南飞不是这个寓意……”

温择琤不听不听,直击人心, “你就是想要抛弃我!”

容钰珩满腹的狡辩就此卡在喉咙眼里。半晌, 他发出半妥协的疑问, “那你想怎么办?”

现在他们都在剧组拍戏, 连买挂票跑路都不行。

温择琤思索了片刻,随即试探地说,“我们一起去跟曲右禾认个错?”

“……”

容钰珩就深深地看了温择琤一眼——他发现这人每次心虚犯错就会秒切成小学生模式。

容钰珩教育他, “不是所有的错误只要道了歉就能被原谅……但你说的也没错,至少我们要先摆正自己的态度。”

温择琤看着容钰珩一副正儿八经说教的样子心里直痒痒:他的小仓鼠真的是好正好乖。

温择琤正在脑内飘忽着吸仓鼠,容钰珩忽然就拉住了他, 凑到他耳朵边上。

温热的吐息拂过耳畔,温择琤颊边被撩起一抹绯红, 他心跳突突的, 还没来得及转头去和容钰珩意乱情迷地打啵, 就听后者说,“来,我教你唱歌。”

温择琤,“?”

曲右禾鲨过来的时候,只见温择琤和容钰珩正并排站着,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把自己望着。

曲右禾原本已经起了杀心,看到这一幕不由愣住,随即发出疑问,“你们在干什么?”

容钰珩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身侧的温择琤。

紧接着,两人就同时抬起手,两手指节相扣,交握于小腹前,脚下窸窸窣窣动了动,站成个丁字步。

曲右禾:……?

容钰珩一脸肃穆地报着幕,“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温择琤和容钰珩的大脑却依旧处于僵冻,未能如约苏醒。他们犯下了可以挽回的错误,并且希望能够得到原谅——一首《认错》,送给曲哥。”

容钰珩话音一落,就深吸了一口气。

随即,一串嘹亮高亢的美声从他喉头流淌而出,在空旷的场地上回响: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容钰珩的歌声出来后,温择琤延迟两拍也发声了,他的嗓音低沉悠扬,重叠在容钰珩的歌声后面,如同大提琴在空气中丝滑流淌:

“……是我的错~

……有没有用…没有用”

一高一低的二重唱丝丝缕缕地萦绕在曲右禾耳旁,像是两只蜘蛛精在他脑海里搭建盘丝洞。

容钰珩和温择琤的高低声部还在继续演唱,这两位创作型演员甚至改编了歌词:

“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微博~

就任性一次犯个小错 Oh~”

……

待两人的歌声缓缓落下,曲右禾还有些神情恍惚,他心里想着:

这就是能把人带飞升的天籁之声吗,怕了怕了……

容钰珩唱完,缓冲了几秒又乖巧地探出个小脑袋,“曲哥,我和温老师已经知道错了,特意编此一曲,以表诚意。”

温择琤附和地点点头:没错,我们的态度是端正的。

曲右禾从头昏脑涨中逐渐苏醒,他甩了甩脑袋,企图把脑子里的盘丝洞摇晃溃散,“你们……”他张开的嘴很快又闭上,显然还没从刚才那阵中缓过劲儿来。

主宠二人也不急,只乖顺地把他望着。

半晌,曲右禾的理智终于回笼,他抚了抚心率不太平稳的胸口,沉声说,“琤哥,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温择琤低下头,姿态谦谨,“人总是会进步的。”

曲右禾,“……”

容钰珩,“……”他温饲主好像听不懂反讽。

好在温择琤瞒着曲右禾让自己的团队偷偷下场,并没有酿成什么更大的风波。曲右禾对他两人进行了一通长篇大论的批评教育后,便将此事翻篇了。

曲右禾走后,容钰珩蹭着他温饲主抖毛毛,合理提出建议,“有的时候,夸奖的话并不一定真的代表夸奖。”

温择琤不懂,“为什么?”他说,“我每次夸你的时候,都是真心实意的。”

容钰珩大段的说辞瞬间卡在了喉咙里。

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复杂、好罪恶——温择琤是这样一个善良单纯的人儿,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看透这人世的虚伪与利刺呢?

容钰珩就啵啵他说,“没什么,我说错了,那些夸奖你的话都是真心实意的。你实至名归。”

温择琤微微低头,甜蜜蜜地享受着他家小仓鼠的啵啵,“嗯,我知道了。”

剧组的拍摄已经接近尾声,何昼也差不多快回来了。

容钰珩有些发愁,他上次电话挂得太生硬了,也不知道这次跟何昼搭戏会不会很尴尬。

然而还没等容钰珩想好怎么面对何昼,容琮彦的一通电话就打破了他平静无波的拍摄。

容钰珩接到电话时,正好是晚上拍摄结束。天色已经有些麻黑了,周围的人相看不清晰,剧组收拾摄像设备的人员在四周来来回回,反光伞被“吱拉”一声搬到旁边,夹杂着剧组人员的交谈。

剧组这边的信号不太好,容琮彦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还有些断断续续,气息不匀。

“小珩,回来一趟,爸送医院了。”

有一瞬间,容钰珩只觉得周围的声音都在离他远去。

他听到容琮彦报了个地址、又说了几句昏倒什么的,等对面挂了电话,他依旧有些神情恍惚。

向施秋报备、跟千辛磊请假、订最近一趟夜航的机票……容钰珩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这些事办完的,好像都是顺从本能去做。他脑子里全是容琮彦说的那句“爸送医院了”。

办完这些,容钰珩正要坐上出租车,手腕突然被一把扣住。

他回过头,就看见夜色中的温择琤紧紧抿着嘴唇,脸庞的轮廓显得有些刚毅,眼神却是柔软的。

“容容。”温择琤叫了他一声,伸手将人拉到怀里狠狠抱了一下,“你…有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温择琤的胸膛温热紧实,容钰珩埋在他怀里,听出了后者话中的意思。他鼻头一酸,恍惚混乱的心绪瞬间安定了许多。

温择琤没说“你还有我”。他其实完全可以趁机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进驻容钰珩的世界,但他觉得这样说会显得容钰珩好像已经失去了什么。

所以温择琤只说了句“你可以打电话给我”。他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容钰珩回头就可以看到的位置,安定地、静默地守护着。

容钰珩回抱了他一下,“我知道了。”

因为还要赶时间,两人只抱了半分钟,温择琤就松开他,目送他上了出租车。

“落地给我发个消息。”

容钰珩点点头,车窗一升,红色的汽车尾灯就在夜色中划出两道亮线,朝着远方迅速驶离。

-

航班是凌晨2:40起飞,落地是早上五点多。容钰珩下了飞机,叫了辆车便直奔医院。

容琮彦在电话里只说了个大概,加上容钰珩当时脑子里一片混乱,所以他到现在也不清楚容天慎的具体情况。

因为不清楚,所以畏惧。

医院的大厅铺了白瓷砖地,踏在上面会有“嗒、嗒”的脚步声响。电梯的楼层数一个个往上跳,很快停在了5楼的位置。

容钰珩出了电梯,按照容琮彦给的房门号一路找过去,转过一个拐角,就看见容琮彦坐在病房门口,脸色有些疲惫。

“哥——”容钰珩叫了他一声,急匆匆地跑过去,“爸呢?”

“情况稳定下来了。”容琮彦一手按在容钰珩的肩上,安抚着他的情绪,“昏迷了一会儿,但不算太严重,现在在里面睡着。”

容钰珩问,“医生怎么说?”

容琮彦说,“人上了年纪,身体机能就会下降。医生说爸应该是脑供血不足,一下没缓过劲儿来,还好发现得及时,这会儿已经没问题了。”

容钰珩闻言稍稍松了口气。

他靠在冰冷的墙面上。先前他的心情一直很焦灼,等这会儿平复下来,才发现自己的腿一直在打着轻颤。

容钰珩冷静下来后,大脑也重新开始运转了,“怎么会脑供血不足?”

容琮彦闻言,表情顿时有些小尴尬。

容钰珩,“?”

容琮彦沉吟片刻,缓缓说道,“爸最近在读史书……”

容钰珩拧眉,“我书读得少,你别唬我。读史书也能读得脑供血不足?”

容琮彦继续展开阐述,“史书里有个廉颇的故事不知道你清不清楚。”

容钰珩,“负荆请罪?”

容琮彦,“不是,是那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典故。”

容钰珩就细细回想了一下……这典故似乎说的是廉颇被免职后,为了表示自己还能任用,就一顿饭吃一斗米十斤肉。后来使者回报赵王说,廉颇一顿饭跑了好几趟厕所,赵王便认为廉颇是老了。

容钰珩回想起来后,依旧找不出二者间的逻辑关联。他甚至对自己的知识储备产生了一丝丝怀疑——莫不是自己记错典故了?

思索无果后,他不懂就问,“这和爸晕倒有什么关系?”

容琮彦别开眼神,目光落向走廊尽头不具名的地方,“……爸也想验证自己老了没有,就一顿吃了一海碗米饭和几斤肉。”

容钰珩简直匪夷所思,“他是被撑晕的!?”

“没有。”容琮彦尽量组织着措辞,让整个故事听上去不那么荒谬,“他和廉颇一样跑了很多趟厕所,最后因为蹲坑蹲得过久,起身太猛晕倒了。”

“…………”

容钰珩感觉自己回来这趟,终究是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