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

小说: 逐尘录 作者: 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2020-10-18 02:41:12 字数:6255 阅读进度:746/757

那大哥竟是拍起了手来,又道,

“哎,你倒是能猜会想啊,嗯,你倒是说说,我与毒神又会有怎样关系呢?!”

小乙一直在想,这人为何偏偏出现在那里,毒神的势力也分布在那边,这之间会不会又有些联系!而且,眼前这位似乎又极其善于使毒,可不更加说明他与毒神之间的某种关系!小乙越想越觉可怕,所以才会这般问他!

小乙轻呼一口浊气,又道,

“或许,是你假借了他人之手做的好事,而你,正毒神的手下。若你刚才所说都是真的,能够指挥手下屠杀对方,又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我,我大胆猜测一下,你,你是毒神的徒弟,那个我们一直未有见过的徒弟!”

那大哥不住拍手,又道,

“我还以为你是个憨憨,没想竟还挺聪明呢!哎,我呀,也不喜欢说谎,毒神嘛,正是我的师傅!”

这话真如惊雷那般,小乙耳中一阵轰鸣,不过,他也早有准备,所以还是很快缓和下来!小乙仍是有些庆幸的,刚才二人贸然跟入了地道之中,现在想想,也是冒了太大的风险了!小乙又想,二人跟他进了这小片林子,如今也是处在了危险之中,一个不小心,或许就会着了他的道!不过,他到现在为止,仍是不慌不忙,并不想要马上动手逼退二人,这也当真奇怪!

小乙又道,

“我曾听说,毒神有四大弟子,可我也已经见过四个的,你,你是他新收的不成?!”

那大哥一愣,而后问道,

“新收的?老子跟着师傅十多年了,怎会是新收的!哎,到底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小乙回他,

“空空儿,算是一个吧……”

可刚讲到此处,便被那大哥打断,又听他讲,

“什么空空儿,那小子不过跟着我们待了两月,竟成了毒神弟子了?!呵,下次见着他,把他的嘴巴子给抽烂!”

之前还无法完全肯定,可听他这般说来,小乙心中更加确信,他定是那毒神的弟子了!这毒神果然还不死心,势力范围竟是从偏远的地方,发展到了这江南富庶之地!若是任他这般下去,还怎么得了!小乙又想起今日之事,秀坊出事,会不会也与这毒神有关!

不过,小乙还有疑问,又问,

“是,是毒神让你对月儿她们下手的么?!”

那大哥回道,

“哎,你这话说得不对,我嘛,也只是轻轻助了把力而已嘛,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小乙愤怒至极,不过还有话没有问完,

“那你,那你为何又要杀了小云,他没做什么坏事,干嘛杀了他!”

那大哥自顾想了想,又道,

“哦,他啊,反正他也没什么用了,杀了就杀了呗!”

小乙蹭的站起,长棍已然握在手中,

“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恶棍!”

那大哥却是呵呵直乐,又道,

“我送他去见他的姐姐,又有什么问题?!”

小乙手中长棍在颤抖,大哥又是接着说来,

“嘿嘿,他在拉船做苦工,他哪里吃得那苦,要不是我啊,可早就死了哟!他要不是长得像他姐姐,我才懒得救他呢,他这命啊都是我的,我想取,那便取了!再说了,跟了我之后,吃香喝辣,不也享了好长时间的清福,这可都是我的功劳哟!”

“你,你……”

小乙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大哥又道,

“嘿嘿,谁让你们先阴我呢!我这人最讨厌被人算计,你们如此待我,我当然也要还上一些哟,所以说,要怪啊,还是得怪你自己的!”

小乙再忍不住,大喝一声,

“拿命来!”

小乙这就要冲向他那边,却是被瑶儿死死拽住,

“臭汉子,你慢着点,这人不好对付啊!”

瑶儿还是明白人,这黑夜之中,你想要跟那用毒高较量,那几乎没什么胜算!还有,这人有胆量引着二人过来,真就不会害怕他二人发难!他对这里十分熟悉,二人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所以现在冲过去,定是占不得任何便宜!

小乙害怕伤着瑶儿,最终还是把怒火压制住了!那大哥哈哈笑起,又道,

“不错不错,还是这小女子有点见识!在这地方与我动手,不明摆着来找死的么!嘿嘿,不怕与你们说,在用毒方面,毒神四个弟子之中,就只有我得了亲传!老大人笨心狠力气大,沉迷于打打杀杀,虽然入门得早,但他用毒啊,也只能算是入门而已!老三身子壮如牛,拳脚功夫厉害得很,会用毒,也只会用毒!至于老四嘛,鬼精鬼精,倒是摸到些门道,不过啊,有时决定你有多强的,并不是看你有多么聪明,更重要是有没有那天赋,哈哈,刚好我全都有,可不就是下一代毒神么!”

这人说得如此清楚,应该真是毒神的弟子了,照他的说法,他排行老二,对于用毒制毒,那也是颇有心得的!瑶儿知道小乙这一路过来,也是与毒神打过数次交道,虽然没有正面对上,但总能听到他勾结叛匪四处作乱,那家伙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之人,早晚要将其除去才行!

瑶儿冷冷道,

“你,还有那卑鄙无耻的毒神,究竟还有多少阴谋!”

这大哥却道,

“什么阴谋阳谋,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哎,不对啊,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叫什么么?!”

瑶儿咬着牙问道,

“你这恶贼,报上名来!”

那人回道,

“嗯,哪有这样问人的,我可不想说了!”

瑶儿长剑一指,骂道,

“你这小人,如此反复,早晚有一天会死得很难看!”

那人却是大笑起来,回道,

“我敢玩这毒啊,可是早就准备好了,怎么可能会怕死嘛!你们两个快些坐下吧,我这故事还没讲完,千万别要着急,千万别要着急!”

瑶儿怒道,

“别废话,我们才不想听!”

那人不住摇晃,又道,

“不,不,不,你们想听,你们想听!”

瑶儿正欲回话,却又听得小孩子哭了起来,那人又在哄着,

“哎哟,小七,你怎么又醒了哟,是不是爹爹刚才说话大声了些,把你给吓到了哟?!哦,不怕,不怕,爹爹这儿还有些温水,你吃点水,多睡一会,多睡一会!”

瑶儿本想着趁此机会攻上去,可是,毕竟有个小娃娃在,她实在是狠不下心,小乙也是一般,所以二人仍是站立当场,未有继续向前。

小七很快又睡着了,那人又才关注小乙二人这边,说道,

“我就不相信,你们对小七也一点儿兴趣没有?!”

小乙二人都觉莫名其妙,这家伙又怎会这么想要与二人说话,之前是说起自己的事,这个时候,又是轮到了小七!二人自跟他一齐过来,就对关于他和这孩子的一切充满了疑惑,他这时想要与二人说说,二人又岂会拒绝!不过,瑶儿还是又讲了一句,

“有屁快放!”

那人也不生气,反倒是乐呵呵的,

“我就说嘛,你们肯定感兴趣!嘿嘿,那咱们就慢慢来讲了!”

小乙又感受了一下四周,并无任何异常,这家伙难道真是要与二人说这许多不成?!虽然对这人恨之入骨,不过他仍是想多了解一些,所以,还是未有再说一句!

那人又道,

“从哪里开始讲呢,嗯,对,应该有个好些年了吧!那个时候,我刚来扬州,觉得这地方不错,便寻了个小院住下,每日喂喂毒物,药个猫狗什么的,倒是自在!扬州真好,吃的好,玩的好,更重要的是,姑娘好,啧啧,小乙刚来,还没那深切感受,以后待得久了,自然就知晓了!嘿嘿,我本是带着任务过来,却差点儿把正事给忘了!”

他停顿了片刻,又才接着道来,

“说到扬州啊,就不得不提秀坊,它不仅仅是个实力强大的江湖门派,更是个藏着无数美人儿的花花世界啊!啊哈哈,这可对我胃口,我可太喜欢啦!不过,秀坊弟子性子大都强硬,你若是用强,她恨不得以死明志!呵,你哪里见过这样的女子,越是不容易得手的,便越是想要,更可怕的是,你还不愿对她们用强,若是用上迷药之类,那也是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我藏到了秀坊之中,每日搜寻各样女子,今日见着一个觉得不错,可明日又出现一位,又把自己刚定好的计划推翻!哎,有时候太多选择,也是一种痛苦啊!”

瑶儿问道,

“你藏到了秀坊之中,竟是一直未被他人发现?!”

那人回道,

“这是自然,只要是我想藏,她们又怎么可能找得到我!呵呵,就像那假山后的密道,这都一两年了,她们不也什么都没发现么!藏在这秀坊之中啊,可是欢乐无比啊,吃的管够,喝的也是不愁啊!啧啧,我这一生除了女人,就好吃这一口,秀坊姑娘们很少取来吃,可不就便宜了我么!醉生梦死之间,可是活得比那神仙还要快活!我快乐极了,根本就不想出去!”

他说着说着,竟是呵呵笑了起来,笑了半晌,方才又接着说来,

“那日就在酒窖之中吃酒,吃到半夜,已经是大醉,想着没人会来,于是就在那儿睡下了!可半夜之时,却是有人过来,来的是个小姑娘,有个十七八岁!她提着个红灯笼进来,却是没能发现我!这女子长得不是特别美艳,但很耐看,也是十分对我胃口!她一身浅绿衣裳,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我一看到她啊,就再转不过眼了,心是突突直跳,恨不得立时上去把她按在地上!不过,我虽迷醉,倒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强忍着心火,看她又要如何!她小心翼翼从怀里取出一只酒壶来!呵呵,我心头想啊,与其把酒倒出来,还不如直接搬上一坛来得实在!正想着呢,她却是发现那一大坛子酒已经空了一半,当然,这是我干的,她那时当然不会晓得!她有些慌乱了,更要命的是,也听到了外边有人讲话,‘什么人,大晚上的还要偷酒吃么!’她惊失色,可我看她此模样,又是更美了一些,恨不得让她再多怕一些!外边人很快进来,也只两人,只是一眼认出了她,那人指着她鼻头道,‘小凝,怎么会是你来偷酒,哼,你可知道,要是被坊主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哦,原来她叫小凝啊,啧啧,名儿我也喜欢,真心喜欢!对方检查了一番,我吃了酒,可不就算在了小凝的头上,呵呵,谁让她早不进来晚上不进来,偏偏这个时候进来呢!她们要带人出去,我又怎么可能让她们得手!于是,我飞快蹿到了门边,在空中轻轻一挥一洒,那两位想必还没看清我的脸,便晕倒了过去!而后,只剩下小凝与我相视无言!我只是干笑,她也被吓得忘了出声!”

那家伙越说越是激动,还得稍停一些,方才能够缓解一些!听他接下来讲话,竟是有些羞涩,

“嘻嘻,我问她一句,‘妹子,你要吃酒,直接与哥说呀!’她这才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大叫出声!可我是谁,又怎么可能让她叫出声来,嘿嘿,一手上去,便抱住了她的腰肢,而我的大口,也是正好吻在她的嘴唇之上!在秀坊长大的美人儿,几乎都没经历过男人,我这一下如此强硬,她震惊之余,亦是忘了还要反抗了!哈哈,我这时酒兴大起,对她亦是欲念剧增。我从未如此疯狂,竟是就在那酒窖之中,当着那两个被迷倒的中年女人的面,跟她行了夫妻之事!事后她哭了,虽然没有大声哭喊,但她伤心欲绝,我听了之后,也是心碎无比!我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她也没有一点反抗,看那模样,是真的不想要活了!秀坊弟子的刚烈,我是早有耳闻,这个时候见她那样,我也十分后悔。与她讲了很多话,可她双眼之中没有一点神色,真是个死人那般!我跪倒在她面前,我这辈子,连我爹和师傅都没跪过几次,竟真就在她面前跪倒下来。我与她说,这辈子都会对她好,要与她生很多很多的孩子,以后长长久久,永远不要再分开,可是,她仍然像个死人那般!我懊悔极了,若是早知如此,我又怎么可能会强迫于她呢!可是,也没后悔药吃,我也只能再想办法!”

那家伙哭笑起来,声音格外难听,若是不知是人,可得把他人吓个半死!又听他道来,

“我实在不知怎么做,她又一直像个活死人那般!最后没办法,我把她抱了起来,对她讲说,你们秀坊弟子,不也是可以成婚的么,我这就带着她去找坊主!她身子一动,终于不再那么吓人了。她满面梨花带雨,我看了好不心疼!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她会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我确信无疑!她开了口,问她那两个姊姊有没有事,我回她可能会要再多睡上两个时辰。她很快止住了哭,抬起头来看我,她看得极是认真,似乎每一根头发她都数过那样!瞧看了好长时间,她方才又说了话。她说,有位算命先生与她讲过,她在十八岁时,生命之中会出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会给她一切,又会夺走她的一切!她是秀坊姑娘,自是心高气傲,哪会听得进去,不过,这话也是在她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日遇到了我后,又把这话给记了起来!是啊,我就是那个男人!不过,我会为我做过的事情负责,对她,我亦会毫无保留!我不知道,为何会对这么个女人如此动情,或许是吃醉酒的缘故吧!”

那人深吸了好几口,这才又接着道来,

“我想要带她走,可她坚决不许,她说,她是秀坊弟子,宁可死了,也不要与我一齐走!她让我走,永远不要再回来,可我,可我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她以死相逼,我实在没有办法,也只有先避开她!不过,我在临走之前,还是与她保证,三日之后,会再来看她!就在这酒窖之中,即便有人会置我于死地,那我也绝对不会失信于她!我走了,带着深深的歉意离开,我一心想的,就是要如何补偿于她,当然,我更想的是,将她带出秀坊,与她欢欢喜喜,共度一生!”

小乙二人听着他讲话,心头也是有些酸楚,看来,无论这家伙多么凶恶,对他的女人,却仍是有无限温柔的!

这大哥略有迟疑,又道,

“三日之后,我又来到那酒窖之中,从白日,直等到了夜深人静之时!我知道她很有可能不会来,但我还是想试试,若是她有心,那我必然不会负她!正当我绝望之时,有人进到了酒窖之中!我兴奋莫名,还未看清来人面目,便冲了过去,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我的手探在她腰间,可不正是我几日以来一日心心念念的小凝么!这一下太过突然,她被我吓了,我抱起她又跑又跳,最后将她放下,她也是缓和了好久好久!我连连表示歉意,良久,才听她说来。她说,她是秀坊弟子,永远不会离开秀坊,让我死了这条心!我听了,伤心欲绝,很想立马带着她去见坊主,直接向那坊主要人!可是,我知她能够前来见我,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又怎么可能再跟着我走呢!所以,我没有再过多勉强,只是对她讲说,我每日都会在这里等她,若是有一天她想通了,随时过来,都能立时见着我!她骂了我,而后转身去了。当然,我说到做到,从那日起,就每日待在酒窖之中。”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深深吸了一口,像是在闻着一坛美酒那般,他又接着讲来,

“每日闻那酒香,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整整一个月,都未见着她来!我伤心欲绝,真想自己出去寻她!可是我与她讲过的,就在这里等她,又怎么能够食言!又是一月过去,我终于心灰意冷,她是不会再来了,永远不会再来了!我这两月一直未有吃酒,这时再也忍受不住,放肆痛饮了起来!吃得大醉,直接躺在里边睡着!那夜里,我在迷糊之间听得有人进来,努力睁眼来看,却是见着了那个每日梦里都能见着的女人!她骂我不成样子,我说我两个月来,就只为醉这一次!她让我好好待着,把酒窖收拾了干净,这才认真对我言说。她说,她说她有了孩子,这孩子,是我的!我的身子似被雷击那般,什么,我这样的人,也配有孩子?啊,不对,不对,我定是在做梦,我定是在做梦!我把怀里的小刀拿了出来,往自己的手上一划,切下了一只手指!虽然痛得撕心裂肺,但我却是高兴无比!她被我的举动吓坏,不知是出于同情又或是其他,她亲自为我清洗包扎,从始至终,我都是眯起眼来看着她,未有哼过一下!她见我这样,可能也是有些动容了吧!不过,她还是对我讲,说她不会要这孩子,让我死了这条心!我跪在地上,抱住她的双腿,小声唤着她的名儿,又是不住的恳求,我对她说,要她原谅我,我会用这一生来补偿,我还说,我和她会慢慢看着这孩儿长大,共享天伦之乐!可是,最终,她还是离开了,没有再留下任何一句话!我不知道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除了她和孩子之外,我是再不愿去想其他任何事情了!我本想直接去找坊主,可我又听说,这秀坊女子想要嫁人,对方也必然要是品行端正之人,若是不满足这一点,那便只有叛逃一条路了!我当然知道,叛逃之路这是不可能的,而我也绝不是个好人,这就很难选择了!我不会逼她,我也会尊重她的任何选择!”

那人越说,气息越弱,看来也是伤心到了极点!

瑶儿回问一句,

“不过,最终还是如了你的意,小凝把这孩子给生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