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军中铁匠

小说: 掌门霸业 作者: 虎皮面包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2291 阅读进度:71/109

感觉有些不妙,害怕右臂劳累过度带出肌肉损伤,庄辰找来活血化瘀的药膏涂满右臂,外面用干净白布包裹好,还打了布结吊在脖颈上,如同手臂折断了一般,完全是一副电视里国军伤兵模样,把过来吃饭的钱大师和叶浅薰吓了一跳。

问明白是连续不断的用力击刺造成手臂酸痛麻木,叶浅薰和采莲两人都是莞尔。经历过这种高强度锻炼的痛苦,叶浅薰清楚如何快速恢复,当下拉过庄辰的右手臂,一手托着,一手轻轻用指头捏揉,帮助肌肉缓解疲劳。

为了避免肌肉劳损,叶浅薰一边替庄辰按揉缓解着肌肉,一边告诫着,要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停歇一会,否则强行锻炼的后果非常严重,到时每到阴雨天气,胳膊都会酸痛难忍。

所以最好把练习次数固定下来,比如每三百次刺击为一组,每组结束后让手臂舒缓一小会,也可借此时间琢磨下技巧,比一味蛮干强多了。

任凭俏丽清雅的少女给自己按揉着,嗅着鼻尖紊绕的淡淡幽香,听着温柔声音循循规劝,庄辰心中有点慌乱,却又觉得这种感觉特别温馨,不由傻看着那张绝美容颜,一时脑子飞跃万千,杂七八糟的念头纷杂而至。

片刻温情,直到叶浅薰将自己手臂放下,庄辰才回过心神,见对方被自己盯看得玉颊飞红,不由大为尴尬,傻笑两声后,才醒起旁边还有几人在呢。

钱大师笑意慈祥,自顾小口喝汤;庞白神情揶揄,一边啃着红烧排骨一边瞧着庄辰贼笑;采莲斜坐在一侧,抬手掩嘴偷笑,眼睛里满是捉狭神色。

又出丑了,庄辰深深干咳一下,提醒庞小胖和采莲不要太过份,小心自己日后拉清单算账。

右臂不能乱动需要休息,只好用左手拿筷子吃饭。这功夫庄辰专门练过,想当初为了练习左右互搏之术,硬生生练就了左手写字吃饭刷牙拿鼠标的神功。

吃完午饭,叶浅薰几人都陪着庄辰来到后院,看他怎么练习。

采莲手脚勤快,把院中石亭打扫干净,砌了壶毛尖端到小桌上,然后几人坐在亭中边饮茶边聚精会神观摩着。

按照叶浅薰提议的那样,庄辰将每组连续击刺控制在三百次,稍微歇息下臂膀,也就两分钟时间,再继续练习。等连续做满四组,就到亭内坐坐,喝点茶水缓缓,大歇个十来分钟。

还别说,这种训练方法科学多了,一天下来直到结束,右臂只是微微酸痛,比上天那几乎抬不起来的状况强太多;况且每练完一组,都会在停顿间隙琢磨下出剑角度和方向,然后依照感悟再进行练习,对于把握刺击的精准性,见效非常快。

茶盅大小的圆木板,终于可以每十次命中个五、六剑,达到了剑法秘籍上的要求,可以进行下一项练习。

仍然是练习最简单的直刺动作,木架上挂着的圆木板,全部换成茶盅般大小,庄辰持剑从一侧开始刺击,每刺出一剑便往边上迈出一步,接着刺下一块木板。

不管能不能刺到木板,一旦出剑就不许停留,从头到尾都刺过一遍后,才可以住手。

这项训练主要是锻炼人的反应和预判,靠的就是让人没有过多思考时间,全凭一瞬间的反应朝向大体方位击刺,因此技巧性特别强。

庄辰每练一次都停下思考琢磨,把握最好的出剑角度,利用最快速的出剑姿势,拿出前世玩CS练习甩狙的劲头,仔仔细细研究,一点一点提高。

又是用了一天时间,从开始只能刺中寥寥两三个,到夜幕降临前命中十之七八,总算又结束了这第二项练习内容。

晚饭前照例由叶浅薰给涂抹药膏,揉捏手臂肌肉进行放松,等人到齐了开饭,庄辰则与庞白陪着钱大师,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聊着闲呱,叶浅薰与采莲只是侧耳听着,遇见感兴趣的便插言几句,气氛非常的融洽。

可惜这种居家般的温馨没能维持多久,一名仆役便引领着三位男子,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当先正是擅于易容消息灵通的申篙,后面两男子身形都自魁梧高大,一位满脸虬须如金刚怒目,年岁得有四十多;另外一位鹰鼻深目,双眼炯炯有神,只是紫脸膛上有道肉色疤痕,如条蜈蚣般趴伏面颊,让人见之恐惧。

迎着庄辰询问的眼神,申篙轻点下头,示意正是如他所想,带来的这两位魁梧大汉,都是军队留守营地里的工匠。

庄辰赶紧起身,招呼一身风尘的三人转到旁边厢房,等丫鬟奉上茶水点心,这才由申篙进行介绍。

“这位彭大叔和李大哥,都是飞虎军中最优秀的铁匠,在通南县留守营地中名气最大,能将二位大师傅请来,还真是运气!”

“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那青云山少掌门,彭大叔您有什么困难尽管跟他说,我保证他会有办法解决的!”

申篙的灵巧岂是白给的,三言两语便替大家互相介绍完,然后让中年男子彭铁匠有什么问题尽管当面直说,还替庄辰保证能够解决。

听明白申篙的意思,无非是让自己不管彭铁匠提什么要求,全都先答应下来,庄辰立刻一副微笑和蔼模样,请那彭铁匠但说无妨。

彭铁匠人虽魁梧,说起话来却文雅的很,当下娓娓而谈,把自己和李铁匠的要求和盘托出。

彭铁匠和李铁匠都为飞虎军正式匠人,平时关系极好,还结为异性兄弟。李铁匠天生嗓子有病,不能说话,但却有一副好手艺,与彭铁匠都很受统领赏识。

只是在十年前征伐南夷时,彭铁匠在营地附近找了个婆娘,生下一女,这才在大军撤走时没有跟从,而是求统领帮忙打点,留了下来。

女儿今已十岁,长得伶俐可人,在营地里深受大家喜爱。可惜在前些日和同伴攀爬后山玩耍时,被一不知名毒虫咬伤后就生了病,白天浑身发烧,皮肤灼热烫人;夜晚却又发冷,靠在火炉边也是直打寒颤。

这种怪病,彭铁匠带着女儿遍寻灵武郡大小医馆,都无人能识。

百般焦急时,正准备要收拾行装去剑南道府城去求医,恰好申篙前去营地求寻铁匠打制兵器,听说此事后,一力保证什么青云山有名医灵药,救此怪病定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