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决定了

小说: 重回八零盛世农女 作者: 奉五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0:25 字数:5167 阅读进度:345/361

冰冰是谁?

闻言,倪成贵和周大伟都沉默了。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缘缘的话。

缘缘是莫家的女儿,他们想把缘缘要走也是人之常情,可这毕竟是他们养了三年多的女儿。

他们是真的舍不得!

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缘缘会从他们身边离开!

一时间,他们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缘缘!”倪成贵紧紧抱着缘缘,眼睛越来越红,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妈妈我饿了。”缘缘道。

倪成贵忍住泪意,“缘缘想吃什么?妈妈去给你做。”

缘缘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嗯我想吃妈妈做的蛋包饭。”

“好,妈妈去给你做。”

“我来帮妈妈生火。”

“好。”倪成贵点点头。

莫老太太依旧站在门外,苦苦相劝。

倪烟走过来,“妈,您先回来休息会儿吧,让倪阿姨和姨夫他们也冷静下,然后咱们大家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下这件事。”

缘缘毕竟是莫家的血脉,莫家想把缘缘要回去是人之常情。

倪成贵和周大伟把缘缘当成亲闺女养了三年,他们舍不得缘缘更是人之常情。

三年,1095个日夜

没人知道倪成贵和周大伟为了缘缘付出过多少心血。

养孩子可不是养猫猫狗狗。

莫老太太点点头,跟着倪烟往屋里走。

莫百川烦躁地点了支烟,“没什么好商量的,他们要是不愿意把冰冰还给我的话,那就法院见!”

冰冰是他的孩子,如果闹到法院的话,法院那边也会把孩子判给他的。

莫百川只想马上带走冰冰。

冰冰在莫家是千金大小姐,不管是吃的用的还是穿的,都是最好的。

在这里,她就是个乡下小丫头。

莫百川见不得自己的亲生骨肉受这样的委屈!

莫老太太惊讶的看着莫百川,“你要告他们?”

“是的。”莫百川点点头。

莫老太太红着眼眶道:“不行!百川!咱们不能做这种没良心的事,如果不是成贵和大伟的话,说不定我们现在就见不到冰冰了,这件事情咱们好好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倪成贵和周大伟是冰冰的救民恩人。

莫老太太无法接受莫百川这样做。

莫百川道:“奶奶,您看看他们有要跟我们好好商量的意思吗?他们根本就不想把冰冰还给我们了!而且,我现在严重怀疑,他们一家人当初和赵景蓉商量好了,合伙把冰冰从家里偷出来,然后带到广桂那边,企图掩人耳目!”

“百川你冷静点,”莫老太太双手扶着莫百川的胳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咱们也不能这样恩将仇报!”

倪烟微微蹙眉,“大侄子,你也是老大不小的成年人了,既然是成年人,就要为自己说过得话负责任!有些事情,有些话,得三思而后行。”

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冤枉人算是怎么回事?

莫老太太点头附和,“对对对,你六婶说得对,百川啊,成贵和大伟这两口子对咱们有恩,咱们可不能冤枉好人。”

莫老爷子从边上走过来,“百川,你太着急了,你冷静点。就算成贵和大伟这两口子不愿意把冰冰交给你,我也能理解他们。”

人心都是肉长的。

谁愿意把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拱手让人?

“三年多了,他们把冰冰从几个月大,养到现在,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早就没有现在的冰冰了,百川,你现在应该庆幸你还能看到冰冰。”

“我现在很冷静!我只想要回冰冰!”莫百川接着道:“他们如果想要钱的话,只要他们开个数!他们要多少我给多少!”

“你放心,倪阿姨和姨夫他们不会要你一分钱,他们只是舍不得缘缘。”倪烟道。

倪烟太了解倪成贵和周大伟了。

这两口子为人淳朴,根本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可冰冰是我女儿!难道就因为一句简单的舍不得,他们就可以不把我女儿还给我了吗?他们有什么资格霸占着我的女儿!”莫百川的情绪非常激动,他根本冷静不下来。

倪烟接着道:

“大侄子,你别那么激动,你试着换位思考下,假如你是倪阿姨和姨夫,你把缘缘当成亲生女儿,从几个月大养到四岁,突然有一天她的家人找上门了,二话不说就要把缘缘带走,你会怎么想?缘缘现在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女儿,她也是倪阿姨和姨夫的女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话,生身之恩大于人,养育之恩大于天。”

如果不是莫百川说话太难听的话,倪烟也不会说出这番话。

这件事中,莫百川其实也是受害者。

如果不是赵景蓉的话,缘缘也不会被扔掉。

这件事中,莫百川没错,倪成贵和周大伟更没错。

所以孩子的抚养权到底归谁

还真有点说不清。

莫百川深吸一口气,“我再给他们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他们不把冰冰还给我的话,那就法院见吧。”

说完这句话,莫百川转身就走,莫老太太拦都拦不住。

要回孩子,他势在必行。

看着莫百川的身影,莫老太太无奈地叹了口气。

傍晚时分,莫其深回来了。

倪烟把这件事跟莫其深说了下。

莫其深也非常惊讶。

这么长时间,他居然没有认出自己的亲侄女。

“百川那边现在是什么意思?”莫其深问道。

倪烟道:“他想要回孩子。”

莫其深微微皱眉,“就他那个智商,难道他想让孩子被扔第二次?”

在莫其深看来,莫百川简直蠢透了。

他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连着设计了两次。

莫百川今年才三十几岁,以后肯定还要再娶的,如果娶个比赵景蓉还有心计的女人的话,那莫百川只有被设计的分。

到时候,吃苦的就是两个孩子了。

缘缘跟着倪成贵和周大伟,可比跟着莫百川要幸福多了。

最起码父爱母爱不缺,也不用担心被设计。

倪烟叹了口气,“他毕竟是孩子亲生父亲,想要回孩子也无可厚非。”

莫其深点了支烟,“说的也对。”

马上要开饭了,倪翠花单独盛了些饭菜递给阿黛尔和赵渔,“阿黛尔,多多,你们去把这些菜送给成贵姐,他们今天晚上肯定没心情做饭。对了,这碗甜汤也带上,缘缘爱喝。”

“好的妈。”

“好的外婆。”

两人端着饭菜去了隔壁。

缘缘下午没睡,这会儿已经睡着了,倪成贵和周大伟满脸愁云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倪阿姨,姨夫,你们还没吃饭吧?这是我妈让我们送来的饭菜。”阿黛尔将饭菜放在茶几上。

倪成贵看向阿黛尔,“帮我谢谢你妈。”

阿黛尔道:“倪阿姨,您不用这么客气,另外,你们也别着急,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倪成贵点点头。

阿黛尔接着道:“那您和姨夫吃饭吧,我们先回去了。”

倪成贵接着点头。

他们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晚饭后,倪翠花去安慰倪成贵。

聊了一会儿,倪成贵问道:“小莫他大侄子是不是说了要去法院告我们?”

“嗯。”倪翠花点点头,“不过成贵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倪成贵叹了口气。

她现在很难受。

真的很难受。

站在父母的角度上,她也能理解莫百川的做法,毕竟缘缘是他的亲生骨肉。

可她就是舍不得的缘缘。

真的舍不得。

她无法想想没有缘缘的日子

倪翠花接着道:“成贵姐,现在着急也没用,他要告就让他去告吧!反正咱也没做亏心事船到桥头自然直。”

夜里。

倪成贵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大伟,你睡了吗?”

“没有。”周大伟回答。

“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倪成贵问道。

“我也不知道。”周大伟抹了把脸。

他心里也很慌。

不管怎么说,缘缘都莫百川的亲生女儿,如果真的上了法院的话,法官他们估计也会站在莫百川那边。

难道他们真的要失去缘缘了吗?

“小莫他大侄子只给我们三天时间”

这一夜,夫妻俩彻夜未眠,但是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俩就起床了,给缘缘做了早餐,“缘缘快吃早餐,吃完早餐我们去游乐园玩。”

闻言,缘缘高兴的道:“真的可以去游乐园吗?”

倪成贵笑着道:“当然是真的!爸爸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妈妈真好!妈妈我爱你!”

倪成贵微笑中含着泪光。

这是她的女儿啊

让她怎么舍得。

第一天去游乐园,第二天夫妻二人带着缘缘去了隔壁市,隔壁市很近,坐车只要两个小时。

缘缘长这么大,他们夫妻二人还没带缘缘好好玩玩了。

一共三天,缘缘玩得非常开心,最后一天,夫妻二人还带着缘缘去童装店买了两套衣服。

最后回家把缘缘平时用的东西,全部塞到一个包里,比如小牙刷啊,小毛巾,还有儿童用的沐浴露。

夫妻俩从未亏待过缘缘,给缘缘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缘缘有些奇怪的道:“妈妈,你把我的东西全部装起来干嘛?”

倪成贵道:“爸爸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出差几天,这几天你就住在莫奶奶家好不好呀?”

“不好。”缘缘摇摇头,“我可以住在花姨家啊,有倪烟姐姐,还有阿黛尔姐姐,我不要去莫奶奶嫁。”

倪成贵半蹲下来,“花姨最近会非常忙,他们没空带你。”

“那我就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出差!爸爸妈妈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缘缘抱着倪成贵的脖子开始撒娇。

周大伟将头扭到另一边,眼眶微红。

“缘缘听话。”倪成贵板起脸,“要不然妈妈就不喜欢你了。”

“那好吧,”缘缘有些不乐意的道:“那我听妈妈的话,妈妈不要生气。”

“乖。”倪成贵摸了摸缘缘的脑袋。

倪成贵接着将一只小熊也收起来。

“妈妈,满满就放在家,等我回家还要玩呢!”满满就是小熊的名字。

这只小熊已经跟了缘缘两年了,是缘缘在两岁生日那天,倪烟从国买回来送她的。

两年时间过去,虽然小熊已经有些旧了,但它依旧是缘缘的最爱。

闻言,倪成贵鼻子一酸,伸手紧紧抱住缘缘。

缘缘有些不安的道:“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没事。”倪成贵擦干眼泪。

收拾好东西之后,周大伟便骑车带着倪成贵和缘缘一起去莫家。

原本他们是打算近期买车的。

因为缘缘越来越大,他们想送缘缘去好一点的学校杜叔,没有辆车也不方便

谁知道,会发生这个变故。

一路上,夫妻二人的心情很沉重。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莫家门口。

倪成贵抱着缘缘。

周大伟去按门铃。

不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人是佣人。

因为之前来过莫家,所以佣人是认识倪成贵和周大伟的。

佣人连忙将夫妻二人请到屋内。

得知倪成贵和周大伟来了,莫老爷子和莫老太太赶紧出来迎接。

莫百川也从楼上走下来。

看到缘缘,莫百川松了口气。

既然倪成贵和周大伟已经把孩子送来了,他也就没必要让人去起诉他们了。

莫老爷子和莫老太太招呼着夫妻二人坐下。

倪成贵道:“我就不坐了,缘缘以后就麻烦你们了,缘缘这孩子抵抗力很弱,平时你们一定要多多注意,还有,这孩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喜欢踢被子”说着说着,倪成贵的眼睛就红了。

周大伟的喉咙也是硬邦邦的。

难受的很。

他痛快的哭一场,但是又怕吓到了缘缘。

莫百川放下杯子,“冰冰是我女儿,不用你说,我都会好好照顾她的。”

既然都决定把孩子送来了,还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莫百川觉得倪成贵有些惺惺作态。

“那就好。”倪成贵点点头,半蹲下来看着缘缘,“缘缘爸爸妈妈先走了,你在这里一定好好听爷爷奶奶的话知道吗?”

“好的妈妈,你放心。”此时缘缘还没有意识到什么。

“我们走吧。”倪成贵转身,拽着周大伟的胳膊。

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等一下。”莫百川叫住夫妻二人。

“还有事吗?”周大伟问道。

莫百川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周大伟,“这么些年,你们抚养冰冰也不容易,这些就算是辛苦费了。”

“我们不是在卖女儿!”周大伟直接挥开莫百川的手,拉着倪成贵大步地往门外走去。

就在此时,缘缘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往外追去。

“爸爸妈妈,等等我!我不要呆在这里了,我也要跟你们一起走!”

“缘缘!”倪成贵忍不住回头,泪流满面的看着缘缘。

莫百川一把抱住缘缘,“你是我女儿,我是你爸爸,他们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还有,你叫冰冰,不叫缘缘!”

“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叫周大伟!我叫周天赐!我不是冰冰!”缘缘嚎啕大哭,“你是坏人!爸爸妈妈快来救我!”

“缘缘”倪成贵的心都碎了。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别。

而是生离。

周大伟也奔溃了,他现在只想马上抱回缘缘。

他后悔了。

他不该把缘缘送来。

可是事情发展到这里,他只能硬下心肠。

“我们走吧。”周大伟拉着倪成贵往外走。

“爸爸妈妈!别不要缘缘!妈妈”缘缘嚎啕大哭,挣扎着要下去。

莫百川紧紧抱着缘缘,吩咐保镖赶紧把大门关上。

“砰!”

沉重的大铁门被关上,倪成贵和周大伟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眼前。

缘缘的情绪彻底的奔溃了,“爸爸妈妈!我要爸爸妈妈!你放开我!爸爸妈妈你们别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