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报仇

小说: 意外心动:南少,娇妻求嫁 作者: 自牧归荑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4:18 字数:3436 阅读进度:268/268

直接绕过那堆东西,往电梯的方向走。她现在要马上去医院。

电梯停在一楼,莫晴使劲按着向下的按钮,但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吸了吸鼻子,握着手机的那只手骨节有些泛白,强忍着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过了一会,电梯的数字慢慢上升,她渐渐冷静下来,现在她需要一辆车,在这一片,这个时间根本就打不到车。

时间根本就来不及。

莫晴往回走,在办公区扫了一眼,没看到郑喆,只看到了尹明宇。

“小尹,你有没有开车来公司?”

尹明宇见她眼眶发红,说话都有点慌张,被吓了一跳,“我没有开车来公司,晴姐,你这是怎么了?要不然我帮你打个电话,让司机过来?”

“没……没事,算了吧,谢谢你。”

她把目光转向赵黎朗办公室的方向,将尹明宇往边上推了推,快步走过去。

尹明宇明显没反应过来是在怎么回事,着急地跟了上去,“晴姐,赵总之前做过规定,他不在,谁都不可以进去,你这样会被处罚的。”

莫晴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个东西,她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马上想办法用最快的速度赶去医院。

她直接走到办公桌边上把抽屉给拉开。放在最边上的是一包没抽完的烟,往里面有几个文件夹,还有钱包……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在这的。

但是她想要的没有。

莫晴咬了咬下嘴唇,站在桌边往办公室里边扫视了一眼,桌上没有,沙发上也没有,视线能够看到的地方都没有车钥匙。

车钥匙没有在办公室。那就应该是他自己带出去了。莫晴绕过挡在办公室门口的尹明宇,朝着会议室的方向小跑着过去。

……

会议还在继续,门是紧紧关着的,莫晴咬牙,直接推开了门。

其余的人是用什么眼光看她的她基本都能猜到,她也知道这种行为在别人眼里会很诡异,但她现在管不了这么多,直勾勾地看着坐在最里边的赵黎朗。

男人皱了皱眉头,明显很不越快,薄唇紧抿着,训斥的话似乎已经挂在了嘴边。

“赵总,你的车能不能临时接我用一下,我妈妈快不行了。”

赵黎朗的脸色难看至极,莫晴这么做就是公私不分,他很反感这样的行为,但片刻后,还是从口袋里将车钥匙给摸了出来,看了莫晴一眼,递给了边上的一个经理,“你开车把他送去医院。”

“知道了,赵总。”

会议室鸦雀无声,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经理简直求之不得。

他迅速接过车钥匙,走到莫晴边上,“哪家医院。”

他是在纽约长大的,这里的地方他基本上都清楚,走哪条路最近他可以自己估计,根本就用不到导航。莫晴将医院的地址告诉她。

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开会的男人,投影仪照出来的ppt有一小部分印在了他的脸上,五官很立体,下颚线的角度都是完美的,看不出什么缺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直接推门进了会议室来找赵黎朗,但是她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想不起来,直觉觉得赵黎朗一定会帮她。

原来这些日子里,她潜意识里边已经对赵黎朗有些依赖的,虽然她很明白这个人不是她可以依靠的人,但她觉得,这种时候他比任何人都可信。

这个经理开车速度很快,选的路也很通畅,从赵氏一路开过来就用了十几分钟。

看到熟悉的医院大门,莫晴按下安全带,伸手拉门下车,在地下站定,她才发现自己有些腿软,差点站不稳。幸好经理快步从前面绕过来,伸手把她扶住。

“麻烦你了,谢谢。”

莫晴顿了几秒,直接进门上楼,布莱兹太太就站在电梯门口,脸上挂着焦急。

看她来了,拉着她的手就往病房里跑,“莫小姐,快,你母亲估计就只有这一会了。”

平时病房里头很冷清,这会却站满了人,看到她过来,让了一条道出来。

布莱兹太太说得没错,她母亲醒过来了。

脸上的氧气罩还没有摘,胸口均匀起伏着,是氧气罩上边的雾很少,她的呼吸似乎有些微弱。

莫晴扑在床边上,伸手握住妈妈的手,抬眸就落了泪。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喉头一滚动就难受的厉害。

“妈……你……”

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偏偏喉咙发硬,让她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边上抽泣。

秦黛的手缓缓将她的手包住。莫晴再也绷不住,眼泪不停地往下掉。直到感受到了妈妈手上的力量,她才真的反应过来,妈妈是真的醒过来了,不会像之前一样,无论她怎么说话都没半点反应了。

妈妈张嘴想要说话,但看起来很费劲。

本来身子就虚,氧气罩还戴着,莫晴只能模模糊糊的看着她缓缓张开的嘴,根本就听不到什么声音。

“莫晴……”

病房里其他的人已经退了出去,只剩下莫晴和秦黛。

“妈……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她将脸上的眼泪抹干净,尽量凑近,冷静下来以后,能听到一些微弱的声音,“揭……”

“妈妈,揭什么?你再坚持一下,再说一次。”

莫晴不想再哭了,她好久没见过妈妈了,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给妈妈,她今天化了妆,眼线都有些晕开了,妈妈肯定不想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

氧气罩上的气浓了些,莫晴突然反应过来。

“你是说氧气罩?”

秦黛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莫晴垂头,有些犹豫,感觉到嘴里一股血腥味在蔓延。

如果把氧气罩给摘了,妈妈就会彻底离开了,连听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不想让她就在这么离开。但妈妈让她亲手将氧气罩给揭开,她做不到。

莫晴的情绪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俯在床边嚎啕大哭起来,说话有些破音,“妈妈,不行,你还要好好活下去,会好起来的,不能摘,氧气罩不能摘。”

你怎么能就这样抛下我。

莫晴在边上犹豫,秦黛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加重,氧气罩的白雾迅速集结又散去。

比起之前平稳的呼吸,现在的情况更糟糕,明清看着她一抽一抽的样子,怕她下一秒就闭了眼。

她有些慌张,手颤抖着不知道应该往哪放,“妈,你等会,我现在就去叫一声。”

莫晴起身,凳子翻到在地上,秦黛却伸手将她拉住了。力气不大,刚好碰到莫晴。

其实她只需要轻轻一甩,就能继续往外面走,但她突然害怕了。

“妈……”她愣在原地,浑身都在抖。手腕处被秦黛轻轻拉住。有点粗糙和僵硬。

她记忆里面,妈妈的手是很柔软的,像水豆腐块,跟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要不是几年前的那次事故,爸爸还好好的活着,妈妈也不会变成植物人在这医院里躺这么久,她也不会待在美国过这样的日子。

她很想回国。她一直都希望带着妈妈,回到国内的家里。

刚到美国的时候,一边读书还要一边做兼职,平均算起来每天睡觉时间不到四小时,兼职找了一份又一份,没日没夜的忙碌,就算自己住在那种地方,也要保证让妈妈用上医院最好的药,一直期盼着她能早点醒过来。

等了这么多年,她等的那一刻来的。但是,马上,她就要彻彻底底的失去了,一点希望也没有的。

以后她再也触碰不到妈妈了,只能看到一张黑白照片,和没有一点温度的墓碑。

就连之前那种毫无反应的状态都只是奢望了。

但妈妈把她拉住了,她有很重要的话要说。难道她要这么自私,连遗言都不肯听,只会一味的逃避吗?

莫晴转身,将秦黛的手放回被子里,颤抖着把氧气罩揭开。她不敢挪动目光,她怕自己下一秒就动摇了,不顾一切的跑出去把一声找过来。

莫晴握着氧气罩的手一直在抖,原本还有些温热的手彻底凉了,浑身都处于紧绷状态。

氧气罩被摘下,放在一边。她声音沙哑,憋出一句完整的话,“妈,你说吧,现在可以说了。”

秦黛脸色很难看,胸口起伏有些大,似乎下一秒气就要提不上来。

“莫晴……我们的……蓝水晶还……还有手机……照……照片,”她说话是一个词语一个词语往外蹦的,声音也很小,莫晴俯身很靠近才能隐隐约约听见一点,“都是……我……我们的。”

她的脸开始泛红,手上的力道重了些,但说出这句话就像是用光了力气,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扯着她。

蓝水晶?这是什么东西?手机是哪里的手机?又是什么照片?她根本就听不懂,也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

秦黛控制不住的歪了歪最后,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说不出第二句话来,身体紧紧地崩成一条直线,眼睛无神而浑浊,直勾勾地看了莫晴。

莫晴怕她就这样撑不住了,一点点头,擦了眼泪,“好,是我们的我都会找回来,妈,你别担心了,我现在就去找。”

她有些焦急地重新把氧气罩给秦黛套上。还没盖好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听到妈妈咬着牙说了两个字,“报……报仇。”

接着,氧气罩再一次盖在了她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