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借酒浇愁

小说: 渔家小福妻 作者: 玖儿 更新时间:2021-02-23 15:02:50 字数:2268 阅读进度:943/945

“知道,不过时辰还早,坐下来聊吧。”

此刻的晴画温柔知性,一如她当初。

但她确实是个温柔的女子,不过只是表面而已,只要她被逼急了,她就会露出自己的爪牙来,一如对不起她的宋启,便成了她一个人的玩具。

谢衍沉默了一瞬坐了下来,他看向晴画。

“现在可以说了吗?”

“不急,我听说陛下的父亲过世了,先替我向她说一句节哀。”

这件事宋元并没有打算隐瞒,她能知道也正常。

不过谢衍没有回应,他们之间的关系本该是在对立面的,可晴画这个女人似乎看不清自己的位置。

“这件事无需你操心,若是你真的担心陛下,应该尽快把宋启这件事处理了才对。”

“放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

晴画从袖中取出一张纸。

“东西都记录在里面了,他所有的势力,所有的人。”

谢衍接过认真的看了一遍,发现这些比他查到的那些还要细致很多。

他抬头看向这个女人,忽然明白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的由来。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晴画姑娘如此做,就不怕他清醒之后恨你吗?”

“他在恨我也只能在我的手中过活,而且只要我愿意,他这辈子都别想清醒了。”

晴画十分自信,宋启这个男人这辈子都逃不出她的手心。

“可一般的女子都盼着自己的男人建功立业,为何你要亲手毁了他的根基?”

站在男人的角度,他其实不太能理解。

晴画却笑了。

“等着他建功立业之后三妻四妾,孩子一堆一堆的生,而我却被当成垃圾一般丢在一边吗?”

这样的结果她早已经预见,她可不想那么蠢,把自己的未来交到别人的手中。

谢衍被晴画说的哑口无言,因为他发现晴画说的没错,就算她帮着宋启达到了他的目的,他能记得晴画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但是后面的几十年呢?

情意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的,而男人大多薄情,加上他有了别的女人,还有别的女人为他生下的孩子,他怎么会还记得曾经和他共患难的女人呢。

在这种前提下,男人又凭什么要求女人要无私?

此时此刻,谢衍仿佛明白了感情的真谛,又仿佛不明白。

晴画却道。

“时辰不早了,谢将军请回吧,我要去陪他了。”

“告辞。”

谢衍起身离开,晴画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无声的祝福谢衍和宋元两情相悦,百年好合,他们之间在没有第三者。

她很早就知道,真正有感情的夫妻是容不下第三人的,尤其是带着目的的第三者,但男人大多数要求女子喜欢他,还要容忍他和旁的女子卿卿我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脸。

谢衍回到寝宫时宋元已经到了,她此时正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脚步声她缓缓抬起头。

“阿衍,你回来了。”

“嗯,元儿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你忙完了吗?”

她想去看看无名,虽然他已经不在了,但她明白,若是再不去,日后她就再也见不到无名了,她日后想念的无名只会在幻想里,在梦境里。

“我把事情都吩咐下去了,他们会办好的。”

谢衍亲自带出来的人能力都不错,不过他们官阶不高才会要谢衍带着他们,但实际上他们早就能独当一面了。

“那你陪我去看父亲吧。”

“好。”

宋元走到屏风后面,取出一套素白的衣服换上,最后又戴上了白色的发簪,而谢衍也没闲着,同样换上了一身孝服。

换好之后两人出了门,来到院子的门口,门房忙将他们迎了进去。

二人进了门,就见吴阳穿着白色的孝服跪在棺木前,而这副棺木明显不是之前的那一副。

宋元和谢衍上前各自上了一炷香,这才道。

“父亲,我们来看你了。”

无人回应,只有飘飘渺渺的烟雾缓缓升起。

宋元没有哭,她跪在蒲团上安安静静的。

谢衍跪在她身边安静的陪着。

这一跪就到了晚上,宋元被扶起来。

“姐姐,您回宫吧,你和我们不同,你还要整个天下要操心,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宋皎月开口道。

宋元点头。

“那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另外我已经让钦天监选日子和风水宝地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办好,到时候父亲便能入土为安了。”

“姐姐辛苦了。”

宋元勉强笑了笑,没在说话,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谢衍和宋元走出满是烟火气的房间,来到外面的院子里,就见白如走了进来,宋元看到白如便道。

“白姐姐,能不能陪我喝一杯?”

白如将她眼中的疲倦看在眼里,点头道。

“去我家吧。”

宋元点头,到家之后两个女人取了酒坐在树下。

而谢衍则去忙了。

宋元喝了一口酒道。

“白姐姐,来干一杯。”

白如看着她空腹喝酒,忍不住道。

“宋姑娘,不如等菜上来吃几口菜垫垫肚子再喝吧。”

她这幅样子一看就很久没有好好吃饭了,贸然喝酒对身子不好。

宋元看着手中溢出酒杯的酒放了下来。

“我听白姐姐的。”

白如松了口气,温声道。

“宋姑娘,若是老爷还在,也不想看到你这么难过,你还是想开点。”

“我明白,可我就是做不到。”

白如也谈了口气,是啊,有些道理听起来是很不错,可是坐起来却没那么容易。

“那就随其自然吧,不要强求自己放下。”

“还是白姐姐你明白我。”

说话间厨房端了做好的小鱼干和花生米上来,宋元吃了几口花生米喝了一口酒。

“还是白姐姐家的酒好喝。”

“好喝也不能贪杯,酒多伤身。”

白如温声道。

“我知道,可我就是想醉一次,醉了或许就不会难过了。”

白如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那我就不劝你了。”

宋元笑着点头,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吃了一条小鱼干,猛地灌了一口酒。

两人这一喝就喝到半夜,宋元醉倒在桌子上,谢衍从外面进来,将醉的不省人事的宋元打横抱起离开了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