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小说: 因一具女尸爷爷带我走遍大江南北 作者: 叶天怜 更新时间:2015-05-17 09:48:17 字数:2422 阅读进度:93/373

《南北记事》之《兄弟俩,算算命》

算命老者见葛浩天捣了他生意,连忙道:“这位兄弟面黄肌瘦,中气不足,被恶鬼缠身,需要...”话还没说完,葛浩天上前一步,把手中匕首插在桌上,冷道:“他需要这个!”老者惧怕,噎得说不出话来。葛浩天回头一看,瘦脸汉子仍在自言自语,胖脸的扭了扭脑袋,后腿二步。葛浩天把刀抽出来,道:“跟我回去。”俩兄弟一声不吭,跟着葛浩天上了码头。船夫在码头等着,见瘦子发痴直笑,胖子脑袋扭来扭去,骇得寒气直冒,走到葛浩天身边,小声道:“老大,小心点。”

葛浩天点下头,一跃上船,俩兄弟也跟着上去。竹竿撑底,小船行驶开来,留下二条水波,岸边的树木,缓缓向后移动,时不时,几只飞鸟略过水面。瘦子蹲在船边缘,望着河面,脸色渐变,指着河面,嘻嘻笑道:“一,二,三,四。它又来了,又来了。”葛浩天眼睛一动,往湖面望去,水面留下三个倒影。胖子也是疑惑不解,数了起来:“一,二,三。没有,没有。”瘦子脸色惨白,抖着身子,喃喃道:“它在笑,它在笑,我要杀了它,杀了它。”随后不住张望,眼神落在葛浩天腰间匕首上面。

瘦子抢先一步,把匕首抽了出来,握在手中,趴在船边,往河面一阵猛插。葛浩天没理他们,继续划船。二兄弟不知吵闹多久,终于静了下来,葛浩天望着前方,一片落叶掉了下来,从他眼皮划过,落在河面上,轻轻飘荡。葛浩天望着落叶,心中陡然一惊,河面有二个人影,一起握着匕首,朝他后心插来。葛浩天反应急速,大吼一声,转身二脚,把兄弟俩踢进河中。往河面一看,兄弟俩在河里拼命挣扎,此起彼伏。葛浩天心有余悸,眼露凶光,冷道:“游回去!”

葛浩天撇开他们俩,把船划了回去,上岸后,来到木屋前,却不见爷爷踪影,桌上留下一纸条。葛浩天打开一看,只有寥寥几个字“注意龚智”,撕掉纸条后,葛浩天回到水封楼。一个老头,抱着木材,正往后院走去,见他回来了,关切问道:“史家兄弟,回来了没?”葛浩天点下头,道:“回来了,苏进好点没。”苏老头面带喜色,道:“好多了,多亏了那位先生。”葛浩天一脸疑惑,道:“先生,哪位先生?”苏老头答道:“昨天刚来的先生呀,高人呐。”

葛浩天眉头一皱,穿过楼房,来到后院,后院一旁荒芜,堆满杂物,一旁的角落里,搭着一个棚子。里面摆着一道铁笼,锁着苏进,外面站着一个人,却是龚智。龚智一脸和善,问道:“这关的住你吗?”苏进头发凌乱,手脚被铁链锁住,锈迹斑斑,风雨已七八年,摇头道:“关不住。”龚智又问道:“你怎么进来的。”苏进回忆了一会,低头道:“他们害怕我,就锁住我了。我可以出去,真的能出去。”

葛浩天听到这,冷笑一声,走到龚智身后,道:“我们这,有一条规矩。”龚智没料到葛浩天出现,惊了一下,低调问道:“什么规矩?”葛浩天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道:“除了他父亲,谁都不能同他说话。”龚智嗯了一声,道:“我以前学过一些心理方面东西,说不定能帮助他,能不能...”葛浩天冷哼一下,道:“我管你学了什么,我是老大!”龚智呐呐的点下头,离开此地,进了水封楼,苏进不住轻笑,自语道:“我能出去,我能出去。”葛浩天把铁笼猛的一踢,喝道:“我还能吃饭呢!”

葛浩天离开后院,上了三楼,只见陈初二和连荣音笑脸如花,挽着胳膊下楼,不由好奇问道:“你们去哪?”陈初二咯咯一笑,道:“办嫁妆,大哥记得喝喜酒哇。”葛浩天一愣,道:“谁出嫁,嫁给谁?”陈初二偷偷笑道:“还能有谁呢。”葛浩天看了连荣音一眼,只见她美貌沧桑的面容,流露不少喜色,不由点头道:“女大不中留,去吧。”姐妹俩告辞后,出了水封楼,走上小路。往右手一望,只见林中站在几个人影。连荣音见唐木岑也在其中,挠了挠陈初二,一同过来了。

凉风吹过,杂草伏地。罗勇穿着一身龙袍,手持白纸,不伦不类,悠长的声音,传遍四方:“奉圣上口谕,赐张明三品顶戴。”明伯跪在地上,磕头叩谢,道:“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磕完后,拖起双手,接过白纸。罗勇随后从身后掏出一个破草帽,扣在明伯头上。明伯大喜过望,带着草帽,在杂草里一蹦一跳,甚是滑稽。唐木岑在一旁见了,对我道:“天怜,这可是朝廷大官,难得来一回,要不要也讨点好处?”

我吃了一惊,往前面一看,只见龙袍飘飘,罗勇挺立在风中,不少白色花絮,飘荡在空中,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老大说过,罗勇是康熙使者,我就是康熙,主子怎么能找臣子讨东西呢。唐木岑呵呵一笑,道:“你不要,我要!”说完跨步上前,跪在草丛中,叩拜道:“恭迎使者,草民有一事相求!”罗勇哼了一声,点头道:“说!”唐木岑嘴角一笑,道:“草民潦倒半生,遭世间女子唾弃。听闻万岁后宫佳丽三千,夜夜笙歌,恐伤龙体。不如赐草民一二,以缓万岁之忧,也可解草民心事。不知如何?”

罗勇点下头,抱拳朝天,道:“此计甚妙,容我禀告皇上。”连荣音在一旁听了,笑的直不起腰,扭身走过来,道:“皇帝九五之尊,后宫都乃金枝玉叶,岂能容你一草民玷污!你居心叵测,陷差官于不忠,该当何罪!”罗勇听了这席话,才恍然大悟,怒道:“好你个唐木岑,设毒计害我,多亏娘娘明鉴!”说完后,对连荣音鞠了一躬,媚笑不已。

陈初二见唐木岑跪在草丛,羞的脸色微红,走过去扶起他,轻声道:“唐大哥又在胡闹了。”唐木岑哈哈一笑,站了起来,道:“你们打扮这么漂亮,是准备去哪?”陈初二凝视着唐木岑,道:“去办嫁妆,唐大哥一起去么?”唐木岑一愣,笑道:“哦,荣姑娘要出嫁了。那好,顺便帮我也办一份。”陈初二一惊,脸色微变,道:“唐大哥也要娶妻了?”连荣音抢了过来,笑道:“走啦走啦,帮他办,还不是帮你办。”陈初二听了,由惊转喜,低头不语,任由连荣音牵着去了。罗勇见她们走了,磕头道:“微臣恭送娘娘。”

我混不在意,只是关注着明伯。明伯戴着草帽,在草丛里一蹦一跳,像个小孩一般。唐木岑见了,对我笑道:“走,带你去学校。”我一听,喜道:“真的?”在学校的日子,觉得苦闷,离开他们,却又怀念。听说去学校,自然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