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试的戏弄

小说: 兴雅学院 作者: 林非诺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485 阅读进度:5/6

羽心和语珠通过了前期严格的审核,很快便迎来了兴雅学院入学考试的日子,此次的入学考试规模空前盛大,永兴城内外皆翘首以盼。

世人云,兴雅学院分为九大雅学,分别是歌、舞、乐、花、茶、香、书、画、弈。歌舞书画无须解释,而乐指器乐,花指插花,茶即茶艺,香即香道,弈即博弈。任何学员只能选择其一主修直至出道成为兴雅师。其他雅学只能作为辅修,只要精力有限,并不限制学员辅修数量。但是一般要成为一个兴雅师,术业有专攻,极少兴雅师能同时在两学都表现优异,即使二者皆优,也只能获得其中一学的兴雅师荣称。

也许你会觉得诧异,为何一个兴雅师在这个年代能受万人瞩目与尊敬,一个兴雅学院,凭什么成为了这个年代人们挤破头都要进入的最顶尖的名校,没有之一。相反,比如能骑善射、舞刀弄枪的兴武学院却早已被人们遗忘。历史的大潮滚滚向前,铸就了现在这个和平且安逸富足的年代,这里虽有贫穷,却不至于衣不附体、食不果腹,而富裕的达官显贵并不拥有特权,他们仍然需要靠自己努力,来维持已经拥有的并不奢靡的生活。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物质的占有量已不是他们最高的追求,精神的富足与自由才是他们所定义的最高的人生价值。而兴雅师通过他们的技艺是最能帮助他们实现人生价值的人。

城外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便在慕家小院前停下,赶车人并不似寻常马夫一样身着粗衣,反到有几分素雅之气。赶车人向慕家出示了一个带有银铃花标志的令牌,还拿出了两条素色缎带。

“这是什么?”语珠接过缎带好奇地问。

“上车之前请二位姑娘,用缎带蒙上自己的双眼。抵达兴雅学院后,方可取下。”赶车人答道。

语珠正准备带上之时,羽心一把拉住语珠的手,又追问到:“为何要系带,如若不系,又当如何?”

赶车人笑了笑,说:“要系带,自然是有原因的,日后你们就知道了,当然,如若不系或是中途取下的,将被视为自动放弃资格。系与不系,全在于你自己的选择。”

“心儿,别问了,快帮我系上。”语珠着急地说。

二人系上了缎带,便登上了这辆去往城内兴雅学院的马车。

远远地飘来阵阵花香,愈来愈浓,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赶车人说:“二位姑娘,我们到了,欢迎来到兴雅学院,缎带可以取下了。”

羽心和语珠解开了缎带,今日的阳光似乎特别的刺眼,恍惚之中,在花儿萦绕之中,显露着四个并不大的文字:“兴雅学院”。学院的大门并不似想象中那么豪华大气,反倒是像深巷中的一户寻常人家,若不细看牌额,还真难以发现。

赶车人轻轻敲了敲门,里面的人什么都没问便把门打开,将她们迎了进去。领路人带她们穿过迂回的小道,小道两侧皆是高耸入云的篱墙,一路上特别安静。

语珠突然说:“没有经过任何身份确认,就将我们带了进来?”

羽心回答到:“不,应该是已经认证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没看到。”

“不是看的,是听的。赶车人那几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应该便是身份认证的暗号。”

领路阿婆在一旁笑而不语。很快出了篱墙,走过一幕山水屏,一个非常宽敞明亮的礼堂赫然出现在眼前。这就是兴雅学院中央花园的,也是学院最大的尚雅堂。与普通大堂不同的是,它没有应有的庄严肃穆,花草藤蔓萦梁而上,飞鸟任意出入,一切繁而不乱,似有人工雕琢,又若浑然天成。

不一会儿,从屏墙后又出来一位绝色少女,饱满的天庭下是一双水灵的桃花眼,行走间顾盼生姿。其后紧跟着一位同样拥有绝色容颜的男子,眉若秋山,鼻如玉峰,回首之眸,若星辰大海。羽心和语珠都睁大了眼睛,心想这是多么让人艳羡的一对神仙眷侣啊。正在四人眼神尴尬地交汇之际,大堂里突然走出一位留着白胡须的长者,径直走到那位绝色少女面前。

“你就是若锦?”长者问。

“咦!您是怎么知道的?我正是程若锦。请问如何称呼您?”若锦欣喜地答到。

“是徐谦那小子告诉我的。我这把年纪了,自然是这里的老师,难不成还是你这小丫头的同窗?”这位白胡子的老师,拍了拍若锦的脑袋,便转身离开了。

后来越来越多的少男少女纷至沓来,衣着愈发光鲜靓丽,但容貌终不及那对神仙眷侣。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他两身上,而若锦的目光却始终落在羽心和语珠身上。

果然若锦朝着羽心和语珠走来,拉起二人来到一旁,好奇地问:“两位美丽可爱的姑娘,你们也是从城外来的吧?其实我们也是哦,以后相互关照,可别让他们给欺负了去。请问要如何称呼二位呢?”

语珠原本还有些紧张,突然却深深吐了一口气,说:“仙女姐姐,你之前不苟笑的样子,可把我吓坏了,没想到仙女也是平易近人的。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叫慕语珠,以后可以叫我珠儿。那我可以叫你锦儿吗?”

若锦拉着语珠的手,笑着说:“当然可以,珠儿。”

羽心也微笑着说:“你好,程若锦,我是语珠的姐姐,慕羽心,很高兴认识你。”

当然这一切也都被那位神颜的少年注视着,在一群少女的簇拥中,他嘴角微微上扬,目光却如星辰一般洒向了她们三人。

尚雅堂大概达到三十名学生未有增加的时候,那位白胡子的老师又现身了。他用银拐杖,使劲敲了敲身旁金铜色的仪仗,响亮的金属相击之声,一下子让所有人顷刻间鸦雀无声。

“本人是兴雅学院的院长---张明安。今日所有通过初审的学员均已到齐,算是正是进入来我们兴雅学院的创造营,能否留下来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现在分系初试正式开始,请各位根据自己所报名的雅学,去往各自的考点。老师们已经在各考点等待各位,先到者先考。”张老话毕,考生们立刻都朝着各自的考点而去。

一同报考了舞学的羽心和语珠,也朝着位于学院东边落雁岛舞柳台的方向而去。可是快到沉鱼湖边的时候,羽心摸了一下手腕,突然对语珠说:“珠儿,你送我的银铃手串不见了!我去沿着来的路找一下,你先过去吧!”

语珠无奈地说:“啊?好吧,那我先过去排队,你快点哦!”

羽心顺着路着急地的搜索着,可一直到了学院门口都没能找到。眼看时间不早了,羽心只能再折回去往落雁岛的路。

羽心路过荷香水榭,看到了正在焚香的程若锦,对于熟悉各种植物药材的若锦来说,香道自然不在话下。羽心走几步又经过了会茗轩,又看到了那位眼若星辰的神颜少年,他周围所有女子的目光都聚集到他一人身上,而他也同时看到了羽心,对她很邪魅地笑了一笑。羽心转身想要快速离开,却偏偏迷失了方向。他突然关切地问:“我是洛星程,姑娘这是要去哪?可是迷路了?不如让我来为你指路?”

羽心答:“我正要赶去舞柳台。”

星程又笑了笑,指了指右边的林间小路:“就是沿着这条走就能看到了。“

羽心顺着他指的路走远了,却不知道,此时会茗轩里又传来了一阵笑声,原来星程故意给羽心指错路捉弄了她。

走出那片树林,羽心瞧见了不远处小山上,一座高耸的塔楼,突然意识到自己定是被戏弄了。周围又无一人可问,再想原路返回,傍晚林中大雾渐起,回首却也寻不得归路。她不得不登上这座小山,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看清学院的全貌,找到她本该去的舞柳台。

那是她第一次登上这都灵山,当她来到山间的枫丹亭,向下俯瞰整个学院的时候,她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阵阵山风徐来,耳边回荡起一种熟悉的声音,似乎是风铃声,容不得她多想,很快她便找到了去往舞柳台的捷径。顺着一条清晰的小径下山,便直接来到了一片柳树环抱之地---舞柳台。

“羽心!你怎么才来啊!急死我了,刚刚老师们以为没人了,已经宣布结束了啊!”正在舞柳台的语珠着急地问她。

羽心万般无奈地说:“刚不小心迷路了,遇到一个坏蛋给我指错了路!”

羽心赶紧跑到三位正准备老师们面前,苦苦地央求他们,希望能给她一个机会。两位年长的老师本来准备再次入座,继续考核,而另一位似乎年纪比她们也大不了几岁的女老师,仔细打量了一番羽心之后,抬起眉毛冷冷地说:“你自己迟到了相当于弃权,如果我们为你留下来,那么对其他考生公平吗?”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羽心一瞬间崩溃了,泪水奔涌而出。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亲手断送了这个唯一实现心愿的机会。可能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城内了,再也没有机会像今天一样接触到兴雅学院的一切吧。当时她并不知道这个给她绝望的女老师,原来就是已经成为了兴雅师的陆华浓。

“没事,心儿,别哭,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回家!”语珠安慰羽心说。

“不,珠儿,你应该留下来。”羽心正抹着眼泪,失魂落魄地离开舞柳台。

张院长突然出现在路口,微笑着对羽心说:“孩子,你为何不去后面都灵山的飞鹤楼试试看,兴许还来得及。”

------题外话------

周一至周五每晚20:00更新,周末停更2天。

s..book536412584425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兴雅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