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在上道宗

小说: 侠义酒馆 作者: 南晓洋 更新时间:2020-05-21 09:46:04 字数:2237 阅读进度:15/56

“义父,该喝药了。”

在两人聊的正欢的时候,一个身穿红色公子衫,身长八尺,面如秦琼一般的男子端着一碗药走上前来。

此人乃是镇南王的义子干儿,陆义。

镇南王陆飞熊膝下无子,便收下了十二个义子干儿,外人称其为十二良辰。

十二良辰这些年为陆飞熊冲锋陷阵,立下了不世功勋,深的陆飞熊的喜爱。

杨素看着陆义,呵呵一笑,道:“飞熊,你征战沙场一辈子的眼光可都是用到这一个“义”字身上了啊。”

陆飞熊看着陆义也很是欣慰,这十二个儿子中,陆飞熊是最钟意这老的,当年曾一度想把陆澜嫁给他,结果……

因此陆飞熊当时还大发雷霆,一连好几天看着陆义都有些不是滋味,明明是近水楼台,结果却被外人摘了花。

陆义看着义父,也只是抿嘴一笑,没有说话。

“唉,小义哪都好,就是嘴太笨,说不得什么花言巧语。”

说到这,陆飞熊话锋一转,道:“若他真是如老八老十二一般,我也未必就能看的上他。”

陆义站在一旁,看着陆飞熊道:“义父,孩儿今日来是向义父辞别的!”

话音刚落,陆飞熊眉头一皱,道:“何为?”

“清理门户?”

四个大字一出,陆飞熊皱着眉头,看着陆义。

陆义不甘示弱,依旧这么看着自己的义父。

“义父,陆义深受义父隆恩,老十二今日行如此之事,身为二哥着实是看不过去,若是义父认陆义为义子,陆义便请求义父准陆义前往。”

听得陆义一番话,陆飞熊反而沉默了,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茶,或许是喝的不过瘾,陆飞熊看着下人道:“把我的酒端上来。”

此刻没人知道陆飞熊的心情,十二良辰老十二的背叛,让陆飞熊心情低落到一个低谷,被亲儿子背叛是什么感觉,恐怕这世间没有人没理解陆飞熊此刻的感受。

“义父。”

陆飞熊无视陆义的话,只是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

几杯下肚之后,陆飞熊看着陆义道:“清理门户,可以;但是,定要将老十二待回镇南王府,为父有话要问他。”

陆义跪在地下,头也不抬,道:“义儿,谨记父亲教诲,若是义儿能回来,定会将老十二待回,让他在父亲面前谢罪。”

说完,也不等陆飞熊说话,直接起身离开。

杨素此刻到成了多余之人,关键在陆飞熊这里,杨素似乎也不是什么外人,这一点,从陆飞熊对杨素的态度就能看出。

杨素没说话,只是淡淡的坐在陆飞熊的身边品着茶。

……

云雾缭绕,万物无声,颖阳城外,苏奕陆澜二人,并肩行走在这林间的小路上。

男的玉树临风,女的仙气缭绕,若是不知情的人或许还认为他们是隐居仙外的神仙眷侣。

江湖圣武令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苏奕的内功若是在三个月内提升一个档次,显然是不太可能。

至于苏川,苏奕当然清楚,若不是金身被破,苏川又怎会被韩笑追着打。

“苏奕,你可想好了?”

苏奕点了点头,道:“小川金身被废,普天之下只有道宗七宝七金丹可做到。”

见苏奕如此决绝,陆澜银牙轻咬,道:“好,我陪着你。”

苏奕摇了摇头,还没说话,就被陆澜拦道:“你是三宗四门的天之骄子,哪怕是道宗一个外门看门的都认识你,若是没有我你怕是连道宗的山门都进不去。”

苏奕看着陆澜半天,叹了口气,道:“好吧。”

见苏奕点头,陆澜伸手在怀里摸出两张人皮面具,道:“拿着。”

苏奕伸手结果这东西,看着这玩意儿,捣弄半天也没带上,看的陆澜很是无奈。

“别动。”

苏奕只好是站在原地,陆澜伸手给将人皮面具带上。

陆澜上下打量了一番,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不错。”

“七宝七金丹乃是道宗的三大镇派之宝之一,道太清这些年可是视若珍宝,就连当年他大徒弟被人废了修为,也不见他把此物给拿出来,如今你去讨丹,怕是有些费劲。”

陆澜眼神看着苏奕认真道。

苏奕则是微微一笑,道:“知道为什么如今道宗和天极宗如此不对付么?”

陆澜摇了摇头。

苏奕笑道:“三年前我易容白方明潜入道宗,将道宗上下翻了个底朝天,道太清一怒之下追我数十里,所以,道宗我门清。”

“噗……”苏奕说完,陆澜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道:“原来,当年的事情是你做的,那后来救你的白方世?”

“也是假的,老爷子易容的。”

苏奕道。

“你可真坏。”

“那是。”

……

三日后,酒馆

苏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定了定神,三天前,吃了苏奕端来的饭,便一觉睡到现在。

左右巡视,之间自己的枕头边放着一封信。

苏川看着苏奕留下的信,手臂上青筋暴起,起身就要离开。

唐掌柜在外面推门而入,看着苏川道:“醒了。”

“我师哥呢?”

看着苏川的模样,唐掌柜笑了笑道:“此刻怕是已经到了道宗了。”

听到这话,苏川直接就向外面闯去。

唐掌柜一把拉住苏川道:“你没有金身,到了之后也只是给他拖后腿罢了。”

“那我也不能看着我师哥去送死啊,道宗啊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名门大派,道太清那快一百岁的人了都……”

“如果没错的话,小奕已经不止一趟上过道宗了吧。”

见苏川面带急色,唐掌柜提醒道。

听了这话,苏川微微一愣,这事只有他们师徒三人知道内情,这老东西怎么会知道的。

“哈哈,别想这么多了,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养伤,金身破碎,若不是这些天用着我的良药,你恐怕早就废喽。”

唐掌柜说完,便背着手向账房走去。

苏川一愣,在反应过来时,唐掌柜已然走了。

“老东西,你要脸不要,那药有哪一样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