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落燕亭留情

小说: 侠义酒馆 作者: 南晓洋 更新时间:2020-05-21 09:46:00 字数:2242 阅读进度:10/56

感觉到苏川身上的杀意波动,唐掌柜笑了笑,道:“别这么大敌意,我又不会说出去,再者,你欺负我这么老头,说出去你苏川的名声也不好听不是?”

唐掌柜一番话,苏川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老头有多厉害,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算了,打也打不过你,跑也跑不了,不费那个劲了。”

说着,苏川扛着那一包草药奔着厨房走去。

“有意思的小家伙。”

……

苏奕就惨了,这一天被唐人图打的全身酸疼,但是却没伤及根骨,甚至皮肤上连红肿都没有。

坐在床上的苏奕感受着体内微弱的真气流动,嘴角微微上扬。

“老家伙,下手真狠。”

“咻”

就在这时,一道破空的声音自窗外飞射而来,苏奕下意识伸手一接,只见手心之中有一颗纸团。

苏奕看着纸团,嘴角微微一撇道:“都三年了,还是这个毛病。”

打开纸团后,之间纸团上印着一朵梅花印记,上面一行五个大字:

落燕亭等你。

见此,苏奕嘴角微微一笑,起身向屋外走去。

苏川在木桶中泡着唐掌柜给准备好的药浴,隐约见一个苏奕飞奔出去,起身就要追上去,唐掌柜一把将苏川按住道:“人家出门是会情人,你跟着干什么去。”

“”

城外,落燕亭

一个女子坐在落燕亭内,一袭白衣,面如霜色,夜风微动撩起一丝发梢,灵动的大眼睛看向颖阳城方向正期待着某个人的出现。

此人正是那日给苏奕送刀的女子,与那日不同的是,今日的她似乎是有意无意的打扮一番。

不多时,苏奕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女子的视线。

见女子的脸色,苏奕眉头微微一皱,道:“夜风刺骨,为何不多加一件狐裘?”

他关心我。

女子嘴角扬起一个微弱的弧度,只不过苏奕并没有注意到。

“狐裘能暖心么?”

女子反问一句,让苏奕略有尴尬。

缓步来到落燕亭里,苏奕看着那苍白的脸,将自己的布衣脱下给女子披上。

“那布衣呢?”

听到苏奕的反问,女子心中一暖,道:“狐裘虽暖,却温不透冰冷内心;布衣虽薄,亦能融寒冰三尺。”

苏奕一愣,女子一句话给苏奕整不会了。

良久,苏奕看着女子道:“你的内伤为何不去医治?”

“我在等,等着你回来。”

“”苏奕一阵无语,张了张嘴道:“你,你可知润晴那丫头的冰心决一旦入体若是长久不知,会留下不可缓解的暗疾?”

“那又如何。”

女子一句话给苏奕噎的够呛,几分钟后,苏奕道:“我怕了,我真怕了,给给给给你。”

说着,苏奕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粒晶莹剔透的药丸,直接塞到女子的嘴里。

若是以前,苏奕又免不了一顿毒打,但是现在两个人都受了不轻的内伤,女子也只是撇了他一眼,并无多言。

苏奕看了看手中的玉瓶,道:“这个就给你了,以后你少招惹她,我将近二十年的功力已经被她完美融合了,此刻的你绝不是她的对手。”

女子白眼看着苏奕,道:“若不是为了云君子,即使是棕南苑请我去,也得看我心情。”

苏奕汗颜,不过这丫头的话说的也没错,别人不知道,苏奕可是门清。

这丫头叫姓陆名澜,乃是镇南王唯一的子嗣,剑南道的小郡主。

说起他爹,那可就有的说了。

镇南王陆飞熊,乃是太玄王朝八大****之一,在朝中那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今皇帝年幼,陆飞熊曾一手把持朝政,整顿吏治,太玄王朝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清明。

可能是陆飞熊上辈子不知道抛了谁家祖坟了,这老家伙纳了二十多个小妾,结果就陆澜这一个女儿。

最可气的是,他们陆家五兄弟这一代加起来也只有陆澜这一个小辈。

作为剑南道的小郡主,陆澜的地位比起小皇帝都不差,但就是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却在三年前看上了天极宗少宗主苏奕。

结果,苏奕还来了一句,若是有一天陆澜能接他一招的时候,苏奕就娶她过门。

当年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奕哪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酒馆小厮。

见苏奕不说话,陆澜看着苏奕道:“三年前的约定还做不做数?”

苏奕诧异的看了陆澜一眼,犹豫一番,道:“做,当然。”

话音出口,一柄锋利的剑锋抵住了苏奕的脖子。

看着那苍白的脸庞,苏奕无奈的苦笑一声,道:“如今我如丧家之犬,一日三餐都靠寄人篱下,你一个剑南道小郡主还要跟着我?”

陆澜没说话,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苏奕,看的苏奕心里有些发毛。

“陆澜,我……”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脖子一阵刺痛传来。

感受着脖子上寒冷的剑锋,苏奕叹了口气,道:“你跟着我我们住哪?”

“你在哪,我就住哪。”

“那若是我做一辈子酒馆小厮呢?”

陆澜看着苏奕的眼睛,良久,玉唇微张,出言道:“若你真的从此一蹶不振,那就是我陆澜的命,怨不得旁人。”

“我……”

苏奕真的是头疼了,看了陆澜良久,道:“算了算了,我答应你。”

终于听见苏奕松口了,陆澜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长剑收鞘。

苏奕上前,一把将陆澜按在石凳上,道:“别动。”

说完,提起体内仅存不多的真气,开始为陆澜化解白润晴的冰心诀。

白润晴的冰心诀苏奕可真是太熟悉了,若不是陆澜有沧海护心背心,恐怕这会早就香消玉殒了。

即使是这样她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苏奕流心决疯狂运转,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到陆澜的体内,一丝一丝的化解着陆澜的心脉上的冰冷的真气。

“别动,过了今晚,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你一命。”

感受着苏奕气息的虚弱,陆澜本能的想要制止,却被苏奕反手给按住道。

听到苏奕的话,陆澜微微一笑,心中似吃了蜜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