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自投罗网

小说: 我在废土时代当领主 作者: 卖猫补仓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4421 阅读进度:18/23

钟飞一行人急冲冲地冲到机能恢复中心时,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躺在门口几个卫兵还有骸骨牧师已经命丧黄泉,培养皿被故意推倒,一股刺鼻的酸味儿直冲天灵盖,满地的碎玻璃和肆意流淌的【生命之源】让本来就珍贵的药剂白白浪费掉。

古雪冲进房间内抱着他的坛坛罐罐开始放声大哭。

此刻大家同时发现之前存储辛乔和萨玛芯片的培养皿已经被砸碎——芯片不见了。

凌零瞬间额头青筋暴起,他冲到古雪面前双手举起这个已经泪流满面的老头儿。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里安全的很吗。如果辛乔有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抵命…”

“呜呜呜…我的设备啊…我的宝贝疙瘩呀…天杀的…”

老头儿苦心经营数十年的机能恢复中心此刻已经变成了破瓦残片,钟天非常同情的将古老头扶了起来,樊君将他放在了椅子上,胸口上的扣子解开,生怕他因为过分激动而断了气。

“…救…救命。”

角落里一个骸骨牧师捂着腹部,依靠在墙角勉强支撑着身体,用沙哑微弱的声音向人求救。

腹部一个碗口般大小的伤口,将她的身体洞穿。从穿着上判断这还是个见习牧师,缠绕在面部已经泛黄的绷带上已经被血污染红,看样子她也凶多吉少了。

“喂,这里还有个活的,速度救人。”

卫队医疗兵迅速对骸骨牧师采取了急救措施,为了防止休克给她注射了大量的人造血浆。

在大家焦急的等待中,小牧师渐渐恢复了意识,老金便迫不及待地开始询问。

“废铁守卫…冲进来开始杀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就被杀光了…带头的是…”

“你说是烛照带人进来的?”

“什么…居然是烛照?”

“他可是萨玛的贴身护卫啊,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听到这个消息人群里立马炸开了锅。

“传我命令,堡垒即刻发布橙色警报,把所有废铁守卫缴械…给我抓起来!”

“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进出堡垒!”

新领主金余第一个命令以完全失败告终…

老金发布了成为新领主后的第二个命令。

“都是我的错,明明已经预感到了…为什么不自己带人过来守。”老金懊恼的锤自己头,此刻的后悔也是于事无补。

“哎呀死了这么多兄弟,领主的芯片都让我给丢了…”

【轰——轰——轰】

突然整个房间毫无征兆的晃动了起来,从刚开始微弱的难以察觉到后面整个房间的所有器皿互相碰撞、碎裂仿佛整个屋子要被湖水吞没一般让人不安。

晃动是由于什么设备启动造成的连锁反应。

声音从塔楼的顶层慢慢传递到地下,众人同时注意到这个反常现象。

突然军团频道里开始刷出各种信息:

--报告!烛照队长突然强行闯入机库,打死十余名守卫,抢走了一艘重型登陆艇。

--报告,领主的御用护卫舰已经完全预热,还有1分钟就可以起飞。

--报告…机库闸门已打开,护卫舰即将完成弹射。

军团频道内已然炸开了锅。

深得萨玛信任的烛照即将驾驶堡垒仅存的一艘护卫舰带着萨玛的芯片叛逃。

“不能让他们起飞…城防营地听令,只要叛军敢起飞,迅速用城防炮给我把他轰下来!”老金此时已经急的满面通红。

“你特么疯了吗…你要害死我妹妹是不是!”凌零粗鲁地打断了老金,对于他来说辛乔的生命大于这世上的一切东西。

“我不能容忍叛徒带着领主的芯片逍遥法外,这个消息关系到堡垒的存亡,我们谁又能担当的起如此大的责任?”

“你要是敢开炮,我现在就剁了你!”凌零拔出佩刀指着老金的脑袋。

老金此刻也烦透了这个自负执着不顾大局的盗贼头子。

“那你便来试试吧,你现在有几分胜算。”老金也毫不客气作出了战斗的姿态,同时卫队的士兵们同时拔出武器将凌零和辛飞围了起来,在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中很难想象他们前一刻钟还在谈笑风生。

道不同不相为谋,难道刚刚以钟天的以退为进才促成的同盟就要分崩离析?

“你们都给我住手!”

钟天实在忍不了了。

“想打架有的是时间…但是现在绝对不是内讧的时候。”

“你们都给我把家伙放下,现在去追肯定来得及。”

老金听了钟天的话把武器收了起来,钟天朝着凌零瞪了一眼,

凌零深深叹了口气,胳膊不情愿地垂了下去。

“那可是装备矢量引擎的护卫舰啊,你咋追…靠跑的吗?”

老金不解的问道,其他人也抱着同样疑问望着钟天。

“你的突击车呢?喂…我们现在马上出发…”

“别愣着啊…现在不追咱们永远都追不上了。”

钟天并不关心这个计划是否行的通,他现在满脑子就一个想法——把东西追回来。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犹豫两个字,如果你不去干就永远没有机会。

“好…好的!…阿飞咱们走。”

“老金你们也速度跟上来,保持联系。”

钟飞举起手腕晃了晃生存指南,老金用力点了点头。

随着引擎的呼啸声渐行渐远,湛蓝的天空上留下了护卫舰尾流水汽发生凝结而形成的粗壮云状物。钟天、凌零和辛飞,新的黑羽三人众驾驶“焱”和其他一众机动部队向着西方追了出去。

在车队驶离堡垒大概半小时后,老金给钟天发送了一条重要消息:

--钟天…你小子果然有点邪性。

--卫队找到了一个幸存的机库工程师,他说护卫舰上只有维持保养当量的秘银矿石。

--啥意思…他们还偷了秘银矿石?

--你个笨蛋…我的意思是,烛照他们走不远…剩余能源预计在15分钟后能源耗尽。

--堡垒车队在你们后面大约5公里的地方,你可千万别让人杀了啊。

--你还是担心烛照吧。

车队在密林内急速飞驰着,为了追赶时间,打头的“焱”用竖锯硬是在遍布荆棘、碎石和断木的原始森林内开出一条道路。其他的突击车辆也在竭尽全力的尽力跟随,但是这种在密林中的急行军是非常危险的。不时的有跟随的摩托和突击车发生滑车和追尾,但是凌零对于其他人的死伤已经无暇顾及。他现在一心想追上护卫舰,在烛照能源耗尽之前把辛乔抢回来。

“这个突击车好大啊…哇这是干什么的…这个按键是导弹吗?”

钟天还是第一次看见像“焱”这么特别这么凶猛的改装突击车。他对驾驶舱配置的一切都感到非常好奇。

“这又是干嘛的。”

【呲——喇——】

他打开了扩音器。

抓心挠肺般的音箱噪音吓了他一跳,辛飞从副驾驶站起来对着钟天一顿数落。

“喂!烂矿工…你不要乱动啊,万一弄坏了你可赔不起,如果救不到姐姐看我怎么捶你。”

辛飞看着不靠谱的钟天一脸怒气,他只好悻悻地盘腿坐在了一旁。

“这个改装的好棒啊…简直像个机甲一样。”

虽然挨了说,但是他还是停不住对“焱”的赞美。

“你也不看是谁改的。如果军团废料足够用来升级一下主板,稍加改动,你将看见一部真正的机甲。”辛飞骄傲地叉着双手高调的炫耀自己的成果。

“那就努力赚钱,咱们把它的主板啊武器啊…护甲什么的都升级成最好的!”

“嗯~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机甲!”

辛飞非常认可钟天的主意,对于一个机械师来说,打造最强的战争兵器就是他们的梦想。

“你俩安静一下…快看!我们快要追上了。”

在即将冲出密林之时,雷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圆点。

钟天眯着眼在天上用力地寻找,只见天空中一个带着尾巴的飞行器逐渐开始变得清晰。

没错,这就是烛照偷走的【诺玛m470】重型登陆艇。正如老金所言,由于能源不足护卫舰从5000米飞行高度逐渐降开始了滑行。最终,整个护卫舰一头栽入到一个废弃的工厂中。由于落地时,动力不足以打开起落架,驾驶员情急之下操作失误让处于滑行中的护卫舰侧翻在厂房的空地上,更惨的是在落地时一根长约30米的污水管把护卫舰的能源转换器整个都撞了下来…因为整个舰体的尾部燃起了熊熊大火,经过数分钟烈火炙烤之后发生了猛烈地爆炸。

黑羽车队此时也行驶进入厂区,钟天一行人顺着浓烟轻易找到了护卫舰残骸。

被浓烟滚滚包围的护卫舰周围歪七劣八地躺着几个废铁守卫穿着的士兵。凌零迅速让车辆包围了这群叛军。幸存的废铁守卫们还没来得及庆祝自己死里逃生,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黑羽车队让劫后余生的逃兵心里更加绝望。

“烛照在哪?给老子死出来。”凌零打开“焱”的扩音器朝着逃兵们喊话,突击车左右两架“雷火”75毫米双联装炮塔也已经架设完毕,他只需动一动手指就能把这些将死之人直接送上天。

此时一个身披重甲手持开山斧的推开人群走到了前排。

“毛贼,刚才放过了你居然自己前来受死。”

“你是有多大自信,看不懂现在的状况吗?”

“看不清楚状况的是你…”

烛照掏出手枪,直接朝天上放了一颗金色的照明弹。

此时埋伏在厂房周边的未知车队迅速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住黑羽。经过改装的沙滩摩托上插着一根根装有棉火药的标枪。武装车辆上那些镶嵌银白色柳钉的骷髅头标志则让凌零感觉似曾相识。

“…这些人…是黄金城的【恶刺】军团?”

此时在高大厂房顶部,数发火箭弹照着“焱”直接轰了下来。

经年的战斗经验,让凌零提前预知到危险来临,迅速挂档,倒车,“焱”躲过了火箭弹的直接打击。但是黑羽的其他人便没有那么幸运,一部断戟摩托直接被掀翻连人带车砸向了“焱”的防弹玻璃…“焱”迅速反应用圆锯去抵挡冲撞。但出乎凌零预想的是,被锯断的摩特车直接凌空爆炸,凌零的眼部瞬间被挡风玻璃碎片扎伤,顿时血流不止,辛飞则被爆炸产生的气浪重重摔在地上晕了过去…钟天也被这突然袭击炸的人仰马翻。只是一瞬间,明明是单方面碾压的局面瞬间被陌生力量扭转了。

“混账…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凌零捂住血流不止的眼睛,但他仍极力通过眼角勉强去观察敌人。

“钟飞…这些人是守望直辖的亲卫军。他们没有感情也没有欲望。”凌零尽量保持冷静地向钟飞告知他所知道的情况,但是他深知对面的这些人绝对不是善善之辈。

“只要守望一声令下,他们甚至会毫不犹豫杀了自己的亲人。”

【恶刺】是一支由被守望征服部落孤儿们组成的雇佣军。他们从小在黄金城接受训练,特征是绝对服从主人和面对战争无所畏惧。在【黄金十字军】他们被广泛用作警卫。他们最著名的一战是科西多战役,仅仅二百【恶刺】抵御住了熔岩人五千精兵的进攻。

由于之前攻打酒桶堡垒和刚才急行军的耗损,整个黑羽目前的战力不足1/5。

“可恶…居然是个圈套。”

“这世上会有人蠢到开护卫舰还会被汽车追上吗?果然是一群无谋的毛贼。”

烛照顿了顿,朝着堡垒的方向似乎深情地说。

“萨玛大人你也不要责怪我…酒桶堡垒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如果您早点识时务大家都不会受到皮肉之苦…”

“你他妈的果然是叛徒…”钟天不顾凌零的阻止,从“焱”上跳了下来。

“你们这些无用之人…让我用你的脑袋作为礼物送给守望大人!”烛照嚣张对【恶刺】“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但是此刻除了幸存的废铁守卫们虚张声势似的往前冲了一下,其它人压根儿没动。

“怎么回事?你们是聋的吗!”烛照有点生气,原以为是黄金城前来接应的军团居然如此无视自己。

【呼——】

这时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烛照头顶掠过,一个魁梧奇伟的后背仿佛挡住了他全部的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恶刺】的首领龙星。

【哐——】

一面巨大的黑色军用防爆盾牌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谁是…钟天?”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