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拍卖会(2)

小说: 我有一个好道士 作者: 烟散花落 更新时间:2020-10-18 03:13:50 字数:2665 阅读进度:42/44

就在冬明国坐下的同时,周围又一阵惊呼。

“那那…那不是北心城王家二长老王蔡。”

“你看他身旁那个好像是任家的三长老任旺才。”

“根本就是……诶诶,后面那两个人是不是廖家与池家的人!”

随着五位真正的人物来齐,黑市一下子就喧哗起来,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冬明国看向坐在他左边的男子呵呵笑道:“老王啊,没想到你也来了。”

坐在他旁边的正是王家二长老,王蔡。

王蔡也看向冬明国脸上露出和谐的笑容:“老冬,还有你们这几个都是为僵尸慕名而来的?”

说话间他看向其余三人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咱北境可没有僵尸,这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当然不能错过啊!”

这时,坐在最右边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这男子字胡,国字脸,身穿丝绸蓝色长袍,衣身上还纹着一头老虎,看起来十分的视觉盛宴。

“老任,你那宝贝女儿什么时候出嫁呀?”

这时坐在冬明国右边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任旺才看向那名中年男子,眉头微皱,不过很快又是一副笑容和蔼的面貌:

“哈哈,老池,我那小女娃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掘的很啊!”

坐在冬明国右边的中年男子叫池霸天,池家三长老,以前与自己长子去过任家几次,后来见到任家三长老的女儿,这让池家三长老的长子一见钟情。

之后提亲了好几次,不过都被三长老婉拒了。

“呵呵……”池家三长老笑了笑没再说话。

他还不知道,这分明就是不想嫁给我长子,不过也没办法,不能强求,毕竟都是大家族,不可能为了这点事而闹僵。

“那就是北心城来的大家族啊!”

远处观望的钟清河不禁惊叹道。

一个个都是一相符师,关键是这五个家族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那得多厉害。

钟东升也是有些震惊,虽然他没有修道,但他也能感觉到那五个人的实力都在家主之上。

在他们发呆的同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到拍卖台。

男子手中拿着几张橙符,他看了看四周的人,然后捏了捏嗓子,轻咳了两声。

“咳咳,大家安静一下!”

这时他开口说了,说话间的同时捏碎了手中的一张符。

扩音符。

是一种将声音扩大并且提升到很远的的符。

这种符,也是按修道等级比较,黄色符纸是最弱的,而越上越厉害,甚至扩音千里都有可能。

像这种拍卖场,用橙色纸符恰好。

男子说完后,四周的声音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他们都是来看僵尸的,自然期待不及。

台上男子见四周安静了下来,又开口道:“感谢大家的到来与热爱,然后再特别感谢这五位大人的捧场。”

说着,男子转身面向五个长老的位置,深深鞠了一躬。

坐在五个座位上的长老,也都是面带笑容,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做过多反应。

场中四周的人也直起身子,没有说闲话,因为像这种大人物,能来就已经万幸了。

台上的男子直起身子,面带笑容的说道:“今天一共有五样物品,样样都是极品,欢迎大家来竞争!”

“好,我们就先看第一件是什么东西!”

说话间,他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很快,就有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的女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女子手中拿着一个盒子,盒子上盖着一层红布。

但尽管盖上了这层红布,依旧还能看清那盒子里的东西在闪闪发亮。

这不由让众人好奇起来。

“这是什么啊?”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什么东西会发光呢?”

“这该不会是灵珠吧!”

不少人在猜测着。

坐下的五位长老也都纷纷议论。

“冬长老,你说这是什么?”

“廖长老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冬明国呵呵笑道。

“我倒觉得它就是一颗灵珠。”任旺才一边说一边捏着自己下巴上的小胡须。

“我也觉得像!”

王蔡说道,池霸天也附和着:

“确实,能发亮的珠子可不多,而上面那盒子上的光是白金色,我之前见过别人的灵珠,也是这样的色茫,不过那些色茫远不及今日这颗。”

说完,其余四人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赞同的。

台上的男子见众人议论的差不多了,他清了清嗓子:

“咳咳,相信有很多人已经猜到了,但你们一定没猜到品级!”

男子满怀笑意的说道。

品级?

一瞬间台下又哗然一片,那些猜到灵珠的,又开始议论:

“我看这不过就是下阶灵珠嘛。”

“不对不对,下阶没有这么光亮的色茫,应该是中阶。”

“不能吧,中阶是什么概念,这不可能是中阶。”

“对啊,连一个下阶都难见,中阶,不太可能!”

虽然这盒子里面的色茫比一般都灵珠更亮,但众人依旧觉得不过就是个下阶灵珠,最多也是中下阶灵珠。

“二哥,你看这是什么品级。”

钟清河看向钟东升问道。

钟东升凝了凝眉头,然后说道:“是上阶灵珠!”

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钟清河一个人能听到。

钟清河一听,不由瞪大眼,张大嘴巴,一脸震惊。

回过神,钟清河惊声说:“不会吧,这充其量也就是中阶下品啊。”

钟东升笑了笑,然后说道:“且看便知。”说完就没再说话。

对于钟东升的话,钟清河是半信半疑,为什么还有一半相信呢?

是因为平常他二哥说话都比较灵验的,说不定这次真让他说对了,虽然机率很小,但也不是全无。

台上男子听见他们的猜论,不由的想笑,当然,他忍住了。

“咳咳,既然各个猜测都不一样,那我便直说了。”

“早就该说了,磨磨唧唧的!”

台下钟清河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钟东升看了一眼钟清河,然后摇了摇头。

他这三弟啊,啥都好,就是脾气性子不好,没耐性。

其实这种事情,在拍卖会都是常见的,他们就喜欢钓人胃口。

台上男子朝手拿盒子身穿翠绿色长袍的女子招了招手。

女子领会,小步小步的走了过来,接着将手中的盒子,双手奉了出来。

男子没有去拿,而是一手拉向那红布,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扯。

众人一个个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什么一样。

男子一点一点的拉,而那光芒也随着一点一点的光亮起来。

当拉到一半的时候,男子突然用力一拉。

“呼”

那红布就如同风一般,被男子拉了出去。

同时,一道巨大的白金光芒弥漫四周,离得近一点的,都几乎睁不开眼睛。

就连台下的五位一相长老都凝成了屏障才挡住了那光芒。

几息时间后,光芒也越来越淡,那盒子上也逐渐出现了模样。

一颗如眼珠大小的珠子放在盒子中,可就算过了这么久,盒子内也依旧散发着色茫。

而那些观看的人,有些就不淡定了。

“这……这是上阶灵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