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谣言不止江宁

小说: 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作者: 翩鹊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6:09 字数:2546 阅读进度:65/83

别院。

卧室中灯火通明。

何悠端坐在床上,双眼紧闭,眉头却是时而紧皱,时而松缓。

在脑海中用虚无缥缈的念头摆弄了好一阵,他终于睁开眼,缓缓吐出一口气。

一幅地图。

是的,虽然意识海洋中的图案仍旧模糊不清,但经过认真的研究,他认定这东西的确是一副地图。

只不过,并非是他熟悉的,针对于地球上某块疆域的测绘,而是块形状并不规则的图案。

他完全没办法据此对照现实。

事实上,何悠怀疑这有可能是对某个隐藏在空间中的,秘境的描述。

并且,图案表面还笼罩着一层迷雾般的,仿佛马赛克的东西,阻挡了何悠的窥探。

看起来,并不像是残破所致,更类似于某种保护机制。

他怀疑是需要达到某种条件才能真正辨认清楚,当然,何悠也隐约意识到,只要自己的修为足够高,也可以强行破除这道“禁制”。

而之所以有了“地图”这个判断,主要源于他在窥视到这东西的同时,脑海中便浮现出“天造古城”这个词来——以一种超越了文字和语言的,类似意念的表达方式。

对此,他并不陌生,从遥远星空中聆听而来的功法也是以相近的效果呈现在他的意识中的。

恩,典型的修仙手段。

在确认了这一点后,何悠忍不住怀疑起来:

“难道说,这是那个隐秘的,天造古城所在地点的记录?可为什么……张平的墓志铭中没有提起?不……他有在叙述,只不过,他只提及将玉简中的知识藏在了中枢里,却没有专门说这个。”

“或者说,这份地图也属于知识的一部分?那位留下玉简的,来自天造古城的修士遗留下的财产之一?”

思索着,何悠认为自己的猜测有可能逼近了真相。

通过一番折腾,他也发现自己并没有获取那些阵法符文的知识……显然,它们仍旧留存于那块中枢里,应该是需要接触,才能连通……获取。

“可为什么这份地图却这么特殊?它在中枢内还有备份,还是只有这一份?拥有某种唯一性?”

何悠思索了好一阵,始终没有闹明白,不过好歹确认了这东西对自己没有危害。

犹豫了一阵,他选择暂时将其隐瞒下来,看情况再说。

倒也不是他完全不想将其卖给白氏,换取贡献,主要是他压根不知道怎么把这份地图呈送上去……

这玩意模糊一片,画都画不出来啊喂!

“唉,先放着吧,等修为提高些,没准就能搞明白。”

何悠叹了口气,心中自语,然后伸了个懒腰,下床,推开窗子,吹着凉风,想着反正看样子白氏一时半会也顾不上这些。

此刻,天色已然微亮,星光渐渐淡去,秘境的天空呈现出与外界一般无二的暗青色。

看了下时间,已经五点钟了。

“也不知道他们的会开完没有。”何悠趴在窗台边上,忍不住看向后山方向。

然后,便看到一个人影正快速穿过院墙,向别院这边赶来。

等对方走近了些,他从身影上成功辨认出了这身影的身份,并意识到对方似乎是奔着他来的。

何悠当即转身,走下一楼,望向门口推门而入的白澈,道:“找我有事?”

白澈身上还穿着那身破损的衣袍,看样子一直在开会,也没空换套衣服,听到何悠发问,这家伙用极为复杂的目光看过来,定定的,也不说话,气氛一时显得有些诡异。

何悠被看的有些发毛,忍不住后退两步,警惕道:

“我听说你们的事了,不过,总不会和我扯上关系吧?”

“我们也没想到会和你有关,”白澈语气奇怪地说,颓然走到沙发旁,坐下,用双手狠狠地揉开了僵硬的脸,在何悠莫名其妙的眼神中苦笑道:

“你摊上大事了。”

……

……

十分钟后。

“你说什么?”充作客厅的一楼,何悠一脸愕然地听完了对方的叙述,满眼的难以置信: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瞎编的那套拿来糊弄道法门的说法被当成真事传扬开了?现在闹得你们家长辈都知道了?”

“不只如此,”白澈抓了抓头发,说道,“恐怕此时此刻,这个消息已经在整个江宁传开了……”

“……”

何悠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充满了荒诞的情绪。

虽然当初情急之下编造的东西似乎吓住了道法门,但他从未想过,会真正扩散开。

毕竟这套说辞漏洞百出,恐怕根本没法糊弄住那位赵门主……哦,他已经被自己锤死了。

可这怎么会传扬开?

难道是道法门的“余孽”做的?

何悠记得赵门主死后,并没有看到该门派其他的弟子,明镜长老猜测说可能是跑掉了,或者压根还困在迷宫里,想来,知晓这件事的也只剩下他们。

所以,是这帮人造的谣?

“他们有‘证据’,”大概是看出了何悠的疑惑,白澈解释道:

“按照传言,赵门主正是被你体内的那个大修士出手击杀的,这个说法有力地支撑了这个谣言,毕竟只要稍微调查下,就能知道,我们的队伍没有这个能力……况且,还有那帮道法门弟子做人证。”

何悠张了张嘴,很想解释说这完全是灵偶的缘故。

可随即意识到,那些道法门弟子恐怕根本不知道具体经过,只是通过结果进行的推断……

或者说是脑补。

对于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五品一阳境修士的死亡也为这个传言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就算如此,也不至于这样吧?能够夺舍的修仙者,难道他们还能找到对应的人来?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清仓?和甩卖有关系吗?”何悠疑惑问道。

白澈噎了下,才道:

“青苍真人……是百年前活跃的在江宁的一位大圆满境界的超级强者,在假定夺舍为真的情况下,这位强者是最容易引起人们联想的人物。”

还真有人选?

大圆满境界?

何悠曾接受过这方面的修仙知识科普,知道大圆满境对应九品……换言之,再往上,就是飞升。

在传说中的仙界封死之后,大圆满境即是人间至强,有半步仙君的称号。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稀里糊涂与这位大真人捆绑到一起。

怎么说?

该夸这帮修仙者脑洞够大吗?

“所以,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传?”何悠问道,顿了下,又道,“或者说,这位青苍真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而面对着何悠的追问,这位白家四代大师兄没有立即做出回答,犹豫了下,才说:

“我年纪小,没有见过,只是通过家族长辈有些许了解,恩,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你只需要知道,这位前辈……当年干翻了整个江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