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送礼风波(六)

小说: 投胎公司创业记 作者: M江月白M 更新时间:2021-02-23 14:09:29 字数:4046 阅读进度:250/250

“不!如果你不是你,我也不会再次被吸引!”道情张开手臂,把荷烨抱住。这几日他们虽然朝夕相处,却也一直恪守礼节,从未有逾矩。此时整个人被圈在一个温暖又坚实的怀抱里,荷烨从头到脚都僵了。第一反应是挣脱,可对方就像张开吸盘的八爪鱼,推也推不开。

“你放开我!”一道冥气甩了出去,正正砸在道情胸口。道情闷哼一声,不躲不闪,更不肯松手。荷烨这一下虽然只用了三分法力,直接打在人身上,那也是不容小觑的力量。道情就生生受了,荷烨反而再下不去手。声音发抖,“你怎么不躲?”

“为何要躲?要打便打,但我真的控制不住,我……”道情胸口炸裂一般激痛,顾不得那么多,变本加厉地把怀里人捞出来,俯身吻了上去。

荷烨下意识挣扎,触感坚硬,毫无疑问,是男人健硕的胸肌。他触电一般缩了回来,手都不知道往哪搁。

道情只是在他唇边轻轻啄了一下,继而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低低声音说:“别赶我走。”

荷烨彻底没脾气了,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这家伙比他高出半个头,身量也宽,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力大如牛。更是做出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手,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相。偏生表情那样珍重,人总是无法拒绝喜欢自己的人。何况,这人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哪里都好。生了一张纨绔子弟的脸,却妥妥是个情种。

正发愣,就听道情继续说:“荷烨,我们不管之前好不好,就当那日在人间,是我们第一次相识。我们重新开始。我有把握,一定让你再次爱上我。”

荷烨天人交战,不得不说,确实有几分动心。

“荷冥官!大事不好!有一伙人闯入了丘夜垣,打伤了我们许多冥官!十殿阎罗都赶去了,不敌而退!”

来者正是松小小,荷烨连忙挣脱道情,颇有些不自然地对松小小说:“你去给我父王报信,我现在就回去!”

“是!”松小小得令,对道情行了个礼,便再不敢耽搁,转身而去。

“我陪你。”道情坚定地拉起荷烨的手,荷烨欲言又止,也就任他拉着。两人风风火火地赶到丘夜垣,果然看到冥官、冥差们倒了一地。

“这实力,应该是一位圣人。”荷烨扶起其中一个冥差,以自身冥气为他疗伤,“你们看清是谁了么?”

那冥差摇头,“一共有三人,实力太强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荷烨对道情说:“丘夜垣的结界被破了,若是正面对上,我们没几分把握。我来修复结界,你尽量拖住他们,等我父亲来!”

道情微一点头,荷烨又问那冥差:“十殿阎罗呢?”

“也都受了伤……”

道情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天罡流星锤握在手中,指节收紧。十殿阎罗的战斗力,单打独斗算不上顶级,但算上八殿那位,十人联手,这么快就败下阵来,那对方的实力恐怕不是自己能匹敌的。

荷烨已经行动了起来,以自身功德迅速修复结界。就在这时,一红、一白、一黄三道光从天而降,连开场白也没有,直奔荷烨而来。道情见状擎着流星锤上前迎敌。这对流星锤足有千金重,甩起来犹如搬山移海。他下盘极稳,双手握锤,转身的同时向那三道光出现的地方轰去。紧接着,他的身体也随着这巨大的惯性旋转起来,犹如一只陀螺,打出一连串猛烈的暴击。

红光之字形迂回,犹如一道红绫,看起来柔软无比,实则强悍至极。缠住道情握锤的手,竟是把他整个人甩了出去。道情就地翻滚泄去力量,就觉得整条胳膊又麻又涨,竟是举不起流星锤。这红光的主人连法相也没有现出来,便让他吃了个闷亏,毫无疑问必然是一位实力顶尖的圣人。

其实道情毕竟是金仙之躯,若是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是他的记忆全部丧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战略、战术以及经验也就不复存在。甚至连自己战力的三成都用不出来。全盛状态下的战神将军,单挑个把圣人不是难事,但失去记忆的道情,还没晋级成功啊!

红光退居二线,第二个上的便是那白光,这力量比刚刚的红光还要强大,道情的左臂依旧抬不起来,眼瞧着那白光掠过自己,直奔他背后的荷烨而去。他双脚蹬地,与此同时,右臂抡起,把那一米多长的大锤舞成一道金光光幕,与白光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道情被强大的后坐力弹了出去,血雾迸溅,五脏六腑搅在一起,重重摔在地上。

“道情!”荷烨修补那法阵,只剩下最后一点,却又不能放着道情不管。流火刃化为乾坤罩,暂时阻止了接踵而来的黄光。谁知这黄光的主人手法异常阴毒,激烈的电流穿过乾坤罩,击中荷烨的天灵盖,荷烨撑起冥气与之抗衡。实力上的差距或许没有多大,但占了先机,优势却几乎是碾压性的,只要对方再用上一分法力,他整个头盖骨都要粉碎。

道情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原本动也动不了,见荷烨有危险,竟再次站了起来。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放弃了所有的战术,直接扑上去把荷烨抱住。与此同时,电流也传导到他的身上,瞬间火光四射,把两个人同时击倒在地。

“道情!”

道情已经无法回答他了,大量的电流涌入他的身体,他不可抑制地抽搐、发抖,“对不起……我、我没能保护好你……”

“别说了,是我连累了你!”泪水喷涌而出,荷烨觉得自己那一颗比万年寒冰还坚硬的心被什么东西一点点撕开、揉碎,零碎的记忆碎片逐渐回归,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怒吼之声穿透整个丘夜垣,这一刻,他才真正变成地狱修罗。一步、两步、三步。

此时的荷烨早已没有了理智,圣人又如何,当着我的面伤我爱人,定叫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流火刃积聚起的杀伐之气叫那躲在黑暗中的三个人同时为之一振,紧接着。吞天灭地的冥气在这片焦土之上涌起,银发披散,裸露在外的皮肤镀上一层柔柔的蓝光,是夺人心魄的美。

所有人倒吸冷气,“坏了,玩大了!”

下一秒,无与伦比的恐怖压力席卷而来,刺耳的摩擦声冲破耳膜,天崩地裂。万年寒冰蔓延出道道冰柱,时间停滞,三道强光在这巨大的压迫之下,竟也渐渐暗了下去。

“快住手!”白无常的声音传来,荷烨却听不见了。

“烨子!停下来,是我!”

冰柱刹那爆裂,万道冰凝结成的利刃四面八方飞驰而来,万箭齐发。黄光的主人暗骂一声,“师尊真偏心眼,为何这一招没教给我们!”

他的抱怨并没让他少受皮肉之苦。冥仙以自身诞生功德释放出的这一招绝杀,把三道光的主人全部炸了出来。他们灰头土脸地倒退几步,再也藏不住了。

冥仙相下的荷烨堪称绝美,更是凝聚了天地间最强悍的力量。待烟雾散去,他才看清那三个被他一击秒杀的可怜鬼。“师兄师姐?”

他的表情从极怒到震惊,再到迷惑,看到灰溜溜站在一边的白无常,这才反应过来,“你们,你们合起伙来骗我?”

“烨子,你下手也太狠了!”女娲一张俏丽面如土灰,就算是圣人,也扛不住他这不要命的打法。

“就是啊!你这小子,连我们都没认出来!”伏羲捂着手臂,龇牙咧嘴。其实这也怪不着荷烨,毕竟他们为了隐藏身份,并未用自己平时习惯的术法。

道情已经醒了过来,他本以为自己大概必死无疑,可峰回路转,不但人没死,记忆也都找了回来。“荷烨,你没事吧?”

荷烨三步并作两步,把他扶了起来。“你……伤得不重?”

道情活动了一下,“看起来吓人,但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

“他是没事儿,我们有事儿!”冥河最惨,荷烨爆发的时候他挡在最前面,被那冰柱穿胸而过,脸都扭曲变形了。

“老白,是不是你出的馊主意!”荷烨又好气又好笑,却总算是松了口气,冥仙相也渐渐消失。

“你认得我啦!”白无常见他看自己的眼神恢复如旧,冲上来给他一个熊抱。被荷烨捏住了后脖子。

“我错了!我错了!”白无常立刻认怂,“这不是事急从权嘛,我还不了解你?非得生死攸关,才能看清自己的内心。”

众“群演”纷纷爬了起来,刚刚一切发生得太急,细想起来,其实并非没有破绽。比如这结界,一看就是从内部破坏的。十殿阎罗也只是象征性地打了几下,就打道回府了。

他们的记忆恢复,道情深情注视着自己的爱人,那鸳鸯扣就从两人的百会之处凝聚,继而随风消散。俊吉分明看到那鸳鸯扣消失之前,在最顶端的地方,有一道细小的裂痕。他微微皱眉,“难道……”

失而复得,道情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爱人,旁若无人地接了个绵长的吻。

伏羲握拳在唇边,轻咳一声,对女娲说:“师妹啊,你这发髻都乱了,要么我们先回去?”

冥河抬头望天,自觉把自己当作透明人。临走前还不忘白无常的嘱托,下了个遗忘咒给丘夜垣的伙计们。大家圆满完成任务,迅速各归各位,只有俊吉还远远瞧着抱成一团的两个人。

大司命拍了他一下,“喂,俊吉亲王,别发呆了!你妹妹的事情,我替你查了,下一世依旧在阿修罗族,你说你折腾这么一圈,真是,何必呢?”话是这么说,其实冥官们都知道,冥界的风气一向如此,坑人那是往死里坑的。层层盘剥,更何况是这么个冤大头。

俊吉不了解这里面的事儿,还以为是自己上下打点有了效果,豪爽地捐出一大笔功德给丘夜垣以及将军府,足够他们两年的开销,全当是赔罪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算是尘归尘、土归土,可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追上白无常,他问到:“白冥官,有个问题,我想请教。”

白无常点了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道情神君舍身护荷冥官,就如同当年巫妖大战决战之时一样。鸳鸯扣也是因此烟消云散。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极端状况下的情感爆发,可以算是真正的爱情么?”

白无常笑着摇头,“你给他们下的鸳鸯扣已经消失,可是他们心中的那个,大概并未真正消散。若有朝一日,烨子不再是冥官,道情不再是神君,或许才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吧。”

俊吉似懂非懂,对白无常肃然起敬。毕竟自己闯的祸,最终还是白无常给化解了。但鸳鸯扣的事儿,他还是有些介怀。“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等到烨子可以坦然说出,他并不喜欢雪松香,而是想得到些龙涎香而羞于开口;可以理所当然地嫌弃那个从战场上爬回来,一身血腥味的家伙;可以把围裙丢去一边,去他的柴米油盐;可以不再因为那人的一句话非要把自己穿成个白莲花的时候——”

俊吉听得更蒙了,“这些比舍命相救的恩情还重要?”

素光之下两个剪影被拉长,映着暖融融的黄色。白无常默默叹了口气,“有些事,总要亲身经历才行,任何人也替代不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