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番外

小说: 宿主大大求打赏 作者: 永鬼 更新时间:2020-08-01 17:51:20 字数:2291 阅读进度:780/794

麒麟城是麒麟门的主城,麒麟门虽说挤不上五大神宗行列,但也是默认排在了第六的神宗,其实力一点也不输五大神宗。

“师父,麒麟门真的是排在第六吗?你看看这城里,看起来很穷。”

七月天,烈日灼心,百里亦苏行走在那路上就觉得无比的燥热,而且前前后后的人拥堵着,那种赤着胳膊纹着麒麟图案的大汉满大街都是,似乎在疏导交通。

“师父,你有没有觉得很郁闷呀,这汗臭味,这挥汗如雨,会窒息的。”

她是真的后悔听师父的进入这麒麟城,这已经人满为患了,整个城池看起来酒馆客栈真的是屈指可数,一路上看到的酒馆客栈不是客满就还是客满。

“师父,你倒是说话呀。”

百里亦苏一回头,便发现自家师父早就不知道溜到哪去了,这个不靠谱的师父,只能无声地叹息。

“大哥,走快点,前面有民宿退租,咱要飞起来了,不然又要睡街了。”

走在她前头的男子催促着另一个大汉,一脸的焦急。

“三弟,别挣扎了,你看天上?”大汉无奈地噘嘴,仰望天空,一片翅膀,看着都震撼。

“这就是传说中的百鸟争巢吗?”

百里亦苏捏紧了手掌,仰望那密密麻麻的翅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甘凉,只不过汗馊味更加浓烈了。

“唉,师姐,我太难了,咱还有没有灵石呀,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好饿。”

她身后的男人虚弱地撑着腰,头上冒着冷汗,脸色苍白,整个人弱不禁风,似乎后面的人再跑快点就要把他给撞飞了。

被叫师姐的女人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头安抚着他说,“师弟,你再忍忍吧,咱们带来的灵石全都拿去买票了,去到白虎城,咱就能吃上饱饭了。”

“可是师姐,我快走不动,好累,好热。”男子虚弱地扶额,头好晕好晕。

“没事的,师弟,你再撑撑,等这些乌鸦都飞过去,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你就好了。”

师姐何尝不是垂涎那一口粮食呢,可她是真的没有灵石了。

“师姐,距离咱们排期还有两天呢,咱们怎么撑得过去?”

男子就差哭出来了,早知道这么惨烈,无论如何他都会把全副身家带上的,真的好饿。

“没事,咱再重新找个地方打坐,两天很快就会过去的,师弟,别说话了,咱得保持体力。”

百里亦苏看着相互搀扶着的两人从身旁经过,这票得多贵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都好久没吃饭的样子。

“师兄,咱们不是还有最后一个馒头吗?我真的忍不住了,你给我吃了吧,我真的撑不住了。”

虚弱不堪的声音再次传来,那男子带着哭腔求着赏粮食。

“师兄,反正咱就差最后一天了,你就给我吃了吧,我要饿死了。”

饿殍遍地?

百里亦苏耳旁传来的都是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咕咕声,修行之人饿上七八天根本不会出什么问题,这些人修为这么低还要去参加冰凰仙府试炼?不是去送死吗?

“师弟,不是师兄不给你,只是这个馒头我早就高价卖给了别人,不然你以为昨天喝的水真是别人送的吗?”

无奈无助,这哪里是去参加试炼,简直就是折磨人,打劫抢掠。

“小兄弟,别怪你师兄,饿几天死不了,这城中物价已经高到咱们小门小户吃不上了,但说一碗粥就已经卖到了一百枚下品灵石,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旁边的青年也是深感其不易,这简直就是最好的敛财方式。

“唉,可怜我们这些小门小派耗尽了积蓄,还是作了别人的嫁衣。灵石已经给出去了,总不能这时候放弃。”

男子眼里充满了难过,早知道就听师父的带多些干粮,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有市无价?”

百里亦苏勾勒出一抹笑容,慢慢地挤到了路边,待人散去一些,路上依旧人来人往,她就支起了一块布,布条上写着“干粮一百枚中品灵石一斤,酒一百枚中品灵石一坛,肉三百枚中品灵石一斤(不加工)”

她满心欢喜地等着客人送上门来,可路过的人只是怪异地看着她,指指点点却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为什么?是太贵了吗?可再看前面酒馆的明码实价,她明明已经便宜了差不多一半。

人来人往,却没有人为她的粮食停留。过了一刻钟,终于有个好心人告诉她,传说中麒麟门的人正往这赶来,让她小心点。

“姑娘,你这样明目张胆做生意,麒麟门的人会来赶人的,你快走吧。”

“对呀,好些刚入城的人也带了大量的粮食准备兜售,可悲的是被麒麟门的人抓到,收缴了那些粮食还被列入黑名单,终身不得踏入麒麟门,姑娘不要为了那些许的钱而冒犯了麒麟门,得不偿失呀。”

听着好心的劝告,百里亦苏吐槽了一句,“还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真过分。”

“臭丫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别惹事,钱不是硬来的,光明正大摆摊不行,你就流水般去以物换物,说不定有不少收获哦。”

元灏老祖手轻轻一挥就收起了那白布,敲着她的头,很是嫌弃。

“脑子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看的。”

“师父你老人家干嘛去了?”百里亦苏想想也是,没必要惹事,就随意了。

“当然是去插队买票,刷尽了凤凰神宗的人情也只是混到了三天后的票,这满城乌烟瘴气,丫头,你多保重。”

元灏老祖脸上的嫌弃从未停止过,这满城的人,乱七八糟的,真是糟心透了。

“臭丫头,还愣着做什么?收我起来呀。”

“师父,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赖?”

生无可恋,江湖险恶,她又如花似玉,师父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她吃亏吗?她可是娇滴滴的女孩。

“丫头,不是师父无情,师父这一把年纪了,经受不起这么多碰撞,你年轻力壮,多担待点,依照你的暴力指数应该不会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