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黑店逃亡

小说: 若山河无恙 作者: 白酒一笑温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3104 阅读进度:18/102

他从衣袖里抽出一双折断的筷子,托在手心里心疼的诶呀呼叫着,“这筷子可是我祖传的象牙筷子啊,昨天叫这大小姐甩出那么远,都摔断了你看看!”

齐云开扫了一眼他手里那双根破筷子戏谑一笑,“你想要多少?”

老板一拍桌子指着他:“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一早都算好了,客官您自己看!”

几个人一齐看向打好的算盘,甘静芸惊呼一声捂住嘴,慌乱的看向老板:“这……二百一十七两,这么多,老板我们的钱实在不够啊……”

这是明显就是在讹人,陆明绯被老板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弄的火大,叉起腰质问:“象牙筷子?你家象吃炭长大的牙这么黑?你怎么不说这是麒麟牙是凤凰牙筷子呢?还千年小叶紫檀,谁家把千年小叶紫檀拿来做桌椅板凳啊?不是缺心眼就是二百五,我看你不用谦虚,你两者都是!”

老板没想到一个长得粉玉水嫩的小姑娘居然有这等伶俐厉害的口齿,被她一怼哑口无言,接茬接不上来干脆破罐子破摔。

“对我就是凤凰牙筷子,小叶紫檀做桌椅板凳,怎么着——”

他掀起柜台上的账本啪的甩出一声巨响,两个个身强力壮的打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缩成一个圈渐渐包围住五个人。

老板凶相毕露,“不赔,今天你们可别想出这个门!”“

心尧公主被他这无赖样子震的又生气又害怕,颤抖着手想端起公主的威风架子指点他,却又因为害怕声音不住的发抖。

“放肆!你……你这个贱民,你竟然敢如此猖狂!”

老板和几个打手不但不把她的威吓当回事,还嘻嘻哈哈的笑了好一会儿。

笑过之后,老板那双被松弛眼皮子耷拉下来遮住一半的眼睛忽然瞪起来。

“贱民?你他娘有多高贵啊?你是公主郡主?你是千金小姐?他娘的少跟我面前装蒜!掏钱!”

“你……你!”心尧公主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情绪一激动,把柜台上一盆兰草推了下去,大声哭叫着:“我就是公主!我就是——唔唔!”

陆明绯怕她暴露身份,赶紧捂住她嘴,但花盆啪嚓摔在地上已经是四分五裂了,老板脸色一黑,一声吆喝让两个打手拥上来。

甘静芸和心尧公主都怕了,一个往齐思书后面藏了藏,一个干脆抱住齐云开胳膊放声大哭。

齐云开试图抽出胳膊,但动作幅度越大心尧公主哭的越大声,老板还在后边不依不饶的敲着算盘嚷嚷赔钱,两个打手也威胁呵斥声,躁乱声音缠绕纠结个昏天黑地,像一窝马蜂钻进脑子里嗡嗡闹个不休。

齐云开啧一声,眼神已经冷成三九寒冰了,掏出二两银子撂在老板柜台上。

老板一巴掌拍住那二两银子,瞪着眼睛。吐沫星子差点飞到齐云开身上。

“干什么?就这些!糊弄叫花子呢!”

陆明绯一听齐云开被凶当时就不乐意了,回过身没头没脑忽然对老板来了一句,“老板,早上吃饭了吗?”

老板一下被她问愣住了,“吃饭?和你有关系吗!”

陆明绯接近他一步,笑眯眯的说:“有啊,你没来的急吃的话,我请你——!”

她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右手夺过他手里算盘,左手高高抬起,划破凝固空气抡过一个半圆,结结实实打在他那张二层厚的脸上。

“请你吃大耳雷子!”

她这一巴掌实在太突然,老板懵了,打手也懵了。

好在齐云开他们足够了解陆明绯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法套路,趁两个打手不备,一人一脚连腿带拳头放倒他们俩。捌柒7zW

老板反应过来自己被偷袭,挨了一个大嘴巴北,气的暴跳如雷刚要发作,陆明绯抄起从他手里抢过来的算盘,劈头盖脸朝他砸过去。

“跑啊!”

她一嗓子嚎出来,一手拉上甘静芸,一手拉上心尧公主,齐云开和齐思书垫后,五个人夺门而出,在大街上使出吃奶的劲儿撒开腿狂奔。

街上行人向这几匹好似脱缰野马的孩子投去诧异目光,转头看见三个骂骂咧咧的地痞流氓在后面对他们穷追不舍。

陆明绯一边跑一边看见前面两间铺子中间有个很窄的过道,拉着甘静芸和心尧公主把两人塞了过去,紧接着自己也挤了进去,齐云开和齐思书紧随其后。

五个人穿过这条狭窄过道,走到另外一条街,这边别有一番景象,不如刚才那条街繁华,对比之下显得多少有些幽静破落,道路修的也坑坑洼洼不太平。

加之从前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一地稀泥胶粘泥泞,粘在鞋上就下不来。

他们几个人拖着一鞋的泥和一裤腿子泥点还在锲而不舍的往前跑,心尧公主受不了自己这样狼狈,跑着跑着甩开陆明绯的手,固执的停在原地不跑了,吵着闹着要宫里马上来人接她。

眼看着后面追兵声音越来越贴近,四人也没办法,眼神商量一遍过后只好齐声道一句“冒犯了”,然后一起架起她继续往前跑。

几个人七手八脚慌慌忙忙的贴着房屋檐下稍微好走的地方往前跑,一门心思的关注后面有没有追上来,不曾想前面拐角有个人突然冒出来,迎头撞了个满怀,把这年轻男子背篓里的一筐野菜撞洒一地,人也倒在地上裹了一身泥。

陆明绯几个忙边道歉边将他扶起来,后面追兵也叫骂着赶上来,齐云开在他们穿过那道狭窄夹道来到这条街看到他们身影之前,把齐思书甘静芸心尧公主全都推到拐角墙后,单手拦腰抱起陆明绯一个闪身也退到墙后,对着呆在原地茫然无知的年轻男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挥挥手,对男子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年轻男子一下明白过来,淡定的蹲下身,装作若无其事样子收拾地上的野菜,那老板和两个打手左右环顾不见陆明绯他们的人影,只见他一个人蹲在这里,便赶上前叉起腰气喘吁吁的问。

“哎,见没见着人,有男有女,十四五岁的样子,模样长得都挺周正的,他们往哪边跑了?”

年轻男子忙着把野菜一棵一棵从泥里挑出来,头都没抬,伸手一指反方向。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白酒一笑温的若山河无恙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