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未来国君

小说: 秦萌寻梦 作者: 轼清照白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2:21 字数:2553 阅读进度:37/49

嬴渠梁一阵气结,笑骂道:“你看看你个傻丫头,几天时间还没弄清楚,算了算了,明天再去问吧,我撑不住了……”

嬴渠梁心神一松,软倒在地上,震天的呼噜声立刻响起了。

“呀,二哥,你怎么睡地上了,起来,起来耶……”

嬴乐公主推了他几下,也不见醒来,连忙叫侍卫把他扛进了厢房中休息。

…………

第二天中午时分,嬴渠梁才睁开干涩的眼晴,转了几下疲惫不堪的身躯,挣扎着起了床,叉腰扭动着身体,浑身的骨骼叽哩咯嘞声响了一会,呻吟了声,才觉得舒服了好多。

洗漱完毕,草草吃过午饭,和嬴乐公主带上两个黑衣内卫,出门上了豪华坐驾:牛车,以时速02公里向着小三儿的新居驶了过去。

敲了门,鲁佰把他俩天之娇子女迎了进去。

小三儿正仰卧在正厅的长木榻上正酣睡正甜,鲁佰正想上前叫醒他。

嬴渠梁摆摆手阻止了他,和嬴乐公主在小三儿对面坐下了。

喝了半个时辰的清茶,嬴乐公主几次都想过去把他踹醒,都让嬴渠梁眼晴一瞪,把她制止了。

“梦入仙灵台,怒斥招我来。饥寒瑟抖泪,黔民多事哀!”

说完小三儿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搓搓眼晴,出神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刚才不是在灵霄宝殿和玉皇大帝吹牛皮么?还拿着自已的小黑棍指着大帝破口大骂,说自已没的空和你吹牛,老子的事多着呢,结果让看门的巨神一脚踹了下来……

嬴渠梁深深一揖:“先生,午歇可安好?渠梁不请自来,还请先生恕我冒味拜访!”

“嬴渠梁?秦孝……呃!”

小三儿差点忘了秦孝公是谥号,不小心就嘣出来就搞笑了,说到一半把自已哽个半死……

“华小三拜见二公子!”

小三儿还了个礼,哈哈大笑道:“原是秦国的二公子,稀客稀客啊,有朋从远方来,不亦悦乎?小鸾儿,上坛好酒,上烤架弄盘羊肉串……”

分宾主坐落,小三儿酙了三爵酒,举起青铜酒爵:“饮胜——”

三人“当”一声碰了一下青铜爵,各自小呷了一口。

嬴渠梁闻着酒香,陶醉地喝了一口,丹田醇酒泛起的热浪让他在冬天都感觉不到一丝冷意。

“好酒,太好了,先生你这美酒在那里买的?可否告知渠梁,也好买几坛以备不时之需。”

见嬴乐公主笑咪咪没有插嘴,眼珠微转,笑吟吟道:“这酒很贵的哦,二公子可有足够的钱银用以交易?”

“很贵?多贵啊?几十金顶天了吧……”说完把铜爵剩余的酒喝尽,又亲自动手从酒坛中用铜勺滔向了几人的酒爵。

“呵呵……不贵的不贵的,目前最便宜的是……”小三儿举起一个食指。

嬴渠梁吃惊道:“一百金?这也太贵了吧,一坛酒等于一间二进小院?”

“一百金?白日作梦了,零头都不到呢!”小三儿摇摇食指道。

“一千金?怎么可能那么贵?”嬴渠梁手一抖,酒勺里面的酒倾洒了一些。

“再说多点,你刚才喝了可能有一百金了。”小三儿笑着道。

而嬴乐公主狡黠的眼神瞅着她的二哥,喝着小酒打算继续看好戏。

嬴渠梁瞪大眼晴,颤音道:“难道是一万金?”

小三儿打了一个响指:“没错,猜中了,有奖名酒一爵,请啊……”

嬴渠梁小心抱着酒坛看了看,心想一坛酒都有国库那么多钱银了。

左看右看,上面的天然居几个甲骨文字有点眼熟,又不是很确定。

拿起铜爵,看着清冽的白酒,喝了一小口,脸带纠结道:“先生,这酒味都似泛着金饼味道,这太破费了吧……!”

小三儿和嬴乐公主忍俊不禁,两个小狐狸对望一眼,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嬴渠梁反应过来以为两个人作弄他,瞪了一眼嬴乐:

“哼!想看二哥的笑话儿?回宫再收拾你……”

公主再次指着她的二哥大笑:“谁有空戏弄你啊?这个价格最便宜的就是10000金呀!”

嬴渠梁脸上仍然不相信,摇了摇头,这太夸张了吧,已经严重超出了一坛酒的价值,难道喝了能增寿十年不成?

“二哥,你不信也没有办法,以后想喝这种美酒你得求小妹我,我心情好时就给你一些,心情不好就没你的份,馋死你,哼哼……”嬴乐公主俏丽一扬。

“小妹,我的好小妹,你还收藏有这种美酒?有多少?你那里来的钱银?”嬴渠梁拉着她的衣服,连忙追问,至于身为二哥的威严被他丢到大草原上去了!

嬴乐公主眨眨眼睛:“钱银当然是我赚的啦,酒有多少?我不知道耶,没数过……”

“扯犊子不是,你还真的会给自已的脸上添光彩,就你那个酒肆,一年到头撑死一千几百金,当我不清楚吗?”

“哼!我是没有本事,可我还有一双慧眼,识了一个英雄人物,此人文武兼备,有经天纬地,才气盖七国绝世天骄。怎么样?钱银不是随手就来了麽,小意思哩……”

嬴乐公主屈着手指,数着数着脸上皮肤滚烫,越来越红,酒气上头了?

嬴渠梁突然间醒悟,小妹说的原来是他今天来寻找的人华先生!

这几天发生的事他并不知道,前天赢乐公主的密报已发出,就是在半路碰上也不知道是什么,他现在是满头问号。

小鸾儿摆好了烧烤架炉子,小三儿道:“二公子,请移驾这边试试秘制羊肉串,边吃边详谈。”

“好,先生请……”

小三儿见小鸾儿站在一边,眼晴却瞄着羊肉串,昨天的好味道让她口中又想吃了。

十五、六岁只不过是后世的一个初中生,能有多成熟?最近让小三儿释放了她的年龄该有的青春活力,整天嘻嘻哈哈,让宅中多了很多欢乐声。

小三儿才不管别人怎么看,活了再一世,随心所欲才是王道,人多才热闹。

“小鸾儿,搬个木墩过来帮我烤羊肉串……”小三儿知道她顾忌王子、公主,于是弄个借口让她坐下。

“噢,好的呀!”小鸾儿连忙去搬了个木墩过来坐在他的身边,拿着羊肉串开始烧烤。

在嬴渠梁答应了他的小妹诸多不平等条件之下,才从她口中了解最近所发生的事。

嬴渠梁沉默了好一会:“也就是说小妹你现在是富可敌国了?”

赢乐公主没好气道:“富可敌秦国?你是没见到过那些商人,他们随便打个乞嗤都遍地金银,而且我的还不是公父的?公父的还不是你们两兄弟的?帮你赚了那么多钱银多谢也没一句,真没良心……”

嬴渠梁吃了一串羊肉串就停不嘴,边吃边大喊好吃,喝了一大口美酒:

“谢来谢去像什么样子?又不是陌生人,我们是一家人呢!”未来的国君浑然天成的厚黑学随口就有,岂是嬴乐公主这朵小白花可以较量的?不是在同一个级别!

“那不谢我,先生你总要感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