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玄月比斗 十一

小说: 乾坤真诀 作者: 黑暗中的徘徊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487 阅读进度:34/35

“么东!”孤落脸色大变。黄擎的神秘手层出不穷,让他其忌惮,像刚那种手本避无可避让人无法不感到惊惧,如果那是么杀伐手的话,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分分钟可能就凉透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黄擎用这道手之后脸色瞬间苍白下来,一声不吭地头就走,而孤落这边却么都没有发生,当然了,不能说是毫发无损,因为本来就是尽灯枯的状态,应该表述为原本该是么状态就是么状态比较准。

黄擎走下擂台,那胖子与那少女都跟上去。

“柱子,灰心嘛,不就是输了了一次,难道还能比以前坏吗?”

“墩子你乱说,如果不是那沙漏,柱子哥早就赢了!我柱子哥一定是最的!”少女嘟着嘴戳了一下那胖子。

“对对对,你瞧我说的……”

柱子就是黄擎的小,他看着眼前闹的两人,心里的憋屈与愤怒也逐渐退散,对他来说这点屈与往日所的痛苦相比全不值一提,尤其是有着这两位关心他的挚友。重要的是,似乎雷极灵道则之灵也认为他输得有争议,没有剥夺掉他的闪字诀心法,仅仅失去一道钥匙全有机会夺来。

望着这两人,他凌厉尖锐的眼神逐渐柔和起来,“罢了,我也是占了丹药之力,若非如此早就败于对方剑下,这个孤落,是不简单呐。”他长叹一声,对于天来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遇到一个加妖孽的天。

“不过……”他话锋一转,“正是这样加有趣啊。”如果非要说有么比既生瑜何生亮让一个天感到绝望的话,那必然是望尽间无敌手的孤寂。在崛起之前就能遇见同样的剑道天,进行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对他来说也是一次弥足珍贵的经历。

“黄擎!”

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响起,一道劲风掠过直射向黄擎,他反手一,定睛一看,却发现是一枚蓝绿色的宝玉,上面方正的篆字刻着“内门弟子”四个字。

“这……”他首望了一眼玄琸,不解道,“小子没有实现约定,无功禄啊。”

看台上玄琸微微一笑,“无妨,我只是说你击败了煌行踪便授予你内定额,可没有说过没有夺魁便不授予你内门弟子的身份啊。”

众人听闻皆是一震咋舌,形意拳门主莞尔一笑,“感情玄琸长老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他啊。”

“此言差矣,按照目前这个排,煌行踪第三,黄擎第二,也是压了煌行踪一头,我与他这些好处,似乎也并不为过吧。倒是煌门主离了了阴鞍宗还这般为旧宗门着想,这份衷心着实让玄琸佩服啊。”

听着玄琸若有所的话,形意拳门主却没有茬,只是挑了挑眉头。

玄琸瞥了一眼煌门主,又随手甩出一块灵玉令牌,这块令牌直穿透擂台坚实的地面,钉在孤落附。

“青家的小子,这我走眼了,你若来我雨华门,亦能享内定弟子待遇。”

孤落心里一怔,想了想,觉得下也无关紧要,正想伸手去拿,结果身体一动,体内气息紊乱,登时眼前一黑,直跌趴在地。

“快!救人!”

青家的弟子几乎一拥而上。青家原本战绩凄惨,人看扁的青家小辈好不易里面横奔出一批夺魁的黑马,孤落可以说是瞬间便成为青家小辈心里的英雄,般敬仰。

在一种青家子弟里面,丹阁的子弟一马当,而丹阁的子弟里面最着急的当属青荇了,在孤落数次创的时候,青家里面最惊呼出来的就是,实际上孤落听到的那几声熟悉的呼声本就不是轻依发出来的,而是青荇。前者则是为了不引人注目努力压抑住了。

注意到青荇情不自禁地地为孤落担忧,又看着青荇一脸关切地将孤落扶起,那亲密的动作让丹阁不少倾慕的男子弟心里都一阵酸溜溜的,但心里又实在生不出么嫉愤之情,孤落如正是高时刻,尽如模样凄惨,但那一道伤痕都是青家英雄的见,充满了属于这个家族的荣誉。

孤落此刻意识模糊,只能隐约感到一阵幽香,肌肤上传来一阵软玉般柔和的触感,却不道是何人,此刻他的一片混沌,眼前仿佛有一道漆黑无敌的漩涡在吞噬他的意识。紧着便抬落到青家的阵营里,丹阁的丹师轮番上阵。

然而,奈何青家丹阁实在是衰落的太厉害,首席炼丹师的水平连孤落都比不了,来折腾了半柱香的功夫,丝毫没有好转。

正当一群人忙里忙外之际,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本不属于丹阁成员的倩偷偷溜了进来。挤在丹阁弟子的档中,握着孤落的手,淡淡红在相扣的十间闪现又隐没。

半昏迷中的孤落突然感觉漆黑无底的直有一道天降下,一双温柔的羽翼包裹着他从混沌的漩涡里抽身,向着中的一道如同乌云遮蔽间的一丝日洒下的缝隙处冲去。

就在他冲到这处缝隙的刹那,他向着下方看了一眼,却骇然发现原来这里是一个庞大几乎无边无际的漆黑洞口,远处极远处有两道斑散发着炽烈的芒,但冲到这边却仿佛么东吸了一般,半分没有照亮这片黑暗。

“这是……”他轻声呢喃,直觉告诉他这绝对不是脑中虚构出来的梦境。可是不待他仔细观察,那双羽翼变裹挟着他冲出了黑暗。瞬息间,耳畔叽喳的人语纷扰,把他从昏睡中吵醒。

“他醒了!”

——睁开眼睛,眼前尽是一片青白丹袍,最高处是一层白色的帐顶。一个丹阁子弟看见他睁开眼,当大喊。

他觉得左手有些异样,一股暖从其中传来,跟那股把他从黑暗中扯出来的羽翼气息相像。他下意识摸了摸,紧着又捏了一把,只觉一股如同软玉般的触感,温度稍稍比他的手还要高一点,摸起来煞是上手,当向那边望去。视线所,所之间层层丹阁弟子拥簇在自己身边,一直白嫩嫩的手臂从其间伸进来,此时正与他十相扣。

看见孤落醒了,那手似乎想要挣脱,却孤落直直拿住往自己身边扯,此时轻依恰好有一半的身子了过来,他视线捕捉到。

“你……”孤落呆了一呆,却正好轻依抓住机会把手抽了去。转身走开时,又忽而半扭腰头,用刚刚抽离的那只手抵住了嘴唇,悄然一笑。。

“怎么了?”其余人这时察觉到异样,关切询问,却依旧没有留意有人混进来又离去。

原本忙着配药的青荇听闻孤落苏醒,过来扶着他的肩助他坐起,仔细问切,然而孤落过神来哪里有心这些,起身拨开众子弟便往外跑,可是帐外哪里有伊人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