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柳镇血案

小说: 剑修另类速成法 作者: 恺撒月 更新时间:2015-02-28 07:52:58 字数:3315 阅读进度:13/69

万剑门诸人正商议间,蒋长老入得大堂内,推开搀扶弟子,步伐踉跄,跪拜座下,脸色灰败,语调极尽悲痛:“求掌门为我蒋家做主!”

蒋长老乃是女修,容貌三十许,风韵出色,容貌有若牡丹花开,盛极而浓艳,在门内威望极高。此时却有一道剑伤,自左肩斩下,深深劈裂胸骨,几将身躯斩为两半。若非她元婴扎实,只怕已被那一剑,当场格杀。

赫连万城凌空一指,就有一道金色灵气打入,将蒋长老伤口残余剑气尽皆逼散,蒋长老惨淡脸色,方才稍稍好转,由弟子搀扶坐下,又吞服丹药,强撑灵气,留在议事堂。

林方生见师尊眉头微微皱起:“这一剑,乃何人所斩?”

蒋长老便神色大恸:“正是属下嫡亲曾孙,蒋华胜。”

蒋华胜乃蒋庄主亲弟,金丹修为,亦是蒋家最强力元老之一,若非为护持家族,早已抛开俗务,入了万剑门做内门弟子。

这样一代人物,却无故中血咒在前,狂性大发在后,竟是险些害了亲人性命。

赫连万城增派人手,前往蒋家在救助,在那样劫难之下,说不得有人逃脱。又另派人手,往别处探查,只担心蒋家庄这等悲剧再现。

又安抚蒋长老,此后各长老领命,纷纷退去。

这一去不过半日,就有消息纷纷传来。

蒋家庄尸骨遍地,竟连神魂也消失无踪,一个不留。

死者周身肌肤之下,血脉青紫僵硬,尽化为石,一身修为亦是消失无踪。

尸骨之中,唯独不见蒋胜华踪影,却不知生死,更不知所踪,只怕留下祸患。

至于别处,这一日也是陆陆续续,传回消息,白州,鲁州,柳镇,俱有血咒出没之兆,因是小宗族遭遇,且并非依附于万剑门,故而此前并未有人来报。

赫连万城手握传讯玉符,一双冷漠眼眸,更是冰寒起来。

林方生便在一旁,肃容拱手:“师尊,弟子愿去柳镇各地,彻查此事。”

眼见师尊眉头皱起,林方生忙又补充:“师兄如今闭关,弟子理应为师门分忧。”

修仙之人,参悟修炼固然重要,历练却也必不可少。赫连万城思及此节,便即准许,命他与另三名弟子,外出探查。又另派数名金丹真人,前往蒋家庄搜索余孽。

林方生得师尊信任嘱托,不由精神一振,满腔豪情,就要满溢一般。便与白术、刘子辉及孙立元三位师弟一道,前往三地调查。

白术如今已是凝脉八层,刘子辉、孙立元亦到凝脉七层,皆为新一代弟子翘楚。四人风驰电掣,御剑而行,不过半日功夫,便进入白州地界。

四人也是多年闯荡之辈,俱是乔装进入城内,暗中行事。多方打探后,所获却并不比前人更多,那中咒之家族不过十余人,劫难之时,无一人存活,白州城民恐惧那怪病,几日前将所有尸身焚烧掩埋,如今已是全无痕迹可寻。

林方生几个,只得再往鲁州、柳镇,却都只查到同样结果。

几个师兄弟不禁有些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黯然。

终究不甘心。

刘子辉便提议,在柳镇多盘桓几日,细细查访,林方生正有此意,四人便寻了间客栈,居住下来。

如此两日,行事小心,亦得了些许消息。

原来柳镇中,竟有魔修出没踪迹。

林方生禀报师门,又命白术等人不可轻易暴露身份,只假扮几个俗世书生公子,结伴出游。

是夜月明星稀,林方生于客房内打坐,忽觉一丝暴虐杀意,并一丝求生呼救,遥遥传来。这等感应,闻所未闻。林方生剑眉微皱,身形闪动间,已悄然无声离了客栈,只留给白术三人一个讯息,便顺着那缥缈虚无的感应,仔细探查,一路寻去。

费了些时刻,方才探明,那一场杀戮,就在柳镇北方,一座三进宅院内。

林方生赶到之时,明月高悬,四顾无人,那宅院外被一层凡人无法识别的黑气笼罩,却是一道结界,阻隔宅院中惨呼和血腥外泄。

那结界只在林方生突入时稍有阻隔,随即便敞开容他进入。

林方生一点疑惑,亦在见识到月下少年时消失无踪。

十八、九岁光景,俊秀面容,笑意真诚,一袭青衣,若非那紫发紫眸,便是个淳朴公子,叫人丝毫提不起防备。

正是魔修阎邪。

那少年正立于庭院之中,满地残肢断臂,鲜血横泗,四周却再无活人气息。林方生神识一扫,就知这宅院之内一十九j□j人,已无一存活。

就连魂魄,亦是失了踪迹。

阎邪周身魔气,却并不带丝毫杀意,转头见他自房顶落下,展颜笑道:“方生哥哥,不想在此处遇上,当真是巧了,莫非方生哥哥也为追查血咒而来?”

林方生闻言,拔剑的手却是停了下来,见他所行所言,不似有诈,起初疑他作祟之心有九成,如今却只剩五成。

“当真非你所为?”

阎邪一张年少可爱的俊脸上,却是浮现出愕然:“方生哥哥为何如此想?若是我所为,何必滞留于此,让你抓个现行?”

林方生见状不语,只是蹲下,查探泥地上横卧尸首,却是死去有些时刻,只是j□j衣衫之外的部位,脸颊脖颈,手腕臂膀上,惨白肤色下,尽皆浮现出青紫色血管脉络,以指触碰,僵硬如石,与蒋家庄那些个死者,并无二致。

他便忆起魔修先前所言,眉头一挑,一双眼微微冷下,扫向阎邪:“你为何来此,又从何得知血咒之事?”

魔修仍是笑得天真可爱,坦坦荡荡,自青色长袖中伸出手来,掌心里有一物,迎风而长,悬空化为一盏半尺长的青铜灯盏,古朴悠远,黯淡无光,一点灯芯却早已熄灭。

阎邪笑道:“说与方生哥哥知晓,此乃搜魂灯,上古仙人所用,本是一对,雄灯搜魂,雌灯锁魂。只是如今雄灯在我手中,并无大用,那雌灯却是失踪已久。我今次潜入人界,正是为寻锁魂灯下落。”

林方生肃容道:“莫非这些死者神魂,却是被锁魂灯收去?”

阎邪颔首:“十之七八,便是如此。这血咒亦是一门魔功,唤作天魔咒。此咒以血脉传血脉,避无可避,又可催化寿元,令中咒者潜能尽现、功力暴涨、六亲不认、狂性大发,如此横死之后,魂魄中尽是煞气,却是那锁魂灯好养分。”

林方生听得一身寒气,撅起眉头来。只为给锁魂灯制造养分,便如此滥杀无辜,这等邪魔外道,人人当见而诛之。只是这等话,却不便在阎邪面前提及。“可有应对之策?”

阎邪却不答,只是笑得和气真挚,收了搜魂灯,走进林方生面前,一根手指,已然挑起林方生下颚:“方生哥哥若想知道,可要答应我一件事。”

林方生轻轻挥开魔修轻佻手指,不悦沉下脸色:“何事?”

“小弟仰慕方生哥哥已久,愿自荐枕席,陪伴哥哥春风一度,也好全了这点心思。”

林方生自被烙上合欢符纹,又何止春风一度,早已春风无数度,一颗道心,轻易不再动摇,对这等挑逗亦是看得淡了,此刻竟也微微一笑,并不着恼:“那施咒之人与你同为魔修,我却如何信你?”

“小弟自是不敢欺瞒方生哥哥,如若不然,叫阎邪仙途受阻,身死道消。”阎邪亦是一本正经,神色坦然,全无作伪之态,就连神魂识海,亦全无异动,当真是,坦诚得有若君子。

林方生却难信他,只是笑道:“且说来听听。”

魔修却是狡猾,又上前一步,将林方生拥入怀中,喜道:“方生哥哥,这可是应承了?”

林方生只是不动,神色淡淡:“如何破天魔咒?”

“待我破了哥哥,再说与你知晓。”阎邪自以为得计,更拿手去拆腰带,林方生终觉不耐,一剑斩出,剑光凌厉灼热,那魔修虽然避开,身后结界却是被斩成两半,血气立刻外溢,就有几道神识,飞速扫过来。

魔修险险避过斩劈,紫色眼眸里,便浮现出一抹戚色:“我纵立下誓言,方生哥哥却也不信,也罢,你我终究,道不同,不相为谋。”

林方生面容冷肃:“昔日北溟妖海,你有恩于我,故而以礼待之,不过还你人情。他日若见你作恶,纵然不敌,我亦不会放过。只愿你我,不要再见。”

那少年凄然一笑,拱手道:“方生哥哥不杀之恩,阎邪却是铭记于心。”竟是声音酸涩,一袭青衫,在月色下凄冷孤清,旋即隐去。

才不过数息,白术等弟子便即赶到,眼见满地尸首,一脸震惊。

那魔修结界散去之际,尚有几点魔气留存,故而白术等人亦是立时察觉:“师兄,莫非血咒乃魔修所为?”

“正是如此,只可惜,来得迟了。”林方生垂下眼睑,清澈眼眸里有沉痛悲悯。

白术三人,亦是扼腕喟叹,只得将那十九具尸首尽数收拢,欲待天明后,报与柳镇镇长知晓。

却在此时,有声音冷冷传来:“何人在此滥杀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