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封黛眉庄

小说: 就喜欢我家小元夕 作者: 贝仙女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857 阅读进度:284/290

三个人乘车前往大都,路上还算顺利,就是没能按计划进入大都辖境,不过也没什么事,所以就在途经之地找了家客栈住下。他们在店里吃了晚饭,听到其他客人在议论大都的疫情,于是便留心听着。

有人说:“我听说,不仅是大都,其他州府也出现类似的疫情了,我听说,传染得可厉害了,只要沾上一点,就会浑身长满大疮,而且溃烂不止,根本无法医治!”

有人说:“今年怎么这么多灾多难啊?你看看,前半年是南边闹水灾,现在又开始大规模闹瘟疫!”

第一个人说:“朝廷已经查出来了,这个疫情最开始是在女人身上发起来的,听说就是用了黛眉庄的一款什么香水。”

“黛眉庄?什么黛眉庄?”

“嗨!就是家香粉铺子,各州府都有分店。这疫情,就是打那开始的,先开始是用了那些香水的女人,而后就开始传染,沾着就烂,碰着就死啊!太吓人了!”

“你说这些娘们儿们,好好的一张脸,整天瞎鼓捣那些玩意干啥?现在好了吧,消停了吧?该!”

“关键是太容易传染了,还没解药!”

“那卖香水的铺子就没事了?朝廷也不管?”

“咋能不管啊?现在天还冷,要是过了春天,开始变暖和了,你看着吧,那才得蔓延呢!现在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应该就是大都了,我听说那边已经查封黛眉庄了!”

“那老板可就倒霉了!”

“可说是呢,你知道那黛眉庄的幕后老板是谁吗?”

“谁啊?”

“幕后老板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仙真教教主柳晨晚啊。”

“啊?”

“现在朝廷已经命人缉拿柳晨晚了,不过听说他跑了,所以各州府都下了海捕文书呢!”

黄果果听得真切,不禁担心地看看柳晨晚,而柳晨晚则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提醒着说:“好好吃饭。”

黄果果压低了声音问:“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柳晨晚说:“哥哥也不知道。”

黄果果看看容华城,又看看柳晨晚,问:“什么香水啊?”

柳晨晚说:“听他们的意思应该是我们铺子里卖的,就是妹妹给取名字的那几款吧?”

黄果果皱着眉,晃晃柳晨晚的手说:“不可能吧?我从仙人谷带来的那几款香水,我也一直在用啊,我就没事啊!”

柳晨晚镇定自若地喝着茶,说:“等明天进了大都,一探便知。”

容华城也挺替他着急,但着急也没办法,只能等进了大都再说了,于是轻轻点点头,说:“别是什么误会,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叹了口气,又看看黄果果,说:“刚才我问店家了,这边空房还挺多的,今天妹妹可以自己住了。”

柳晨晚瞟了一眼容华城,说:“她一个人会害怕。”

黄果果点点头,而容华城则担心地看看柳晨晚,而后转向黄果果说:“那怎么办?总不能再跟哥哥们挤吧?”

柳晨晚听了倒笑了,黄果果却摆摆手说:“行啊,我想和你们俩住一起,这样热闹!”

柳晨晚说:“大哥喜欢清静,今天就让二哥陪妹子住一间吧!”

黄果果轻轻推了他一把,说:“才不要!”

容华城也说:“不妥!”

柳晨晚翻了容华城一个白眼,说:“那跟你住就妥了?”

容华城没理他,黄果果赶紧劝着说:“好了,咱们还住在一起不就行啦!我不想分开!”

容华城压低了声音说:“不方便吧?”

柳晨晚说:“看,你大哥不想跟你挤呢!”

容华城看看柳晨晚,说:“懒得跟你说。”

黄果果说:“没事,咱们都是家人嘛!再说了,我喜欢和哥哥们住一起!”

柳晨晚说:“跟我住啊!”

“不要!”

“为什么?上次去看灯,不就和哥哥住一起了吗?”柳晨晚问。

黄果果摇摇头,说:“上次不一样,上次咱们还是兄妹,而这次……”

柳晨晚完全无视容华城,只看着黄果果说:“这次也是啊!”

黄果果哼了一声,转向容华城说:“大哥,你说我跟他住安全吗?”

容华城摇摇头说:“不安全!”

黄果果点点头,说:“说得好!我也觉得不安全!我怕某人强行支帐篷,我可推不开!”

“支帐篷?”容华城开始不解,而后突然恍然大悟地红了脸。

黄果果瞥了一眼柳晨晚,笑着说:“所以,在结婚之前,我都不会再跟二哥住单间了!”

容华城用手遮着口鼻,极力掩饰着窘意,而后才点点头,说:“有理,成亲前,是要注意!”

柳晨晚沉不住气了,瞪着容华城说:“关你屁事啊!”

黄果果抓住柳晨晚的手拧了一把,悄声说:“我是白衣哥哥的妹妹,我的事怎么不关他的事了?”

容华城附和着说:“是的,”说着也拉过柳晨晚,凑近了说:“想要我妹子,就得明媒正娶才行!”

柳晨晚冷嘲热讽地推开容华城说:“我是不是还得给你下聘礼啊?”

容华城看看黄果果,笑着说:“那当然,所有规矩一样也不能少!”而后看看黄果果,说:“我得让我妹子嫁得风光!”

黄果果赞同地点点头,说:“我举双手赞同!”

夜里,柳晨晚往屋顶上撒了些自带的鸽子食,早上天刚亮,他就听到鸽子的声音,推开窗,又抓了一小把鸽子食儿伸到窗外,不一会,就有一只白鸽落下来,去啄食那些米豆。柳晨晚抓住它,从它脚袋里掏出一张条。

上写道:“胡商供应的这批香水瓶中含毒,致多人不治身亡,朝廷已查封黛眉庄,并要拿尊上问罪,望尊上谨慎。”

柳晨晚看完把纸条撕了,然后将自己写好的纸条搓成卷塞进脚袋,放飞鸽子。容华城听到动静,睁开眼,正看到柳晨晚站在窗前放飞了一只信鸽,不禁笑了笑。

柳晨晚用余光扫了一眼,没有作声,这时黄果果在里间的床上翻了个身,嘴里喃喃着不知说些什么,柳晨晚怕她着凉,便将窗户轻轻关上了。

容华城站起身,轻轻叹了口气说:“皇城里要变天,却搅得我们江湖中不得安宁。”

柳晨晚走回屋内,抖抖衣袖坐了下来,说:“看来想要安身立命,光是躲着是不行了!”

容华城说:“我的麒麟派,再加上你的仙真教,光门徒弟子也快上万了,难道他们就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不成?”

柳晨晚说:“你我有共同的敌人,如今也算共患难,倒可以结成盟友了。”

“共同的敌人……”容华城想了想子说:“朝廷吗?”

柳晨晚摇摇头说:“‘朝廷’说得太广了,一定是朝廷里的某一位,既跟咱们有仇,还大权在握,才会有这般能耐!”

容华城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诶,都说了没到那一层!”柳晨晚笑着说:“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齐王。”

“你怎么确定?”

“我给你捋捋啊,阴山派是北屏王庇护的吧,而北屏王又是齐王的左右手吧,当年你们容家灭了阴山派,毁了人家的老巢,又因为这件事,害得齐王错失了太子之位,人家能不恨你?所以,想想就明白了。”

容华城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点点头。

柳晨晚接着说:“我们仙真教也跟他有过节,所以他也恨我们。”

容华城说:“会不会是赵王或楚王?”

柳晨晚说:“赵王,跟咱们没仇,也不可能去抢夺太子之位,除非他有更大的阴谋。而楚王,他不会,因为楚王的生母戚氏,虽得圣宠,却出身武将之家,本朝素来重文轻武,朝中大臣多不与他们交往,势单力薄,如今皇帝重病,戚妃的首要任务便是为儿子争夺储位,你想想,一个妾室想为自己的幼子争家产,而上面还有好几个难对付的年长的继承人,她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巴不得天下太平,哪会自己给自己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