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小说: 绝道邪尊 作者: 铁马飞桥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2608 阅读进度:16/4045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住手!”

这时,徐义林出现,已经有人跑去通知他,幸好来的及时,阻止一场闹剧。

柳无邪收回手掌,脚步一点,轻落在圈外,眸中杀意,一闪而逝。

铁力捡回一条命。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何要私斗!”

徐义林曾严令禁止,家族之内禁止打斗。

“家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铁力一把鼻涕一把泪,突然跪在徐义林面前,哭的声撕裂肺。

“说吧,如果无邪做的不对,我定会罚他。”

在外人面前,尤其是下人,徐义林对柳无邪更为苛刻。

围观的众人露出一丝坏笑,接下来柳无邪肯定要承受徐义林的怒火。

“最近饭堂桌椅吃紧,我就搬出姑爷的椅子临时用一下,他不理解我们下人的良苦用心,还恶相向,对我大打出手,请家主明察。”

铁力一番话,让柳无邪眼中的杀意再次凝聚。

面对柳无邪那骇人的眼神,铁力吓得缩了缩脖子,这个废物的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犀利了。

“他所说可属实?”

徐义林目光扫过其他人,征询结果,如果铁力所说是真,定不会轻饶柳无邪。

“铁力所说是真,为了节省开支,我们一直将就着使用桌椅,希望老爷能体谅我们的用心良苦。”

饭堂其他几名下人纷纷跑出来,跟着一起附和,没有一人替柳无邪说话,可想而知,这具身体的前身,在徐家地位如何。

“放心,我会替你们做主,你们有心了,先去治疗伤势。”

“你跟我出来!”

一甩袖袍,离开饭堂,柳无邪只好跟在身后,如果说整个真武大陆,他最尊敬的那个人是谁,一定是徐义林,一手将他抚养长大,如同亲生父母。

谁也没说话,直到离开饭堂,站在一座小亭中,四周无人,徐义林这才朝柳无邪看过来。

“这些年难为你了,以后跟我们一起用餐吧。”

柳无邪以为岳父会训斥一番,却没想到一句训斥都没有,反而露出慈爱的笑容。

他是堂堂洗灵境,谁说真话,谁说假话,连这个都分不清楚,白活这么大岁数。

“您不训斥我?”柳无邪有些错愕。

“你已经跟雪儿成婚,是成年人了,不能像以前一样训斥你,今天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你天赋不好,只能靠后天努力,家族最近发生太多事情,我暂时没有时间照顾你,你也要好自为之,柳大哥要是回来,我也有个交代。”

徐义林意味深长的说道,提及柳大哥,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敬重。

原本柳无邪想杀了铁力,徐义林一番话让他露出一丝苦笑,他堂堂仙帝,什么时候跟蝼蚁一般见识了。

“岳父,兵器的事情解决了吗?”

如果需要,他不介意帮一把。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我会想办法,你早点回去休息,我会安排人给你送食物过去。”

翁婿两人分开,柳无邪回到院子,吃了管家送来的好酒好菜后,继续修炼刀法和太荒吞天诀,直到夜深人静,这才作罢。

“该炼制天灵丹了!”

炼丹的时候不容出现任何差错,最怕被人打搅,所以要等到深夜才进行。

一枚枚药材丢进去,经过炼制淬体液之后,手法熟练很多,真气操控火焰,药材快速溶解,散发出浓郁的草药味。

坐在丹炉边,一边修炼,一边操控火焰,两不耽误,吞天神鼎里面多出好几滴液体,等这炉丹药出来,可以配合天灵丹,一举突破境界。

每间隔十几分钟,又是几种药材丢进去,双手犹如蒲扇,轻轻舞动,火焰宛如活过来一般,很有灵性的摆动。

这要是让其他炼丹师看到,岂不是吓死,小小的后天四重,达到如此高超的控火术,就算是霍大师,都望尘莫及。

一个时辰过去,丹炉里面传来浓郁的香气,站起身子,一股强横的真气从他掌心射出去,火焰突然暴涨,包裹住整个丹炉,这是关键时刻。

“凝丹!”

前期工作做得再好,最后一步无法成丹,依旧是失败,许多炼丹师都失败在最后一个环节,无法凝丹。

“收!”

火焰突然一瞬间,全部消失,浓郁的药香,从丹炉里面释放出来,弥漫整个院子。

掀开炉盖,里面躺着二十枚天灵丹,还有五枚成褐色,属于废丹,无法使用。

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瓷瓶,好的丹药装进去,废丹并未丢弃,可以继续提纯,当成食物喂养一些灵兽。

“今天先到这里,等突破后天五重,炼制的速度还能加快,出丹率也会提高。”

回到屋子,倒出一粒天灵丹放在掌心,一口吞服下去,强劲的能量冲击全身筋脉,每一条窍穴都在疯狂吸收,境界蠢蠢欲动。

毫不迟疑,吞天神鼎里面凝聚出来的几滴液体被他倒出,境界开始攀升。

太荒吞天诀疯狂运转,院子上的灵气再一次聚集过来,依旧无法满足需求,其他院子的灵气不断被抽空。

近乎液体一般的灵气,被柳无邪大口一吸,全部吞入腹中。

“咔咔咔……”

犹如破壳的小鸡,身体某个窍穴被打开了,境界陡然暴增,突破到后天五重境。

一夜时间,柳无邪都在修炼,境界攀升到后天五重巅峰,并未着急继续突破。

根基很重要,得到神秘液体改造,肉身早已洁净无垢,连续突破后天九重也没问题。

但他却不着急,他要一点点打磨。

后天境打磨的越好,将来成就更高,等突破先天,想打磨都来不及,好比房子已经盖好,再想加固地基,错过了最佳时机。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睁开双眼,屋子里面的两股灵气漩涡突然散去,恢复平静。

此时,他的境界虽然是后天五重,但肉身的强度,早已堪比后天九重,配合血虹刀法,除了先天境,没有人是他对手。

来到院子,熟悉新的境界,抽出长刀,继续拔刀,出刀,收刀。

反反复复,并不觉得枯燥,练刀跟后天境打磨身体一个道理,基础非常重要。

“不行,这把刀重量太轻了,长度也不适合我,看来要寻找一把合适的长刀了。”

放弃练刀,手中长刀不论是弧度还是重量,跟他修炼的血虹刀法有很大的出入,兵器必须要趁手,才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天色刚亮,家族的兵器坊即将开门,简单吃了一口昨晚的剩饭剩菜,换上衣服,离开院子,前往兵器坊。

徐家有五座兵器坊,分布在沧澜城各处,每天出产大量的兵器。

但这几日,徐家炼器大师被田家挖走,新人炼制手法不成熟,导致徐家的兵器总是出问题,重新培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昨天大殿拿回来的那些兵器,都是残次品。

最近一座兵器坊,步行需要一炷香左右。

不过柳无邪刚出院门不久,耳朵突然一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倒想看看,是谁不知死活,敢跟踪我?”

绕开大路,拐过一条街道,进入一座无人小巷。

停住身体,在他身后传来嗖嗖声,六道人影,围住小巷的出口。

朝六人看去,黑衣蒙面,只保留一双眼睛在外面,手持明晃的兵器,眸中释放出惊天杀气,弥漫整个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