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梦黄粱

小说: 检察官成长记 作者: 水仙小喵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316 阅读进度:16/16

跟随着大部队的步伐,赵小山他们一行人也走向了自助餐厅,由于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两本朱曦之赠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来到自助餐厅后,也都是把两本书放在桌上,这样进入自助餐厅,看到的景象挺壮观的,仿佛是餐前的思想学习仪式。这次自助餐厅就没有了烤生蚝,赵小山颇感遗憾,但也明白特殊日子的供应怎么可能天天都有呢,同时也非常庆幸自己那天吃了非常多,简直英明神武了!

不知道是因为早上吃的很满,还是没消化好怎么的,赵小山并没感觉到饿,随便吃了点就停止的进餐,旁边的韩建东也没吃多少,于是两个人就跟其他人告了别,先行离开,回房间休息去了。

回到房间里,赵小山立马躺到床上,然后觉得很困,睡意汹涌的袭来,没过多久就彻底沉入了梦乡,韩建东看到赵小山睡着了,就把房里的灯关闭了,自己也爬上了床,开始午休,这吃饱就睡的日子真的不要太舒服了!

赵小山睡了感觉没多久,就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同时耳边还有说话声:“赵小山,快醒醒,快醒醒,到你了。”赵小山揉着迷茫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眼一看,惊呆了,咦,怎么不是在宾馆房间里!赵小山打量着四周,很阴沉的环境,四周两面墙对立着,另外对着的两面也是铁栅栏,怎么看都有种监狱的即视感。

“难道我在监狱里?怎么可能呢?我不是在培训吗?”赵小山脑子就迷乱了,搞不懂怎么事情变成了这么不可琢磨的方向。这时,先前叫醒赵小山的室友,不对,应该说狱友,再次推了推赵小山,继续说道:“别发呆了,马上就要传唤到你了,等会问你的时候,好好回答,争取宽大处理。”说的赵小山更加凌乱了,这是哪跟哪啊?

于是,赵小山就说了:“是不是搞错了?我不可能违法乱纪啊,我可遵纪守法了,更何况我才刚大学毕业,啥坏事都没干啊!”

听了赵小山这么说,狱友面色更古怪了,盯着赵小山的眼镜,一字一句的郑重说到:“赵小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装疯,逃避法律制裁,呵呵,别这么蠢了,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不认罪不认罚,你会判的更重的。本来几年就能熬出去,到时候有可能变成十几年了,你,明白么?”

这次轮到赵小山茫然了,这鸡同鸭讲的,简直说的风马牛不相及。赵小山想了想,于是问道:“你认识我?”

狱友依然平静的说到:“你我共事二十四年了,你说我们认不认识?”

刚一说完,赵小山炸开了锅,什么,二十四年,那我现在岂不是应该四五十岁了!怎么可能呢,我明明前一刻还在宾馆听课,然后午休啊,怎么睡了一觉,二三十年的光阴就没了?赵小山不相信,他需要镜子,他要确认现在自己到底是不是自己。很快找到了一面镜子,赵小山拿起来一照,愣住了:镜子里面的确是他赵小山的长相,只不过不是年轻时代的自己,看着像老年时代的自己,双鬓头发全白了,两只眼睛也充满了浑浊的焦虑,深深的眼袋,满脸的岁月沟壑。赵小山此刻只想问句: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到底怎么了?

还没有想多久,铁栏外就出现了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狱警,用税利雄浑的声音说到:“赵小山,提审,快出来。”

赵小山感觉狱警的话,犹如刀子一般,戳在了他的心上,他心在疼,自己的双脚此刻也不是自己的了,麻木地走到了铁栏前。狱警在铁栅栏上打开一扇小门,让赵小山出来,然后给他的双手带上铁铐,领着赵小山向外面的审讯室走去。赵小山看着自己手上银亮的手铐,反射的光芒刺着他的眼睛,让他十分有种想哭的冲动。

很快,到了审讯室,狱警让赵小山坐在特制的椅子上,将他双脚脚踝锁住,随后预警跟对面的人点点头,然后出去了。

赵小山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对面的人,此时他在想,为什么世界突然变成这么荒诞的剧情?然后,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来了。

“小山,你还好吗?”

赵小山猛的抬起头,看向对面坐着的人,对面的人竟然是韩建东,而此时坐在对面的韩建东也不是年轻时代的韩建东,也是老年时代的韩建东,但是他的头发还处在黑色中,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是儒雅的气质,与自己截然不同。

“建东,你要相信我,事情不是这样的,现在太奇怪了,我们明明在参加培训,怎么一觉醒来,我们就到了二三十年后,我还莫名其妙的被抓了,我什么都没做啊!我想回去,我不要留在这里,你帮帮我,好不好?”赵小山祈求的看着韩建东,他真的要崩溃了,不知不觉中说话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

“培训?你还记得那么多年前的培训啊,方面朱曦之老师对我们的教诲,那你还记不记得呢?”韩建东看着赵小山此刻苍老衰败的脸,“我看你都忘了吧,如果你还记得,你为什么要干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为什么要利用手中的职权,公权私用,这么做为了什么?为了你所谓的名,结果现在进到了这里,声名扫地!或者你为了钱,我说过你缺钱可以找我,我不会袖手旁观。小山,我不懂,真的不懂,明明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可为什么会走到这地步,变成现在的结局?”韩建东说的很平缓,但语气中哀伤的痛苦溢于言表,谁都能感受到韩建东他的难过,也让人无法不动容。

赵小山也被感染了很多,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嘴里喃喃的重复着说到:“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不知道。”说到后来,赵小山突然气势一百八十度转变,开始大声吼叫起来:“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什么都没做过,我不记得了。让我回去,让我回去,让我回去……”说要赵小山号啕大哭了出来。

韩建东看到赵小山哭了,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的把头看向一边,似乎不想自己被赵小山的哭声所引诱。

赵小山还在痛哭流涕中,他抱着自己的头,哭的声嘶力竭,朦胧中,赵小山又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这次动作特别大,也特别的急躁。

赵小山被摇着,抬起了头,正准备开口说话,他突然发现场景又变了,他又回到了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