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小说: 继承道观后我成了顶流 作者: 上汤白菜 更新时间:2020-08-01 19:13:55 字数:3296 阅读进度:25/26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跟点了众人的笑穴一样,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一片嘲笑声中,万茹雪涨红了脸,她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然后指着夏清和的鼻子骂道:“你什么意思?谁嘴臭了?我刚刚刷的牙,还喷了喷雾!谁嘴臭了?”

夏清和说:“谁嘴臭谁心里清楚,不然你以为佑哥是孕吐吗?”

他眼中满含深意,意有所指,但这会儿万茹雪正在气愤之中,所以没听出夏清和话里的意思。

孔力咳嗽了一声,在一片笑声中喊道:“小夏,要学会尊重女性啊,你快点跟万老师道歉。”

夏清和说:“孔导,说实话也属于不尊重女性吗?”

“有些实话是不能说的。”孔力道。

他这句话偏偏证实了万茹雪确实嘴臭,不少工作人员笑得更大声了。

夏清和还是比较尊重导演的,便认认真真说:“对不起,万老师,我不知道有些实话不能说。对不起,我跟你道歉,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说实话了。”

万茹雪气得浑身发抖,她黑着一张脸站起来:“我不拍了!”

孔力急了:“万老师,要不咱们先休息一下?这点小事有什么好生气的?”

“孔导,您真觉得这是小事儿?夏清和这样侮辱我,这叫我怎么拍?”万茹雪恨不得把夏清和活活掐死。

她脚边的小影子感受到了她的恨意和愤怒,身上的邪气一股一股地往外涌。

夏清和笑眯眯地看着小影子,手里轻轻掐了一个诀,朝小影子那边一弹。

小影子愣了一下,然后就活泼地冲着夏清和那边龇牙一笑。

孔力说:“小夏不是道过谦了吗?他年纪小不懂事,你何必跟他计较?”

江佑被助理喂了几口热水,整个人稍微缓过来了一点,他看了看暴跳如雷的万茹雪,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有人的嘴巴能臭成那样。

而且,他是亲眼看着万茹雪刷牙和喷绿茶口腔喷雾的。

“孔导,要不咱们改个戏吧?”江佑说。

孔力说:“改戏?做个人工呼吸也要改戏?那后头的吻戏是不是全都要给你改了?”

江佑哭丧着一张脸走到孔力身边,低声说:“孔导,真的不能拍,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不骗你,真的拍不了。”

孔力说:“江佑,你到底在搞什么?”

“要不孔导你自己去试一下?就是你帮我示范一下怎么做人工呼吸。”江佑没办法了,只能让孔力自己去感受一下。

导演讲戏的时候亲自上阵做示范是很正常的,但这场戏真的很简单,所以孔力没想过要亲身示范。

不过男一号都这样说了,孔力就把万茹雪给哄了回来,然后示范给江佑看。

几分钟后,更精彩的一幕发生了。

孔力做示范只是做个样子,就是凑近了演示一下。

但他的嘴巴离万茹雪的嘴巴还有五厘米远的时候,他就跟江佑刚才一样,突然朝后一跳,然后哇哇大吐。

这回没人笑了,工作人员们反而全都瞪大了眼睛,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小牛低声对马大鹏说:“万老师的嘴巴到底是有多臭?这都熏吐两个人了。”

马大鹏也好奇:“我们看着她刷牙的,刷了牙也能臭成这样吗?怕不是生病了。”

万茹雪一脸屈辱地坐起来,她已经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整个人看上去羞愤难当:“孔导,连你也这样侮辱人!”

孔力看了一眼江佑,也是有苦说不出。

他们俩都是成熟男人了,夏清和说实话别人能当他是年少无知,孔力跟江佑要是说实话,别人只会觉得他们俩大男人太没有礼貌了。

夏清和笑眯眯地说道:“万老师,呕吐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人类闻到恶臭确实会反胃呕吐的。”

“夏清和!你再说一句,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谁嘴臭了?”万茹雪的眼眶都红了,除了刚出道的那几年,她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侮辱了。

夏清和道:“就是你嘴臭啊,不然佑哥跟孔导为什么吐?”

万茹雪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她的经纪人李璐这会儿不在她身边,几个助理见势不妙,赶紧跑过去开始安慰她。

万茹雪一把挥开了几个助理:“打电话跟徐总说,我不拍了!这个破剧组,我也不待了!”

离她最近的一个助理是个女孩子,身高跟万茹雪差不多,万茹雪说话的时候,一股比最臭的下水道还要恶臭的馊腐之气顺着她精致的嘴唇飘了出来。

那小助理没防备,吸了一大口臭气,她甚至没来得及转身,就一口气吐在对面的万茹雪身上了。

这回是真的捅了马蜂窝了,万茹雪像疯了一样一边哭一边厮打小助理,另外两个助理过去劝架,结果俩人也没忍住,全都吐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孔力也觉得今天没法再拍戏了,至少万茹雪是不能再继续了,所以他大吼一声,吩咐剧组的人把万茹雪他们几个拉开。

剧组去拉架的工作人员比较聪明,戴了口罩才跑过去。

但饶是这样,等他们把万茹雪拉开的时候,几个人还是被熏得够呛。

万茹雪哭得歇斯底里,她脸上的妆容化成了一道一道的,看上去又滑稽又吓人。

孔力插着腰站在那里,大声说:“先把万老师带回去休息吧,今天给她放假,明天再继续。”

几个助理看着嚎啕大哭的万茹雪,没人敢靠近——他们都怕了那股臭味。

孔力看着那几个助理,道:“还愣着干什么?带万老师回车上啊!”

几个人不动,被万茹雪殴打的那个小助理低声说:“孔导,对不起,实在是太臭了,我……我不行……”

“你这个贱人,你胡扯什么?谁嘴臭了?我跟你拼了!”万茹雪尖叫着想要扑过来。

夏清和轻轻挡在了她的面前,他沉声道:“万老师,你还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吗?”

万茹雪一愣:“你说什么?”

“你的身体已经腐朽到快要不行了,你知道自己嘴里发出的臭气是什么味道吗?”夏清和压低声音说:“那是尸臭。”

万茹雪倒抽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夏清和。

“要是我没猜错,你的身体早就支持不住了吧。吸取别人的气运来换取自己的走红,你真的以为自己任何代价都不用付出?”

万茹雪浑身冰凉,她看着夏清和,头一次闻到了自己嘴里发出来的恶臭。

夏清和叹口气,手中飞出去一张符篆。

符篆牢牢地落在了万茹雪的嘴巴上,她一愣,想说话但是嘴巴却被封住了。

其他人全都好奇地看着夏清和的动作,只见夏清和嘴里念念有词,虽然没人听懂他在念什么,但那些词语听起来空灵庄重,全场静默下来,只安安静静地看着那边。

一段咒术念完,夏清和右手朝万茹雪的嘴巴上一指:“净!”

符篆轻轻地飞了起来,然后一道蓝焰窜出,符篆开始自燃,等它落到地面,整张符篆也全都化为了灰烬。

夏清和转过身来,对那几个助理说:“已经没事了,你们可以陪着万老师回去休息一下。但我的符篆只能帮她清净十二小时的口气,之后,你们就要自己注意了。”

万茹雪彻底安静了下来,几个助理也大着胆子走过去,先帮她清洁了一下身体,就用浴巾裹着她,领她上了保姆车。

孔力一脸好奇地看着夏清和:“小夏,你……学过?”

江佑很自豪地说道:“小夏是清风观的人!”

“咱们市那个清风观?可以啊小夏!真是看不出来!哎,既然你都用上符了,是不是代表万老师那个嘴臭不是正常现象啊?”孔力又道。

夏清和神秘一笑:“我不知道,这个得去问她。”

副导演跑过来说:“孔导,咱们现在怎么办?”

“休息半小时,之后把万茹雪的替身找过来,先把能拍的镜头都拍了。”

夏清和跟江佑就坐在太阳伞下头休息,小牛星星眼地看着夏清和:“你既然学过,那你会算命吗?”

“会啊。”

“那你帮我算一个呗。”

“清风观不算无需要之人。”

“什么意思?”

“你事业顺利,爱情圆满,父母健康,你还要算什么?”夏清和笑了。

小牛抓抓脑袋:“这倒是。”

他低下头开始刷手机,没一会儿他就跳了起来:“小夏,你被万茹雪挂上微博了!”

万茹雪的助理一直有帮她拍视频的习惯,之前江佑呕吐和夏清和说她嘴臭的那一幕被拍了下来,还被发上微博了。

万茹雪是当红流量,粉丝多,不过短短十分钟,夏清和的微博下面就被咒骂屠版了。

马大鹏立刻打电话给毛晓红,江佑说:“小夏,得罪了她,你麻烦大了。”

夏清和轻松一笑,他正要回话,不远处的海滩那边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呼救声:“来人啊!救命!我儿子掉海里了!”

江佑跟夏清和想都没想,俩人一齐朝着那边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