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醋意满天的魔法对决

小说: 黑塔鬼之再别洋馆 作者: 雪兰秋夜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4012 阅读进度:92/92

我是国家档案管理人,外交部的女秘书。

晚自习辅导班和七个同学上研究生金融课,提到国家的地方,我非常激动。

上局轮回,1973年之前。

名为《第二陆球》的AI可2D游戏。

“对不起,我想要离开你们了,去真实的世界去。”

本体脱离机器后,我用手指的感知和大脑的意念传波传达着。

“确认删档离开?”

确认。

“滴滴滴……”

“警告!!警告!!系统被未知病毒入侵!!退出失败。”

一个红日旗的图片在太平洋上转着血猩色的漩涡越来越大,靠近了屏幕,发出了神秘男生的语音:“啊呀对不住了,冒昧来犯,不过秋夜小姐对这个游戏已经放弃了吧?实属浪费呢。不如交给擅长Gal,RPG的小生处理吧!……就这样,小生想要改造一下这个系统。按照我们对历史的看法。”

“联五帝国的化身将您**。”

???我看着屏幕上我的褐色的长发的小人儿被美帝,英法,沙俄,清服军装的五个小人一哄而上按在了下面。

“是否向大西洋北半球‘’日轮国’提出援助?直接进入第三部《自由女神的续曲》。”一个疑似工业革命时期的国家出现在北美洲东北角。

你一阵眩晕,强行按ctrl键退出。

昏暗的房间,唯有电脑主机的点点蓝荧光。

“对不起,主人,Elterago有在努力修复系统……以及对机密文件的进一步紧急加密。Elterago再一次为自己的失职向您道歉。”蓬松褐木发的程序员短裙少年在屏幕中对你深深一鞠躬,背对着你坐到屏幕中的电脑前,最后消失为黑屏上的进度条。

超高校级的外交家和游戏制作家,佐藤秋夜,无力地对麦发话:“休眠系统1h,打开房灯。”

“收到。”

电脑蓝信号灯随即熄灭,转为红色。相比较之,房间的灯一盏盏亮了起来。你

但随着身边的落地灯一盏盏亮起,熟悉的人影一个个清晰,你大吃一惊。

露西亚,王耀,弗朗西斯,阿尔,亚瑟环绕在你凌乱的工作桌附近。

——————仏仏线

“我哪点比不上那个死眉毛啊……”这个谈笑风生的男人居然躺在你身边在喃喃自语。也许只有夜晚能让他卸下花里胡哨的表现,露出真实的内在。

“一百年前你夺走了她,我不会再让你夺走她了!”

——————英线

系统更新!

带新人才到第三关准备继续从二层打塔(史莱姆)的新人

村向导亚瑟,得知六层魔术塔,只有第六层开放?!

小书房的东落地窗与天窗投下的金黄弯月与深蓝的天池。

猩红的格子地砖,圆桌与檀木书橱。东方的魔法的图书馆负责人捧着书籍,束着额发的侧脸出现了!

魔法师与魔法师之间的对决!

自信满满的金发斯莱特林,千岁少年,披着英姿飒爽的斗篷,别着皇家巫师保护协会会长的勋章,来到了这里奉命接受考验,夺取金龙藏匿守护于此的魔力钻石。

“来者何人?请出示健康码和身份……哦不,现在已是深夜十点,为何入侵我敦煌图书馆?若不自行离去,休怪妾身不客气!”我冷冷地突出凌厉书面之词,实则慌的一匹,并且……

“是你……很期待啊,既然被选为试炼者了,应该是要对入侵者我展现你最强能力的时候了吧?”少年豪爽地笑着,磁性的声音与本人不知道的异性魅力令人心乱神迷,但心中已默念戒色的咒语(???)

“斯莱特林97届,亚瑟柯克兰。虽然很想在你面前展现最优秀最新学会的魔法,但是按照绅士的礼节,女士优先。……也作为皇宫一起逃去试炼场那次丢下你的补偿。”他眨了眨眼睛,抬抬下颌示意我先来。

哼,口气不小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这个乱抛花心给一届届新人妹的英俊学长,作风不正酒醉街头糟蹋粮食本子(??)全球国土最多的岛国魔法师——

“拉文克劳111届,王春燕。三倍火球术!”我摩挲着古早的羊皮书页,泛黄的纸张墨黑的弯曲字迹开始沸腾为金红,我念着咒语,丹田呼吸手掌发力,滚热的火焰扑腾而出,对准风流倜傥的粗眉正太脸法师。

“清水如泉!”在我的轨迹到达前便使魔杖喷出了对应相克的物质。水火交融之时,火球熄灭了,如被雨水打中的棉花球,掉在地毯上湿淋淋的。

“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吧!多少次我都会当作陪练哦!!和我一样喜欢光荣独立,总是避开欢声笑语的大家,在幕后默默努力的春燕小姐。”

对他用什么招数呢?银杏乱舞??樱花血雨七时银露?

为什么脑子里都是这么柔美放水的招数???啊啊啊,讨厌的完美的面孔啊,明明从书架后偷看他那么自信无礼地开门进来,想放500斤铁锤上去的。

我缓慢地抽出披肩学园袍的魔杖,比划着。他像过家家一样,叉开腿,跟随我的动作,节律与方向做出应对的架势。……你是在逗我吗?啊啊啊,为什么做不到像偶像帕秋莉那样高冷沉稳呢?果然是后期读书太少了,喜欢像文文那样四处搜集无用信息。

“突然不想跟你打了。……”我把法杖扔到地上,抱起胳膊移开眼睛,发出赌气的声音。

“??春燕小姐?”他是要提醒迷糊了的笨蛋一样,全神贯注地用魔杖比划着空气中的妄想敌,低声确认道。犯规啊!撩女孩啊!

“我才不想对不尊重我的人露出实力呢!!弄脏了你漂亮的外套和金灿灿的头发,回去你的迷妹都要嗔怪我吧。我才不和陌生人……哦不,不熟的人胡闹呢。”

“就这?……不打了?不行啊,我们都对神明报上姓名了,必须要进行到底啊。不要害怕,我慢慢教你……比如,如果我把魔杖提起,你要作出向后的防御动作……”

“STOP!!我说够了啦!!”一团雷电猝不及防飞向我脸颊。我反射性蹲下,在抢人的烟气里使用“谜谜云雾”,蒸汽+手洗涤花了的淡妆……啊啊啊啊啊啊混dan亚瑟柯克兰!!死眉毛!!!我竭斯底里蹲下全力捂住面颊——誓死不再动一步——

“您没事吧!清水如!!”

“这样的话,算iglise赢了吧。啊可爱的小猫咪,快起来让尼桑擦擦脸——”(小储物间不知何时抱胸倚墙的蓝衣男子优雅走入了灯光下),随即急急火火抽出上衣兜的手帕过来要扶起我,但随即被旁边什么突然出现的人推搡“走开”,低沉短促的声线,紧接着我被一双有力的略粗糙的大手扶起,转身湿漉漉温呼呼的毛巾半强迫地揩在狼狈的我脸上。

我舒服地眯上眼睛,再猛得睁开。朦胧的身影变得清晰:大红唐装的粗长的发辫,坚毅的一字眉,温和如水的眼神——我们的大哥和掌柜的,王耀。

“看什么看啊,不知道对男人要狠心吗,”哥哥没好气地说。

“可恶啊……明明是我先来的ヘ(;´Д`ヘ)……”弗朗西斯在旁边委屈地抱怨道。哥哥平静地说:“你说什么?在她的哥哥在场的情况下,我的妹妹,你想对她做什么?”

弗朗西斯随即止口了。

“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呢,诶嘿嘿,总觉得应该有人报复回去呢。”伴随回荡在书架间的软噗噗声线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快比书架高的有1米9的身影,从左边书架终点漆黑的里间的地面上突兀立起,眼睛部分居然是弯弯的血红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咕噜啊呜啊呜啊呜汉伯格好吃*##!”里间传来咯吱咯吱不明声音。

“America桑真是有些过分呢——我只是受不了和他单独在一起罢了才出来的。真是的,都不能好好看监控了,完全不把工作放在心上。不如明天午饭整一桶伏特加和罗宋汤灌死他吧。”

前面轻松愉快的语气,到最后一句突然话锋一转,完全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粗嗓子的真诚建议。

…………众人鸦雀无声。

————

“这么久没见,我不怎么喜欢你了——”

“嘛,你有新的男朋友了?”若无其事搅动着红茶。

“没有。我开始觉得一个人挺好,快去实习了,在家学会了缝纫和做饭,能力很好。我觉得我能够自力更生,自己舔伤口了。”

“嗯,不错,很有主见,很特别!”听了这些劝退的单身宣言,他突然磕了药一样两眼放光兴奋起来。

“但你总需要人陪伴吧?”

“别闹别扭了,我是过来人,我都知道的。”

“发个脸书,给我在祖国的朋友看看我的东方女朋友——”拉着我后退,坐到他腿上。

抱着我狂亲,轻小如闪电的“啵”,脸颊上,脖颈,锁骨,肩膀,胳膊,腰部(……),大腿(你死定了眉毛),脚踝。

最丢人的是露西亚马修路德他们都看着!!

而且露西亚那磕cp发糖的眼神………………

虽然他之前有拉我到舞台后化妆间入口阴暗处小声说,如果我实在很讨厌iglise的纠缠,可以求助他,他会马上踹倒亚瑟把我公主抱救走,去以前废用的活动基地写字楼“白琼”。

但是……那接下来该怎么做?尬聊??而且代价又会是什么?

“只是希望看到你更可爱,更逗人发笑的一面”

这样的要求。啊,你就是想欺负我是吧,接近我也是因为我是个有趣的逗比,想来北极附近的确是寒冷无聊的岁月。但同情心的哀叹还未半,那孩童似充满好奇欲的放光天真眼神,让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是雪地陷阱的麻雀……

但意外地,他是最了解我的人。知心的话,在所有aph成员中倾诉并沟通的最多的。(虽然代价是被欺负玩弄得很惨……)

总之是很好的蓝颜知己,和小菊不相上下,除了动漫本子(……)以外的事都聊过了吧。(大多是被逼问的……)

“永远是露西亚最好的朋友”这样的承诺的枷锁,和其他人也再不能作更深的交流(……)

他们走了后,意外地落寞。对亚瑟又爱又恨,感觉他完全在凭己意单方面倾注爱意……虽然他态度诚恳磊落,情绪平稳,我总害怕这种感情不是长久的,但是自己的心意又不被理解。

甚至还被迷药灌醉了,在酒精的氤氲中,躺在他怀里呢喃撒娇,倾诉烦恼,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任凭他安抚抚触……我完全是奴隶或宠物一样被动!

你明明明白的!!我所表达的一切!!!

为什么不放手,用这种方式囚禁我的身心?

而且露子仏仏意呆你俩就是看热闹助攻吧,因为有官方婚约哥哥也不能说什么。我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

话说好久没和洪姐列支白俄塞妹她们一起玩了……有一次倒是洪姐看不下去了“真是看不下去了!!一群男人强迫一个女人满足他们的表现欲和玩儿心!(我有点想歪了)”拉走我加入女子组聚会。

是啊!我又不是他应酬的工具……好像就是……哥哥自责又复杂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