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夏虫不可语冰

小说: 皇上,我们可以和离吗 作者: 陆笑蝶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7:08 字数:2167 阅读进度:261/270

拓跋夜以为,那些人之所以去而复返,不过是想多要些银两,他甚至已经做好了破财免灾的准备g

然而他们上前后,为首的将领大手一挥,其他人便将他团团围住。

“好小子差点让你蒙骗过去”将领面带怒容,高声喝道。

“军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小人怎么听不懂呢”拓跋夜不解道,同时摘下腰间的荷包,双手奉上,“您若是觉得方才的银两不够,这些也可以一并给您”

许是感觉到紧张的气氛,连将领身下的坐骑都喷着响鼻,四蹄不停的踢踏。

将领勒紧缰绳,居高临下的睨着他。

“装你继续装”

他从属下手里接过一张画像,朝拓跋夜脸上丢了过来。冷声道“呵,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

拓跋夜捡起掉在地上的画像,铺展开来。

只见上面画的是一个男子,同样寥寥数笔,便勾勒得惟妙惟肖,看得出来和顾冉的那张画像是出自一人之手。

“我怎么说瞧着你很是眼熟,原来竟是和皇后娘娘一并消失的叶公子说,你把皇后娘娘藏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就在这辆马车里”

拓跋夜垂下头,眼神渐渐阴鸷。

他似乎说了句什么,将领没听清,皱眉道“你说什么”

拓跋夜缓缓抬起头,清俊的容颜上表情阴沉,甚至有些狰狞“我说,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却偏要闯进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亮光闪过,将领便捂着脖子摔下了马

鲜血从他的指缝间喷涌而出,洒了一地

其他人见状,纷纷拔剑朝拓跋夜冲了过来

顾冉被点了穴躺在马车里,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光听声音也能推断出,阿夜多半可那些人起了冲突。

充斥在耳边的尽是兵器相碰撞,以及利刃刺入身体的声音

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担心谁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渐渐归于平静。

厚重的车帘突然被人一把掀开

要不是被点了哑穴,顾冉真能当场尖叫出声,她大睁着双眼,目光惊恐的望着浑身染满鲜血的男子进到车厢

妈妈呀

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也闹鬼呀

顾冉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身上的穴道忽然一松。

她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再看向那个浑身是血的人时,才发现后者不是别人,正是拓跋夜

只不过鲜血糊了他满脸,面容看不真切,所以她才一时没有认出来而已

这么说他赢了

尽管已经猜到现场的惨烈,但当顾冉跳下马车,看到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后,还是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阵浓烈的血腥味袭入鼻端

她捂着嘴,跑进路边的草丛里,吐了个昏天暗地

顾冉感觉自己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她恨恨的望着换了身干净衣服,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拓拔夜。

“你别过来”

“你怎么了”拓跋夜不解道。

“你问我怎么了”顾冉不由自主的抬高了音量,指着那些尸体道“那些都是人活生生的人他们前一刻还在和你说话,下一刻就变成了一地的尸体你还问我怎么了拓跋夜,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他们要带走你”

“那你阻止他们便好了,为什么非要杀人呢”她不明白,明明有那么多种办法让他们放弃,他为什么一定要伤人性命

“若他们不死,我们的行踪便会泄露”拓跋夜理所当然的回答。

顾冉发现,自己真特么没办法和他沟通,丫的就是一杀人狂魔行踪泄露亏他想得出来,人搁这儿死了一地,行踪就不会泄露了吗

“夏虫不可语冰”

她丢下这么一句,转身朝马车走去。

拓跋夜疾步追上她,“姐姐”

“你别碰我”顾冉忽然厉声斥道,看他的眼神嫌恶至极,“你也别喊我姐姐了我受不起”

“姐姐”

拓跋夜强行抓住她的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抵到马车上。

“我错了我错了行吗我以后不会随便杀人了你别不认我你说过我们以后要相依为命的姐姐我是阿夜啊姐姐”

顾冉挣扎了几下,没能摆脱他的钳制。

她别开眼,不想再看那张和小昀一模一样的脸,“你不是阿夜你更不是我的弟弟你是一个魔鬼一个杀人如麻的魔鬼”

自上次争吵后,顾冉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和拓跋夜说话了。

拓跋夜也识趣的不招惹她,每次都是把水和吃食放到马车里就走,自己找一棵树或者一处土坡,默默地吃饭喝水。

瞧着他孤单单的背影,顾冉有些于心不忍。

他如今毕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狠辣的性格乃至行事作风都是周遭的环境造就的,并不是他的错

试问若是谁从小生活在倾轧和欺辱中,长大后还能心向阳光呢

“我那天的话是不是说得太过了呀”顾冉小声嘟囔了一句,看了看自己手上鲜肉馅的大包子,又看了眼正在干巴巴啃馒头的拓跋夜。

脑海里的两个小人又开始打架了

一个说顾冉,你可别圣母了那理由再充分,也不能杀人呀杀人是犯法的

另一个则骂道你懂个屁他不杀了那些人,难保那些人不会杀了他,生死关头,当然是自己活命要紧

一提起杀人,顾冉又想起当日那血淋淋的画面,顿时一点胃口都没有了,甚至还有些想吐

“阿西巴”

她拍拍屁股站起身,走到拓跋夜面前,把剩下的包子递给他“我吃不了那么多,剩下的你吃了吧”

拓跋夜抬起头,迎着阳光的脸上,皮肤细腻近乎透明。

他忽然咧开嘴笑了,露出一口齐整的小白牙。

“谢谢姐姐”

这一刻,他浑身沐浴在阳光中,褪去了杀人时的阴鸷和冷酷,像极了一个简单而温暖的孩子。

顾冉不由得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头,突然一阵反胃袭来

她顾不上和拓跋夜说抱歉,慌忙捂着嘴跑开了。。

皇上,我们可以和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