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怀疑

小说: 汉血长歌 作者: 西门吹灯零零七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4:11 字数:2196 阅读进度:383/515

张孝武点头表示明白,龙都府尹就相当于共和国的首都市高官或魔都市高官,行政级别自然高于许多省高官。

阮清文继续说道:“宁王担任龙都府尹的原因,便是因为京中权贵子弟行事过分,他们经常喝酒打架调戏民女,扰得龙都城百姓民不聊生。太乾帝任命了几个龙都府尹,可他们都不敢怼那些公子哥动手,或者抓之后又迫于压力不得不放人。太乾帝头疼不已,只得派出宁王治理他们。宁王知道龙都府的银衣卫和衙役们无能,便组建了长刀队,人人一把斩马刀,杀了三人之后,吓得京中公子哥们从此之后老老实实,再也不敢胡闹。”

张孝武笑道:“我阿爷便是其中之一,难怪他用斩马刀。”

阮清文道:“无人能治理的京中公子哥们,被宁王三个月治得服服帖帖,京中权贵无不对其尊敬有加,此举更是引得太乾帝嫉妒。龙都治理之后,宁王辞去了龙都府尹一职,但长刀队别无去处,宁王便将他们收为门客。正是因为长刀队的原因,先帝更加忌惮宁王,虽然宁王陆陆续续辞去了许多门客,可谁也不敢保证宁王的长刀队不会犯上作乱。”

张孝武忽然想到一件事,他父亲当年离开宁王府,会不会就是因为宁王为了避免被猜忌,而私下与长刀队达成了某种约定?

“后来发生一件事,最终导致了宁王作乱。”

“是何事?”

“据说宫里的一位妃子写了一首诗给宁王,表达了仰慕之情,这首诗不小心被小太监看到,偷偷报给了太监总管,太监总管报告给了先帝,引起了先帝勃然大怒。”

“这……这特么勾引嫂子啊?”张孝武忍不住笑道,“他不是喜欢少女吗?怎么还勾引起熟妇来了?”

“此事是真是假尚未可知,也许是为了除掉宁王而栽赃陷害,也许是真的勾引妃嫔——嫂子吧。”阮清文也忍俊不禁,“这宁王优秀是优秀,却不是没干活勾引其他官员夫人的事。曾经有一个朝廷官吏其妻甚美,宁王得知之后便跑去人家观看,还给人写情诗表达仰慕之情,最终那官员气得杀了其妻后悬梁自尽。”

张孝武瞪大眼睛,忍不住脱口道:“我靠!这宁王是种马吗?这种事也能干的出来?”

阮清文道:“所以宁王此人,毁誉参半,对于他的谋反也是史官来定论,可史官又听从先皇。”

张孝武记得阿爷说过,宁王对手下极好,即便别人说宁王人品如何如何不好,却没有怨恨之意,只是不愿过多提起宁王府的生活。看来宁王的人品的确是有待商榷,可宁王的才华与能力却也不得不让人钦佩。

“宁王那么多妃嫔美人,他的孩子呢?”张孝武好奇地说,“他肯定子女过百了吧?”

“宁王一百二十个儿女,全部被毒杀。”阮清文的回答,让张孝武吓得险些坠马,一百二十个子女全部被杀,那可是太乾帝的亲侄子侄女,就因为他父亲宁王能威胁到皇位,便被杀了?亲生的侄女,亲生的侄子,太乾帝与宁王是一奶同胞,同父同母所生,一百二十个侄子侄女全都被杀了,太乾帝的心肠果然比他儿子大德帝要很得多得多。

大德帝不过是杀了一些夺宫之日的逆首,发配流放了逆首的家人,简直不如太乾帝十分之一。

最是无情帝王家,果然如此。

宁王的故事让张孝武更加意识到皇权的可怕和冷酷,所谓伴君如伴虎不是说说而已,未必他冒犯了帝王,极有可能是他被帝王嫉妒。想到这里,张孝武忽然觉得权力甚至有点索然无味了,他想到了自己穿越之此。

先是为了活着,然后为了报仇,接下来为了塞北的青龙军,为了自己手下一万兄弟。张孝武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中,貌似从未为自己活过一次。

“我喜好什么呢?”张孝武思考起来,他不好酒不好色不好财不好权,貌似心无旁骛。

阮清文见他冥思苦想,笑问:“将军何必感叹于此,宁王之时发生太过久远了。”

张孝武笑道:“我不是为宁王的故事感叹,我是为自己感慨,宁王的爱好就是美女,可我的爱好是什么,我的追求又是什么呢?阮先生,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的爱好是什么吗?”

阮清文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如今张孝武名利禄都有,要权力有权力要美人有美人,作为一个平民成为一地之主,执掌塞北军民大权,持鬼卫大军名震天下,他又能缺乏什么呢?他认为张孝武不知足,用另外一句话来说就是吃饱了撑的,想了想后,阮清文摇了摇头,咂舌道:“你喜欢自在,不受约束。”

张孝武抚掌笑道:“正是如此!”

珲州首府珲州城在珲州的东部,从清风山的官道不经过珲州城,张孝武等人自然看不到珲州城这座千年古城,如果他们亲眼看到,便会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灾难,珲州城内外饥民无数,百姓哭喊着恳请官府放粮救济百姓,但官府始终不敢放粮。半个月前,徐州发生灾荒,济阳府放粮济民,引发数十万灾民蜂拥而至,济阳府粮食发放数日之后便已无粮。于是济民暴动,攻破济阳府,并在城内祸乱全城,导致济阳府遭到暴民屠城。

珲州吸取教训,不放粮济民,只要求灾民南下前往岭南,但此时灾民已经没有力气南下了,他们饿到在珲州城下或饿死在城下。珲州城百姓也人心惶惶,唯恐灾民暴动。

珲州路上,同样时不时地出现死尸与白骨,鬼卫将士们士气逐渐低沉下来,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价值。保家卫国驱逐犬夷。可再回头看看身后,他们保卫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一个国内饥民无数,官员贪污受贿,朝廷内部忙于党派争斗的圣汉帝国?

圣汉帝国,张孝武等人第一次感觉如此沉重,也第一次如此无奈。

“将军,我们……错了吗?”王一瑾发出疑问。

包胤气道:“咱们守的是一个什么江山?”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