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要了

小说: 古葬仙 作者: 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210 阅读进度:8/14

时光匆匆,日月轮回,一切都在这明与暗中交替,白与黑成了这对相依为命的师徒眼里唯二的颜色。

尘土相随,落叶伴身,大袖揽秋风,纸伞遮天雨。

腰不悬青锋三尺,这一遭走得走不得?

风又起了。

落阳抬起手,怕风尘迷了眼,透过指缝,他看见了三十八个日夜的轮替。

落阳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他心中念着的那个青山院,此刻就在大河的对岸。

三十八天,他看见了青山院。

夕阳下的青山院,神秘而壮观。

他一路上通过李长安的讲解对这青山院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可此刻亲眼见到,落阳依旧压抑不住自己的惶恐。是的,就是惶恐,诚惶诚恐。

就像一个乡巴佬突然见到了皇城。

这就是落阳心中的那个青山院,那个他父亲希望他去看上一看的青山院。

大河绕青山。河非河,山非山。

落阳从未见过首尾相连的河,此河据李长安所说,绕成了一个圈,将整个青山院包裹其中。

落阳只能管中窥豹,凭眼前所见之景,推想这条首尾相连的河的样貌。

青山非山,却以山为名,取的想必便是冠绝四方之意。

“走吧。”

“嗯,好。”

落阳应了一声,压抑着激动的心,跟着李长安走上了桥。进入青山院只有从桥上才能过去,桥有四座,东西南北各一座。桥长三四百丈,宽约二十余丈,称得上极为壮观了。

桥上三三两两地走着人,有弟子也有杂役。

走在桥上极目远眺,青山院后方是一片无际的绿色的树林。

传说,天地的尽头便是森林,无边无际的森林。

青山院,已然逼近了天地的一方尽头!

林桥镇本就位于南绝大地的极南处,落阳又朝南走了三十八日才到青山院。

青山院的南方再无人烟。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落阳便跟着李长安来到了桥头。

桥头两尊石像列于两侧,手执长戟,双目紧闭。落阳只是扫了一眼,便觉心头烦闷,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了自己的心头。尤其是那闭着的眼,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拿着。”

李长安抬手给了落阳一块小木牌,上面写着:“役”。

“拉着师父的衣袖,为师带你进去。”

落阳照着李长安的话,拉着李长安的衣袖,跟着他进了这青山院。

在踏入青山院的那一刻,他分明感受到了一丝极弱的阻力,只是瞬间那阻力便又如微风散去。

“我已经书信打好招呼了,待会你就与那大管事一起去将程序走完吧。”

“好。”落阳应答了一声,波澜无惊。

“这青山院以后你可以随意进出,只是院内不要乱走。”李长安走在前方说着话。

“嗯。”

人间天堂。落阳左右看着这青山院,他能想到的形容词,便只有这人间天堂了。

左拐右拐,小道穿林,风不止,叶落不尽。

一人坐在摇椅上,目光直盯着李长安二人。

“李老头!”待李长安与落阳走近了,那人兴奋地站了起来,“接到你的信,我就将你这宝贝徒儿的事都安排好了!哈哈,我厉不厉害?”

“大管事,谢谢。”李长安微微一笑,略表谢意。

“啥?你说啥?大声点,我听不见。”

“滚。带我徒儿去把身份登记一下去。”李长安瞥了一眼大管事,笑意遍布了脸上的皱纹。

“好嘞!小子,跟我走!”

“去吧。”李长安朝落阳点了点头。

.......

大管事先带着落阳走到了偏僻的小林子,里面有一间木屋,那是他为落阳整理出来的住处。

落阳将行李放了进去而后随着大管事又去了登记身份的地方。

这一路上,通过这大管事的讲解,他对这青山院的情况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

这青山院很大,非常大,简直就是一座开放的城池!

里面却只有一千名弟子,每名弟子都有自己独立的住处,散布在这青山院的各个地方。

里面极其的自由与开放。

在青山院,你甚至可以开旅馆。

“里面有私人的餐馆,私人的交易所,私人的棋社,私人的........反正各种私人的服务业应有尽有。”

大管事促狭地朝落阳笑着,拍了拍落阳的肩膀,说道:“可惜,我们这些杂役行事限制颇多,院内的很多地方我们杂役都没资格踏入。”

“各种服务业都有?”

落阳问。

“都有。”

“哦~”落阳笑笑,不再言语。他身上的钱还有三十多两,他想做点什么特殊的事来赚更多的钱。

他想去请青山院里面最有名的医生来为他看病。

除了钱,落阳想不到还有什么能为他敲开那位名医的大门。

“那我可以开什么店铺吗……”落阳小心翼翼地问。

“杂役不行。”

“好吧。”

这个青山院与落阳脑海里那个威严肃穆的青山院有一点点小小的差距。

.......

落阳跟着大管事来到了一间有些昏暗的屋子,说是仓库感觉更准确,屋子很大,后面还有些许杂物堆放。

“张管事,该点灯了。”

“这是哪位?“

张管事抬起头,看着这大管事,目中露出一丝厌恶。

“李长安的那个徒弟。”

“哦。”张管事坐在椅子上将手里的算盘拨的咔咔响,看向落阳,“去将那边油灯点起来。”

落阳一声不吭地朝着张管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光线虽然弱但还是可以看的清的。

“哎,前面咱们说好的事你没忘吧?那个书库的活儿现在就给他吧……”

大管事笑嘻嘻地跑到张管事的摇椅旁,主动帮着摇。

“吱~”张管事脚尖点地,将摇晃的椅子蓦然止住,“看书库这种事能给个新人做?管好你自己那边的事就得了。”

“别摇了!”张管事推开了大管事的手,“整天来回跑,什么事都要插手,真当自己是总管了不成?”

大管事一愣,旋即说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去去去,谁跟你说好了。”那张管事抬手便推开了大管事。

蜡烛无声地燃了起来,屋内总算有了些亮堂的感觉。

落阳听到二人的对话,已经大概有些眉目了。

来时的路上大管事告诉他,已经为他安排好了看书库的活。此时看来,这张管事答应的事,自己反悔了。

“你怎么能怎么无耻呢!”大管事提高了嗓门,语气中已然带了点怒意。

“哼!就一份厨房的杂活,爱做不做,不做就滚。”张管事一声冷哼,目光朝落阳身上瞟了瞟,“你以为你那个师父是个什么大人物?不过就是一个老杂役,我能同意你进来做活,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回去告诉那个老杂役,别再给我倚老卖老!”张管事倏地站了起来,朝落阳扔过去一块黄色的腰牌,“接着!平日里就挂在腰间,做事期间不得摘下。”

“知道了。谢张管事。”

落阳轻轻扯了一下大管事的袖子,制止了他即将开口与张管事辩论。他知道,大管事是杂役二院的管事,落阳与李长安都是一院的杂役,大管事能帮的并不多。

大管事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落阳不想再给他带来其他的不必要的麻烦。

落阳将腰牌拿在手里翻了翻,很轻,应该就是普通木头做成的,只是其中也许加了什么落阳不知道的东西。

“张管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哈哈。”忽然一道声音出现在了门口处。

落阳偏头望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着华服,负手而来。

“哎呦!陈师弟,你看这么晚了还看望我,使不得啊!”

张管事哈哈一笑,直接忽视了落阳二人,向那人迎了过去。

“哈哈,张管事叫我名字便好。”

来人笑笑,一个多年前就被淘汰的弟子叫他师弟,真是侮辱了他。

“哎,陈治师弟那个位置我给你留着呢。你说你还对我不放心嘛,这还需要特地再来一趟吗。”张管事笑着说道。

落阳安静地站着,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了个大概的猜测。无非就是张管事为了眼前这人毁了与大管事的约定。

而且这张管事直接当着他与大管事的面说,丝毫没有一点顾忌,与毁约的羞愧。

“这次来是为了我那远亲的住处来的。我叫他去收拾房间了。就那原来的废弃的杂货间,小林子里的那个。一个月前我去看过了,挺不错。”

陈治很随意地说着。

“没问题啊!”张管事一笑,“来来,坐会。”

陈治眼睛随意的扫动着,在落阳的脸上停留了几息,发现这少年在盯着他,“你有意见?”

落阳低下头,避开了陈治的目光,他不确定陈治说的那间屋子是不是大管事给他整理好的那间。他对这的地形并不是很熟,只晓得自己的屋子是在林子里,原来也是一间杂物间。

落阳没动,大管事脸色却稍稍变了,落阳不晓得,可他晓得。

“那间屋子我已经整理好了。”大管事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了陈治面前,用手指了指落阳,“他的。”

落阳抬起头,果然如此,可要大管事为了他得罪一个看起来不一般的青山院弟子,落阳绝不可能心安理得。

“大……”落阳上前又拉了拉大管事的衣袖,话刚开口,便被一只大手打断。

大管事头也不回地抬起右手,抵在落阳的面前,“别说话。”

落阳退后两步,站到了大管事的身后,温顺的像个孩子。

“你放肆!那间房子谁住我说了算!这房子就给……”

张管事急忙拉开大管事,向着陈治赔笑,他可不能因为这家伙得罪了陈治。

“你说了算?那间林子里的东西,你确定归你管?”

张管事一瞪眼,他与这陈治并没有利益关系,这个弟子虽说在青山院弟子中威望高了些,但这手是无论如何也伸不到他这杂役管事的头上的。

而且,李长安对他有恩,要是他的徒弟房间被人当着他的面抢走,这叫他如何与李长安交代哦。

“怎么不算?怎么……”

张管事语气渐渐弱了,仔细一寻思,那屋子还真不归他管,那间林子不是他管辖的范围。

“那间屋子虽然我管不了,但这家伙归我管吧?我叫他住哪他就得住哪!呐,我也不为难你,王六走了你就住他那边去吧。”

张管事看着落阳,他还管不了这个小杂役了不成。

“呵呵,不好意思,那间屋子我已经向总管报备过了,批示也早下来了。”

大管事冷冷地望着陈治,这人不仅抢了落阳的工作,还打落阳屋子的主意。

不能忍。

“好了,两位管事也别吵了。”

陈治用手指用劲戳了戳眉间,一脸疲惫,平时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嘛,今天他亲自来却不成想遇到这个事。

“过来。”陈治指了指落阳,“你就告诉我那间屋子你要还是不要。”

此话一出,三个人齐齐看着落阳。

你要还是不要?陈治相形这个小杂役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他望向大管事,后者的眼神传达给了他一个很明确的意思。大管事为他说了这么多话,概括起来就是一个“争”字,此时落阳无论如何也不能后退。

为人处事,总得带点傲气。

落阳直视着陈治,轻轻掸了掸袖子,布衣在烛火的映照下,多了点不一样的感觉。

“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