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靠着树

小说: 古葬仙 作者: 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01 字数:3566 阅读进度:2/14

青山院的王执事已经到了林桥镇,此行身旁只带了个老杂役。

落元喝退了下人,一个人端坐于厅堂,品茶。

他不急去那试炼台,天才人物从来都是最后才出场的。

落元要的便是那种惊艳的效果,待到其他人全部比试完毕,他再出现,一年踏入聚气二层的傲人成绩应该会瞬间成为焦点。

落元想想都觉得激动。

毕竟他是在没有人指导下自行修炼到聚气二层的。而且他十四岁灵启时,那为他启灵之人说他乃是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

可修行之人,一般十四岁资质便定了下来,直到十六或十七岁才会正式踏入修行路。

过早易折,过晚......折倒不会折,只是太软了,不好。

落阳穿着干净的衣服,踏进了落元的视线。

“废物,你来做什么?找死?”

落元看着落阳踏入了他家的院子,心中厌恶不已,一看到他便想起自己那跑掉的未婚妻。

“麻烦告知你父亲一声,他提出的意见我接受了。”

落阳平静地站在落元三四丈开外。

“什么?你愿意拿钱离开了?”

落元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早就说过,有些人给他点苦头吃吃,他就学乖了。”

落元起了身,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落阳,心底对于落阳又看轻了几分。

“来人!拿钱!这事我做主了,不需要麻烦父亲了。”

落元一抬手,心中满是得意,临走前他还真的替他父亲把这事办下来了。果然,这落阳收拾威胁一下就屈服了。

“想不通,那些老家伙,有什么好顾忌的,不就一个落魄少爷吗?这不是轻易便被本公子拿下来了吗?”

落阳安静地接过钱,数了数,一言不发地收入了怀里。

一百两。

若是他安安稳稳地找个小地方,再找点悠闲的工作,这笔钱够一辈子用的了。

没有房契,没有任何凭证,落元便将钱给了落阳。因为七年前,房契早就被落道远搜刮了去。

盗与娼一样,都喜欢立个牌坊。

他们这些人要的也只是落阳的一句话。

毕竟,林桥镇落家第四脉九十六人出了意外,其他三脉之人理当照顾这个第四脉唯一的遗孤。

现在好了。看吧,我们落家照顾了这不幸的少爷已经七年了,如今他自己要走,我们还给了他一大笔钱。

仁至义尽,感天动地。

骗的了自己就足够了。

“收了钱怎么还不走?看本公子修仙?”

落元现在心情甚好,今日可算双喜临门,待会他就要去青山院修仙了。临行前又帮他父亲也是帮这林桥镇落家处理了一件烦心事。

“今日之后,你我便是凡仙之别。哈哈.......”

落元一阵长笑,想象着自己的未来,心中无比的愉悦。

“听说你未婚妻,是云岚山的修行之人?如今你要去青山院修行了,天造地设之人啊。”落阳自己找了个木凳坐了下来,“怎么不笑了?”

“来人!来人!把这废物给本公子赶出去。”

.......

落阳带着钱,去了趟镖局,将阿三的事安排妥当了,又给了他一半的银票。

对于镖局之人,落阳还是信得过的。镖局押货也押人,只要钱给足了,那些人自然会保证阿三的安全。

现在,轮到落阳安排自己的事了。

回到那个空荡荡的老宅,落阳轻叹一声,转而进了他的卧房。

整理了一下行李。

行李里,放了几身衣服,一本书,一个木雕。

书里,夹着一幅画。

木雕里,一块不规则的黑色碎片藏了七年。

落阳踏出宅门之时,厨房的炉灶里的火还在烧着。红蓝交杂的火焰,跳动着,安静地跳动着。

他的木雕,他的书籍,付之一炬。

他亲手烧的。

落阳将长发散开重新束了一遍,整了一下衣襟,戴上了布冠,抬步朝试炼场走去。

他想去青山院。

试炼场周围已经围满了人,毕竟每三年才轮到这林桥镇的两三个名额。

试炼已经开始。

那青山院的王执事坐在一把大宽椅子上,身旁站了个老杂役。

台上两人正在打斗,王执事像看猴戏一般的略扫几眼,便觉无趣。

其实,这所谓执事外出收弟子,不过是宗门里策划罢了,一方面是为了宣扬自己的宗门,另一方面,也在期望着,万一真遇见了什么不出世的天才呢?

毕竟可不止青山院一家收人,要是真有天才被其他门派招走了,那对于青山院就是变相的损失。

青山院最主要的招生,还是在两个月后的统一招生考核。

王执事到这林桥镇收弟子,心态大概与游览无二,反正遇见资天才的概率,基本为零。

落阳倚靠在树上,离场中心只有五六丈的距离。

他自然不会参加这什么武试。

因为,他打不过。

他来这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件事,他真的不可修行了吗。

落阳的出现,引起了那些年纪相仿者极大的注意。因为,落阳的地位实在是特殊而且尴尬。

在这个思想比较保守的镇子里,落阳的名字就意味着,不详与天谴。

“那不是落阳吗?怎么带着行李出来了?”

“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不应该啊。”

“也许那个废物东西也幻想着能进入青山院呢吧,哈哈。”林理嘲讽地笑了笑。

落阳离他们并不远,他们的话他还是可以听清的,只是他懒得说些什么。

“你这个只会叫别人废物东西的废物东西,看来你的教养都被狗吃了。废物东西。”

林理身边的一个十六七岁少女斜着眼睛开了口。

“艾,林小乔,那落阳不能修行,不就是废物东西吗?”

林理愤愤地说道,他已经多年没与落阳有过接触了,有的只是多年前的一些小争执。

“那这么说,你爹也是废物了?我看你爹也不能修行吧。”

林小乔冷笑一声。

“是啊,我爹就是个废物啊。”

“你爹,”林小乔望着林理,半晌才憋出一句话,“真是捡到宝了……”

“那我现在叫落阳废物东西,你还有意见吗?”

“不准叫落阳废物东西!”

林小乔,有些生气了。她这一叫,瞬间为落阳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原本那些人只是看了落阳几眼便移开了目光,现在那些移开的目光又重新聚焦了。

王执事蹙着眉尖,对于这骚动显然很不喜。

他身边站着的那个老杂役,看向了落阳,目光久久没有移开。

“不叫他废物东西,那我该叫他什么啊?”

林理一声笑,视线轻蔑的往落阳身上扫去。

“不准叫落阳东西!”

林小乔,真的生气了,只是声音压低了,显然她也注意到了周围人的目光。

那在台上打斗的二人,发现都没什么人关注他们精彩的对决,瞬间有种想将落阳拎上台打一顿的冲动。

被人抢了风头,这种事情搁谁身上都不好受。

此时的落元,还在离这儿很远的自家宅子里,品茶......

林小乔幽幽地望着落阳,轻轻吐出一句话,“他就不是个东西。”

落阳摸了摸脸,随后俯下身从地上拔了一株杂草,不动声色地躲到树后面去了,玩草。

落阳很无奈啊。

他就安静地靠在树上,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说,都有这么多人盯着他看。

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去青山院,仅此而已。

可,有些人身上光环太重,安静只能是个奢侈的愿望。

“枉我姐姐对他一往情深,几年了,这落阳也不给个回应。”

林小乔看着落阳消失在树后,感慨了一句。

“小乔姐姐,不对吧,我亲眼看见落阳哥哥拒绝了大乔姐姐好多次的......”

旁边突然又跑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

“闭嘴!”

林小乔脸一红,伸手拍了一下这小孩的脑袋。

周围一阵笑声,可以说这林小乔这边已经吸引了在场全部人的目光,当然,这也意味着躲在树后的落阳吸引了全部目光。

王执事眉尖蹙的越来越紧,这么严肃的场合,这么多人笑,成何体统!

他身边的站着的那个老杂役李长安盯着大树,目光似乎穿过了树木,看见了树后的少年。

“我去亲自再问一问。”

林小乔小声嘀咕了一句,许是不堪忍受如此多的目光,随后朝着落阳走去。

落阳安安静静地玩着他的草,与世无争。周围的喧嚣丝毫乱不了他的心,这些嘲笑也好,同情也罢,七年来,他听的多了。

只是,这七年来,他没有朋友。

以前是有的,只是那一场灾难后,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不详之人。七年前的友情不过是个十岁孩子间单纯的玩耍,这种友情,抵不过大人的一句呵斥。

不过落阳也并不沮丧。他有阿三和先生陪着,倒也不觉无趣。

而且,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与做木雕了。

如今先生也故去,阿三也被他送走,落阳已经没什么牵挂了。

“三,伤我不会让你白白受的。”

落阳眯着眼,思绪飘得很远。

“落阳,我姐姐那么漂亮,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你现在的身份,能有人看上你已经不容易了。况且你一辈子都没有出过镇,除了我姐姐,你这辈子都没见过其他姑娘吧?”

林小乔很是不解,这落家第四脉要还像曾经那么风光倒也罢了,现在这个落魄少爷,有什么资格拒绝他的姐姐?

“我没见过除你姐姐外的其他姑娘?”落阳回过神来,反问道。

“不然呢?”林小乔一脸疑惑。

落阳望着眼前与他年纪相仿的林小乔,陷入了沉思,静默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