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辞不要走

小说: 公主逼她近女色 作者: 黎七七七 更新时间:2020-05-21 04:20:58 字数:2374 阅读进度:31/31

从婉仪府上出来,宋辞令人去找画师将那女子的面容画下来,张贴在城中寻找此刻。

自己则带着另一部分人在婉仪府附近藏了起来,一则是为守株待兔,二则,若那刺客在婉仪府上闹出事情,他们也可尽快赶紧去救援。

一直待到日暮,去城中寻的人来报,并无消息,他们这里也不见有可疑人士出现。

众人泄气,疲态渐露,宋辞想了想,便让人分出两拨,一拨人在这里守着,另一拨人先回去洗漱休息,子时再过来换班。

宋辞后半夜回去的,门房给她留了后门,府里的人已经歇下了,静悄悄一片。

唯小院里似有灯火,她走近了些,便看到二楼房间里亮着,烛火随风微微摇曳,忽明忽暗的窗户上出现了沈清洛的影子,安安静静。

她心中暖意渐起,忍不住加快了步伐。推开门,果然是沈清洛趴在桌案上等她,想来是等太久已经睡着了,她微微怔了会儿,浅浅的笑意自唇边漾开,霸道的公主殿下何时这般拘谨了,困了竟不知去床上躺着……

她小心翼翼抱起沈清洛往床边走,沈清洛在她怀里换了个动作,吓得她连忙停下了脚步,整个人僵在那里。

“宋辞……”怀里人轻声呢喃,无意识似的蹭了蹭她的胸口,“好困……”

“我抱你去床上睡,”宋辞以为沈清洛醒了,刚把她放在床上,她便一脸困倦的睁开眼,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看了宋辞一眼,很快又阖上,呼吸均匀。

宋辞拉过一旁的被子给她盖上,沈清洛又睁开了眼,这次比起刚才看起来要清醒许多,“宋辞,你回来了?”

“嗯”宋辞笑了笑,起身准备出去,“你快睡吧。”

沈清洛摇了摇头,从锦被下探出手,揪着她的衣襟不放,倦意满满的声音里夹着几分恐慌,“宋辞,不要走……”

“我不走,就在外面歇一会儿。”宋辞低声哄道,她还是不肯放手,宋辞只得半弯着腰迁就她,面上无丝毫不耐。

即便她这样,沈清洛还是压抑着哭泣,泪水从眼角滑落,这让她顿时无措起来,低低的询问道:“你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沈清洛才开口道:“我做噩梦了,梦见大婚当晚,你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委屈的模样,像真的被抛弃了似的。

宋辞闻言,笑了起来,她想告诉沈清洛她不会走,开口那一瞬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斩钉截铁的说出来,眼中的笑意散去,她淡淡道:“只是梦……”

“嗯,还好是梦,”沈清洛展露笑颜,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宋辞,憧憬和欢喜齐聚眼底。

宋辞点了点头,抬袖给她擦了擦泪,“以后别随便哭了……”

她不喜欢见到这般脆弱敏感的沈清洛,更不愿见到那些都是自己带给她的……

闻言,沈清洛笑的明艳,她很认真的问道:“宋辞,你是心疼我了吗?”

“我……”宋辞愣了下,看着她眼中的期待,却是不忍心再否定,她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送你回去休息。”

“不回去,”沈清洛红了脸,对上宋辞略显无奈的表情,她扭捏了好一会儿,忍着羞耻道:“婚期也不远了,早晚都是要同寝的……”

宋辞的脸色白了几分,她勉强笑了笑,语气温和的过分,“公主说的有理。”

沉浸在欢喜羞涩中的沈清洛并没有察觉她的异样,反而因为她的赞同心中羞意倍增,眼神开始躲躲闪闪不敢看她。

她转身从屏风后走出去,目光落在那早已凉透的饭菜上,愁绪涌上心头,沈清洛现在对她有多用心,日后或许就会对她多狠心几分,公主之尊,岂容自己这等贱民愚弄……

若自己真是男子便好了……她叹了口气,却是已经想不起这种想法出现过多少次。独拥怅惘满怀,她在桌边坐下,手臂不巧碰到了桌边的酒壶,在它落地时险险接在手中。

恰好这时,沈清洛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她手中的酒杯,不自觉笑意再度酿深,“原来你也饮酒吗?”

宋辞身形一顿,侧头看向她,沈清洛又道:“我听说出家人都是不喝酒的,原是我孤陋寡闻了。”

“不是,确实不饮酒。”宋辞把酒壶移到了中间,防止头再度掉下去。

沈清洛却当她心虚,捂嘴偷笑了好一会儿,才启唇道:“一人独饮无趣,你陪我喝两杯吧。”

“我不会,”宋辞见她神色不似在开玩笑,略有些窘迫的回答道。

沈清洛并不把她的拒绝当真心话,反而问出了早该问的疑惑,“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她走过来,在宋辞对面坐下,这才发现饭菜似乎早已凉了,她不禁诧异,“我好像睡着许久了……”

宋辞点了点头,淡淡道:“我不用的,只是坐下休息一会儿,到了五更,还要出去的。”

“怎会这么忙?”沈清洛喃喃自问,很快她又恍然大悟,以一副过来人的身份提醒道:“宋辞,你是不是傻?有事丢给下人去办即可,何须亲力亲为?”

“有刺客潜入大理寺,杀了二十多个守卫,皇上命我追查凶手,”宋辞顿了顿,有些歉意道:“那刺客似乎逃到婉仪长公主府上去了,进府时耽搁了时间,导致进去搜查时已经找不到一丝丝蛛丝马迹了。”

“你会不会是看错了?”沈清洛明显不信,她皇姑母的府邸固若金汤,那刺客是有多厉害才能潜入而不被察觉?若当真潜入了……她也是不信她皇姑母会与刺客有关。

“应当没看错……”宋辞抿唇,半晌又道:“除了婉仪长公主的寝殿不曾搜查,别的地方都看过了……”

沈清洛还陷在沉思中,迟迟未回神。宋辞便陪着她坐在一旁,目光落在静静燃烧的蜡烛上面,倦意不知不觉涌了上来,半梦半醒间,听到耳边动静,她努力睁开眼,却是沈清洛走了出去,瞬间清醒过来,她撑着桌面站了起来,“你要回去吗?我送你。”

听到她说话,沈清洛又折身返回,“我打算叫人把你抬床上去呢,没想到却是吵醒你了。”

“我休息好了”宋辞如是说道,沈清洛不依,还是把她摁去了床上,“你且安心睡吧,睡醒了再去也不迟,若出了什么事,我担着就是。”

她放低了声音,近乎自言自语道:“原本以为清闲且有面子,才会让你去的……”

陈世子在禁卫军中时,看起来既威风又轻松,除了每日监督侍卫锻炼,似乎便没什么事了,怎么轮到她的宋辞,事情就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