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女子吧

小说: 公主逼她近女色 作者: 黎七七七 更新时间:2020-05-21 04:20:51 字数:2326 阅读进度:23/31

自那一晚仓皇遁走后,沈清洛便是按捺着心中思念,不在宋辞面前露面,各种礼物却是源源不断的送过来。

礼物是由墨梨送过来的,她被沈清洛宠的不似一般侍女奴婢那么小心谨慎卑躬屈膝。

又因着宋辞性情淡漠温和,不与她计较,便总爱仗着自己伶牙俐齿,每每在宋辞拒绝接受时,把宋辞说的哑口无言……

在小院里来去自如,俨然似笙阁楼的主人,趁着随行侍女摆放物品的空档,她蹑手蹑脚走到了宋辞身边。

“墨梨姑娘有何事?”

宋辞搁笔看向她,眉眼温和声音清冽,墨梨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她,做贼心虚似的回头看了眼几个侍女,见她们专注做事并未注意到这里,才悄声道:“驸马爷,你什么时候才肯见公主啊?”

“嗯?”宋辞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她什么时候不愿见沈清洛了?想到那日沈清洛对她无礼后,毫无诚意的道歉也就罢了,今日还陷她于不义之中,当真是长能耐了……

她只觉哭笑不得,面上却一派波澜不惊。

“公主她都开始借酒消愁了……”

墨梨苦着脸,表情生动声音沉闷把借酒消愁的沈清洛形容的惟妙惟肖,宋辞不由停下了手中动作,抬眸凝望着墨梨,“当真?”

“嗯,”墨梨认真的点了点头,又道:“公主都瘦了……”

歉意与心疼涌上心头,宋辞抿唇不语,低头盯着地面许久,才抬眸看向墨梨道:“我并未说过不愿见她,她若想来随时都可。”

闻言,墨梨惊喜道:“那奴婢去告诉公主,公主若知道这个好消息一定会开心的。”

她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宋辞想到沈清洛可能是多想了才会觉得自己不肯见她,也跟着站了起来,“我同你一起去。”

“啊?”墨梨愣了下,匆忙回头朝宋辞故作淡定道:“不,不用,不用驸马爷麻烦,公主来找您即可。”

“为何?”

宋辞起身的动作顿住了,她望向墨梨,“莫不是你在骗我?”

墨梨被这一句话打的措手不及,她神色不由慌乱起来,双手背后揪着衣角,好一会儿才讷讷道:“奴婢怎会骗驸马爷?只是外面天气尚热,公主她一定舍不得您辛苦……”

“无事,我皮糙肉厚,晒一晒不要紧,”宋辞心中起疑,面上却是不显,她浅笑,“倒是公主身体娇贵,应当注意些才是。”

“我刚好写好了一副字贴要送给公主,”她又道,在墨梨震惊慌乱的目光中,径直往门外走去。

“等等,”墨梨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快步跑到了宋辞面前,双手张开拦住了她,一脸谄媚的笑道:“驸马爷,奴婢给您送吧。”

“墨梨姑娘?你这是作甚?三番五次拦着我见公主,到底怎么回事?”宋辞微微敛了笑意,神色略有几分严肃。

“公主不在府中,”墨梨笑的比哭还难看,“公主吩咐奴婢给您送东西后,便带着人出门了。”

“去哪里了?”宋辞问,看到墨梨神色里暗藏的紧张之感,她不禁追问道。

墨梨摇头,一脸坚决视死如归道:“奴婢是不会告诉你的。”

“既如此,那便罢了。”

宋辞看她这样,有百般疑惑忧心,也只肯埋在心中了。

墨梨慌忙离开后,便让人去软香楼通知沈清洛回府。

软香楼里,察觉到自己醉意微醺,沈清洛起身欲提出告辞,对面端坐的白衣男子手中折扇轻摇,微微一笑,自顾自道:“沈小弟,其实你是女子吧?”

沈清洛虽反应迟缓些,但头脑还算清醒,她身形一顿,看向赵子末的表情有几分错愕,“赵大哥莫不是喝醉了?小弟怎会是女子?”

赵子末闻言,勾唇轻笑道:“你骗得了旁人,还能骗得了大哥我吗?”

“我十六岁便出入风月之地,这世间各色女子,我见过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谓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顿了下,目光从沈清洛脸上移到了她的耳际,“世间哪个男子会佩戴耳环?”

沈清洛抬手摸了摸耳朵,心下懊恼,她出门时未曾佩戴,很有可能是离的近些,被他看到了耳洞……

将沈清洛面上的懊恼收入眼底,他开怀一笑,面上习惯性带了几分风流轻佻之意,“况且,沈兄你身上幽香这一点,怎么也不像男子该有的……”

“不过,沈小弟请放心,为兄知道你有难言之隐,绝不会说出去的。”他看着沈清洛,面上皆是关怀之意。

沈清洛似是不信他的话,她勾了勾唇角,却没什么笑意,“说罢,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沈小弟你误会了,”赵子末慌忙起身,朝她拱手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初心只是想撮合一对有情人,帮你取得墨词姑娘芳心,后来发现你是女子,便打消了念头……”

他抱着目的刻意接近,沈清洛又何尝不是呢?

她在警惕的同时,也决定将戏演到底,她苦涩一笑,“沈大哥也觉得我不顾伦理纲常,有驳于世俗吗?”

赵子末有些不忍,却还是点了点头,“男子为阳,女子属阴,自古便是阴阳结合,女子与女子,当真是少见……”

“沈大哥少见多怪罢了,我听闻深宫之中便有磨镜之好,”沈清洛笑嗤,转而又悲戚道:“我乃是真心爱慕墨词姑娘,她怎么就不接受我一片心意呢?”

“这……”赵子末微微沉了脸色,“大哥自是知道的,然女子与女子确实不妥……”

他说罢,似忽然想起什么,猛的抬头看向沈清洛,“墨词姑娘可知晓你身份了?”

沈清洛略一思索,回答道:“不知,我并未袒露身份,”她说着求证似的看向赵子末,面色难掩失落,“难道她是真不喜我这人吗?”

赵子末低头,眼中暗喜一闪而过,他端起酒杯,故作随意道:“兴许是她也看出你身份了……”

他还欲再说些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沈清洛打开门,墨荷看也没看里面的赵子末,直接朝沈清洛行礼道:“少爷,主子要见你,十万火急……”

沈清洛特意对府里人交代过,宋辞便是府中第二个主子,碍于有外人在,墨荷不好直言驸马爷,便用主子代称,沈清洛顿时就明白是宋辞找她了。

她强压下心中喜悦,朝赵子末告别回府。见她去意已决,又自罚三杯,赵子末只得同意改日再相约共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