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宋公子

小说: 公主逼她近女色 作者: 黎七七七 更新时间:2020-05-21 04:20:40 字数:2654 阅读进度:10/31

“以后……本宫还能再见到你吗?”

声音轻飘飘隐隐夹杂着数不尽的失落惆怅,像是怕惊扰了无心逗留的心上人……

虽然说过愿意放宋辞离开,可沈清洛终归不死心,静默了许久还是问出了声,哪怕她依旧为宋辞那番话痛心。

宋辞嗯了声算作回应,圣旨赐婚,非同儿戏,想来皇上也不会由着沈清洛出尔反尔……

她没有离开,沈清洛也没有回宫中,两人在同一个地方,沐浴着同一片月光,默默无言。

临到快上朝的时间,打坐的宋辞睁开了眼,淡淡道:“公主,您该回宫了。”

沈清洛走了,上朝的官员陆陆续续经过,或善或恶或喜或憎的目光落在身上,宋辞始终淡然的跪在那里,不躲不闪任由他们打量,似完全不受外物所扰,由内而外透着宁静祥和的气息。

东方泛白,还不见宫人传她入宫,她望着紧闭的宫门有些失神,不过没一会儿,那双淡漠的眸子微微眨了眨,她似想到了什么,回过神起身朝一旁的宫卫走了过去。

宫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一顶看起来尊贵华丽的轿子抬了出来,沈清洛趴着安置的软榻上,从里面忍着痛意喊道:“停下。”

她今日挨了板子不太重,都是皮肉伤,但无法起身,也不好意思让宋辞知道,故没有唤他上来,只简单告知事情已解决,可以回府了。

轿子直接抬进了寝殿,背上被血浸透的沈清洛被墨荷抱下来安置在榻上,她脸色苍白眉头紧锁,却是破天荒第一次没有哼唧着痛。

府里上上下下忙活的人仰马翻,墨梨捂着嘴偷偷流眼泪,饶是成熟稳重的墨梅对皇帝派来的御医也不冷不热。

待送走御医后,沈清洛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墨梅,询问道:“墨梅,宋公子对笙阁楼的布局摆设满意吗?”

想到笙阁楼里宋辞淡然的态度,墨梅看不出他内心是否真的满意,便如实说道:“应是满意的,驸马爷并没有提出不妥之处。”

“嗯,若宋公子有什么需要,你尽管按他的意思操办就行,不必过问本宫。还有,以后知会府里的人,不要再叫他驸马了,称呼他宋公子即可。”

墨梨送完御医回来,刚踏入内间便听到了沈清洛的人,好奇道:“为什么呀公主?您不是很喜欢奴婢们称呼宋公子为驸马吗?”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要改称呼?莫非公主不喜欢驸马了?

本就在佯装若无其事的沈清洛听到她的话,心头酸涩委屈,泪水当即便从眼中溢了出来,“他说本宫求的赐婚圣旨是一把会伤他的刀,他不喜做本宫的驸马,那称呼他听起来也一定会觉得很刺耳……”

“你们还是不要叫了……”

最后低低的补充上一句,低到尘埃里,她低眉黯然,还未成婚便默许府里人唤他驸马,不过是为了早些成为他的人,不过是为了让他早些属于自己……

她满腔欢喜,可宋辞不懂……

墨梅当即寒了脸,恼道:“好大的大胆,他不过一庶民,胆敢欺负长公主,还请公主下令让奴婢带人拿下他,交由大理寺发落。”

原来如此,莫梨了然的点了点头,怪不得公主有些反常呢,只是驸马爷好像不是那样的人啊,她不由说出了心里话,“公主,您是不是误会了驸马爷的意思了?奴婢觉得驸马爷虽生性冷淡但心肠很好呀,昨日他得知您未归,便想也不想的跟着奴婢去找墨梅姑姑……”

便是她那带刺的话语,驸马爷也不曾同她计较,态度依旧十分温和。

“梨儿,你说什么?”沈清洛惊喜,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竟然不是墨梅先去找宋辞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服他去的?

激动之下她想要爬起来问个清楚,却不想牵扯到了背上的伤口,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手臂跟着软绵无力不足以支撑,她的身子又跌了回去。

“公主!”墨梨惊呼道,连忙冲了过去,墨梅的脸也霎时就白了,女子的脸本就娇贵,更何况是千金之躯的公主,若磕在玉枕上,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呀?

沈清洛在千钧一发之际,用手护住了脸,不幸的是再次扯到背上的伤口,疼的泪花都飚了出来,她抬头,可怜兮兮的望着墨梨,哽咽道:“梨儿,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啊?什么?”墨梨有些呆愣,看了看她,又把求救的目光望向墨梅,墨梅知道令沈清洛慌乱的原因,她借着给公主擦泪的时间,缓了缓受惊的心,出言解释道:“奴婢想试探一下您在宋公子心中分量,便让梨儿将您在皇宫受罚的消息传给了他,想要看他是何种反应……”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望着沈清洛,目光有些复杂,宋公子面上不显,但行动上看起来对公主挺关怀的……

她那番话是不是帮了倒忙?令宋公子对公主心生芥蒂,才会说出那种伤人的话来?

在沈清洛眼神催促下,她缓缓又道:“他与墨梨一起来寻奴婢意图出府时,奴婢恐他另有心思,不是一心担忧公主,故斗胆劝诫了几句……”

听到这里,沈清洛已经很确定,宋辞肯定在听到梨儿说她在宫里受罚时就动了心思,还坏心眼的说谎话气她,太混蛋了。

这是不是说明宋辞其实是关心她,心悦她呢?

沈清洛不自觉红了耳尖,心头又气不过,她堂堂一国公主被耍的团团转,还当着他的面哭的那么惨……

她一脸嗔怒的将手下的枕头当作宋辞暴捶了一顿,回过神来,发觉墨梅已不在说话,而两人皆眼神怪异不解的望着她,她轻咳了声,故作镇定道:“本宫知道了。”

“殿下,奴婢斗胆问一句,宋公子可是因为不满奴婢而对公主恶言相向?若是如此,奴婢愿去笙阁楼当面向宋公子请罪。”

墨梅说着,跪了下来,只要他莫辜负公主一片心意,任打任骂,她绝无半点句怨言。

“公主,奴婢也知错了。”

见此,墨梨也跟着跪了下去,昨日同驸马爷说话,语气也凶巴巴的。

“你……”沈清洛激动的差点又要起身,伸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墨梅,埋怨的话还未说出来,余光瞥见墨梨也紧跟着跪下了,她心头一跳,玉指又指向了墨梨,颤抖的不成样子,“你们……都对宋辞不敬了?”

两人没有一丝犹豫,齐齐点了头,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脑壳疼的厉害,宋辞肯定是误会了,以为那是她授意的,所以才会口是心非故意气她?

不过,她的宋辞淡泊宁静胸怀宽广,会有这般小性子吗?

沈清洛往深处想了些,又不确定了,她有些沮丧,不甘心去相信宋辞没有口是心非……

“你们起来吧,这次算了,不可再有下次,宋辞本就是为本宫所逼迫,若你们再对他怠慢,本宫还有什么颜面面对他?”

沈清洛神色恹恹,梨儿是在宫里就一直侍候她的小丫头,她很多时候都当她是妹妹宠爱的,而墨梅原本是宫里的女官,在她开府出宫时自愿跟着出来为她料理府务。

若是换做别人对宋辞不敬,她可以二话不说下令将人赶出府,可这两人……

她微微叹了口气,纵知道宋辞受了委屈,也实在说不出什么重话。

两人起身谢恩后,沈清洛便直接让她们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