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0章 冤家父子

小说: 大明墨客 作者: 谁家郎 更新时间:2020-08-01 17:53:43 字数:3410 阅读进度:889/902

朱标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些疲倦,气喘吁吁的了。

旁边伺候的小太监提醒道:“郑伯爷,太子殿下乏了,需要休息。”

郑长生回头看了他一眼,小太监被他突如其来凛冽的目光,刺得身子颤抖了一下,不敢再吱声,怯懦的退到一边低着头望着脚尖。

易疲劳,头晕、目眩、耳鸣这应该是肾脏的问题,估计朱标没少在太子妃身下功夫。

可是怕光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屋里的灯光昏暗,门窗皆用厚实的窗帘堵的严严实实的。

他的医术就是个二把刀,再加也没有什么现代的检查仪器,他可摸不准是什么病。

郑长生跟朱标谈话,其实是在观察他的病态。

中医常讲望闻问切,望是第一步,也就是通常说的察言观色。

在没有现代仪器为辅助的情况下,老祖宗的这套东西无疑是最好的了。

朱标肾虚是无疑的了,但是怕光这个病症,他就搞不懂咋回事了。

朱标这个时候呵斥小太监:“出去,本太子跟永和伯说话,用的着你多嘴多舌。”

小太监浑身颤抖,瑟缩着身子退了出去。

呃,朱标的反应有点过度了吧。一个小太监而已,况且也是遵循医嘱在行事。

这跟他印象中朱标宽仁儒雅的形象相却甚远。

之前朱标可不是这样的哦,待人和善,从不轻易发火。

于是,郑长生又给他加了一个易怒的症状。

“太子殿下,不必动怒。您知道,我也略懂一些医术。如果方便的话,能让我替您诊断一下吗?”

郑长生心里已经对朱标的病症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要想搞明白朱标到底得了什么病,就得摸清楚他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雨浓啊,我知道你的医术很厉害,连母后的病都是你给治好的。我吧,没什么大病,就是偶然风寒罢了。

放放坏血,喝几付汤药就无碍了。

就不用你这大神医出手了。”

考,这货果然跟朱允炆说的一样,他的抵触情绪很严重啊。

连自己都拒绝了,那就不难想的出他为什么不去雨花书院求助了。

一国储君竟然是个守旧的人,忍着病魔的折磨,也不接受新的治疗方式。

这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这货中儒家思想的毒太深了。

郑长生也是无可奈何。

只得微微一笑道:“嗯,臣知道太子殿下生的是小病,无大碍的。不过臣还是很好奇,殿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身子不适的呢?”

朱标脸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对于郑长生的刨根问底,他明显有点不耐烦。

“雨浓啊,本太子乏了,你下去吧。记得我今天给你说的话,莫要让父皇为难。”

日,郑长生真想跳起来给他俩大嘴巴子,这就是讳疾忌医啊!

如果是寻常人也就罢了,你不要忘了,你是一国的储君,就这点气量?

怪不得老朱时常训斥他,这货太顽固了,跟老朱根本就不是一个格局。

不说拉倒,郑长生的火气也来了。

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啊!

尽管他心里生气的厉害,可是表面并未表露丝毫。

郑长生躬身道:“好吧,太子殿下您多保重,臣回去就连夜给皇写请罪疏。”

说完,郑长生起身告辞。

看着郑长生出去的背影,朱标拉过被子蒙了头

郑长生真想一走了之,老子辛辛苦苦的过来帮你诊治,没成想热脸贴了一个凉屁股,搞的他现在心里拔凉拔凉的。

可是当他看到太子妃常氏哭红的眼圈的时候,冰凉的心又温暖了起来。

太子朱标固执己见,可是常氏是无辜的啊!说是贤妻良母的典范也不为过的。

“雨浓,太子的病如何?”

常氏看到郑长生出来,急切的开口问道。

“呃,墨太医呢?我能跟他聊聊吗?”

墨世千一直没有走,他在等郑长生。

他是太子殿下指定的医生,他也知道太子殿下不信任雨花书院医学院的医术。

可是他什么方法都用了,就是不见太子殿下的病情好转。

这可是要了他的命了。

职责所在,太子不信任郑长生,可是他不能不信啊。

现在但凡是有能够让太子殿下好起来的方法,他就是死也在所不辞。

治不好太子,恐怕他和他的家人就要倒霉咯。

郑长生见到他的时候,他正一筹莫展呢。

看到郑长生进来,墨世千紧走几步前躬身:“郑伯爷救命啊!”

郑长生:“墨太医何出此言?”

“皇把太子的病情交给在下,可是这都一个多月了,始终不见好转。而且有日趋严重的苗头。

如果太子殿下出了事情,小老儿一家老小的命可是保不住了。

我知道郑伯爷有通天妙手,您一定要帮帮我啊!”

墨世千都要哭了,郑长生扶住他将要跪下的身躯:“墨太医不要如此,在下怎生受的起你的一拜。

咱们还是坐下来,说说太子的病是怎么得的吧?”

墨世千擦了擦老眼,叹了口气,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在数月前,锦衣卫在毛骧的授意下,又复查了李擅长案和胡惟庸案。

没想到,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

直接拔出萝卜带出泥,牵连了五万多人,光是锦衣卫的密查的文牍,用马车拉了一百多车。

皇当时就愤怒了,妈的,原来背地里还隐藏着这么多的硕鼠呢。

当即老朱是拍桌子砸板凳的,跳着脚的骂娘。

要知道,天子一怒,流血漂橹啊!

老朱当即下至严惩,犯事的官员全部抄家株连九族。

光是行刑都用了十几天的时间。

刽子手的大砍刀都砍的卷刃了不知凡几。

一时间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太子朱标宅心仁厚,在行刑之前,不忍看着这么多老弱妇孺遭受株连,就进宫面见老朱,力劝老朱不要株连那么多,说是有违天和,杀孽太重。

没有想到,老朱是勃然大怒。

盛怒之下的老朱,抬起大脚丫子把太子踢翻在地,就是一顿狠踹。

太子连惊吓带伤心,一下子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就一直是低烧不断,继而引起一系列的病症,卧床不起都一个多月了。

哦,原来如此。

郑长生终于弄明白朱标为什么会这样了。

一个强势的老爹,一个弱势的儿子,两相碰撞之下,可想而知。

这么多年,老朱望子成龙的心有多迫切,郑长生是了解的。

为了让儿子能够撑的起大明的江山,他希望儿子跟他一样的强势,跟他一样的有谋略有手段。

可是偏偏朱标的性子软弱,耳根子软的很,而且受儒家思想影响严重,就见不得流血。

你说老朱心里恼火不恼火,这也是他对老夫子宋濂痛恨的根由。

把老子的儿子都教导成什么样子了?这种软弱的性子,怎么能够面对虎视眈眈的残元?又怎么能够统领他手下的那帮骄兵悍将?

又怎么能够整顿吏治?

他对朱标教导的很是严格,动不动就是大家长的作风,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

可是这一次真的是让老朱太伤心了,怒火攻心之下,一时没控制住火爆的脾气,把儿子给痛打一顿。

朱标讲真,温室里长大的孩子,哪里见识过父亲如此的盛怒?

他承受不起老朱的怒火啊!

他之所以一病不起,究其根源就是心里的承受能力太差导致的心病。

中医讲究气血,心中作下病了,气血不畅,引发了一系列的病症。

对老朱的惊恐、惧怕了这么多年的朱标,又被老朱一顿暴打,直接引发了多米诺骨牌的效应。

终于弄清楚了病因,感情是这么回事。

可是他也麻爪了,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太子朱标对老朱的心结才是真正的病根啊,这可怎么治?

让老朱改变?不可能的事情。强势了一辈子的老朱,怎么会可能变得过来。

让朱标变?这也不可能。要是能够变,他早就变过来了。儒家的思想对他的影响太深了,已经深到骨髓里面去了。

这对父子冤家,看样子是天注定了的。

既然谁都不可能改变,那就只有一个结果,碰撞再碰撞。

可是碰撞下来的话,倒霉的可是朱标啊!

这可如何是好?

参合到老朱父子之间的矛盾里,郑长生可不敢。

再怎么在老朱面前受宠,他也不敢搅和到皇和太子之间的矛盾里去啊。

况且这个矛盾还是不可调和的

妈的,这个该死的毛骧,郑长生心里把他的八辈祖宗都给问候了一遍。

当初他出手绊倒胡惟庸,设计李擅长就是为了能够把杀戮的影响降到最低。

并不是所有跟胡惟庸和李擅长有交集来往的人都是抱有反叛之心的。

他们只不过是想要抱团取暖,想要在老朱面前多给自己争取一些利益罢了。

要说造老朱的反,他们也没有那个胆量。

自己辛辛苦苦的把涉案的首要人员干掉,就是为了避免这种血流成河的情况发生。

可是,毛骧这狗日的,被老朱从草原调回来,急于立功竟然搞了这么一手。

麻痹的,要不是他的个人私欲膨胀,急于在老朱面前表现,怎么会有这事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