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新人报道(第二更)

小说: 超级狂医(三祖寺方丈) 作者: 三祖寺方丈 更新时间:2019-01-25 08:28:47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16/609

铁门被杨雪一把推开,瞬间一股腥臭、发霉、糜烂等等各种混合在一起的难闻气味扑面而来,张狂微微一闻,面色骤变,差不多都要将早饭给吐出来,实在是太臭了。

“进去。”杨雪的秀眉也是紧皱起来,不过却还是一把将张狂给推了进去,随后哐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喂,你干什么?你这是滥用职权,我要去告你。”张狂措不及防之下被杨雪一把给推了进去,等他她反应过来之后,铁门已经从外面给关上了。

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张狂不断的用手砸门,并且从门上的一个小孔往外看,看到了杨雪那志得意满、大仇得报的表情,这一下他是彻底明白过来了,自己是被杨雪给耍了,关到这么个腥臭无比的地方。

“哼,你喜欢告那就去告呗,不过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完整的出来。”杨雪心中终于是舒了一口气,看着张狂那憋屈的样子,别提多高兴了,随后也是不管他的踢门、踹门、锤门,转身潇洒的离开了。

“对了,友情提示一声,小心你的菊花哦。”半响之后,空气传来杨雪那戏谑的声音。

“小心菊花?”张狂一愣,不明所以。

不过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暴喝。

“小子,新人是吧,报上三围,献上菊花,不然有你好看的。”

张狂还在疑惑为什么杨雪会提醒自己“小心菊花”的问题,却是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暴喝,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这才发现身后站立着一个彪壮大汗,上身****着,左手臂绘着青龙,右手臂则是一头白虎,面目凶狠,一股彪悍残暴的气息充斥全身,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极度不好惹的人物。

这就是杨雪使的小心思,对张狂的报复——本来张狂只是嫌疑犯,住的虽然并不是张狂所说的单人牢房,但条件也很不错,不过她为了报复张狂,特地将他关到了第一监狱。

第一监狱,在上京市的名头可是很响亮啊,其中关押的每一个曾经都是在上京市呼风唤雨的人物,要不就是政府要员因为贪污落马、生活作风问题金屋藏娇、饱私囊被双规,或者商界大亨走私逃税被关押、****老大因为仇杀和贩毒走私军火而被捕入狱。

总之,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物,只要他们刑满出狱,肯定又会在上京市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但是,这辈子注定是出不去了。

第一监狱,对于所有的囚犯而言,都是一个死牢笼,进的来出不去——因为关押的都是重要人物,而一般而言,这类人物都是犯下大罪才会被关押,所以判刑都是很重的,基本上都是终生监狱。

所以,第一监狱又有“终生监狱”之称。

正是由于这样的特殊性,第一监狱里面关押的犯人都是对出去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因此而选择了自生自灭、自甘堕落。

第一监狱一共有24张床,也就是说可以关押24个人,张狂眼光随便一扫,便知道了一些,加上自己,刚好24个。

廖文强在入狱之前乃是上京市地下黑帮的老大,那个时候上京市的黑帮还是铁板一块,只有一个帮派,黑龙帮。

可是自从9年前廖文强这个黑龙帮老大被抓之后,上京市的黑帮就形成了一盘散沙,原先的黑龙帮也分裂成几个帮派,这也就是现在上京市的地下黑帮势力的由来,其中龙虎门的实力最大,龙蛇帮第二,青龙帮第三。

廖文强被抓,随后就一直被关在第一监狱之中,凭借他的身手和凶悍,很容易的就成为了第一监狱的老大,其他的23人对其是言听计从。

而且,廖文强自从被关进第一监狱之后,嗜好也变得不同,竟然开始喜欢男人了。

于是,第一监狱每一人都被廖文强“宠爱”过。而且还立下了一个规定,每一个新来的人,都要主动献上菊花,不然就会被所有的人给轮一遍。

张狂这个新人刚来,廖文强的手下第一悍将,也是他的“爱妃”程成便是说出了第一监狱的规矩。

“我献你妹!”张狂本来因为被杨雪那个暴力妞给骗了心情很不好,现在又被人威胁着说要献上菊花,心中那叫一个气愤啊!

他姥爷的,老子不发威,真当老子是阳痿啊。

张狂一眼就看出站在面前的彪悍大汉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是在监狱之中,当下也没有任何的迟疑,飞起一脚就踹向程成的胸口。

这一脚,张狂可是用了三成的力量,出脚的速度非常之快。

程成正等着新人献上菊花的时候,却是感觉胸口传来一股巨力,就好像被一辆超速行驶的卡车给正面撞击上一样,咔嚓几声,胸口的肋骨断了几根,随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那庞大的身躯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抛飞而出,砸在后面的床铺之上,顺带砸到几个人,最后嘭的一声掉落在地。

程成那一米八的高大虎躯此时蜷缩成一团,面上很是痛苦的样子,嘴里还在吐着鲜血,染红了面前的地面。

“干你妹的。”此时,监狱里的其他人都是反映过来,看到程成瞬间被放到,虎吼一声,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

这些人虽然曾经是经商的、从政的、混****的,但是在来到第一监狱后,都变得凶悍起来,这一下看到张狂一个新人竟然敢如此嚣张,都是冲出来要教训他。

不过,他们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张狂第一个爆菊。

“没心情陪你们玩。”张狂看着冲过来的众人,眉头紧皱,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一股苟合糜烂的味道,此时一起冲过来,那种气味更是浓郁,让张狂都快要将隔夜饭给吐出来了。

当下,张狂也是毫不手软,施展出五成力量,飞速穿梭在众人之间,一脚一个,全部都是直接踹飞,不让他们那肮脏的身躯触碰自己。

砰砰砰。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冲上来的二十几人全部都躺在地上呻吟,对于他们,张狂没有手软,将力道控制的刚刚好,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碍,但在短时间内却是会失去战斗力,躺在床上一段时间。(https:///book/43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