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小说: 阿爸他沉迷养崽 作者: 好大一条猫 更新时间:2020-05-23 06:43:10 字数:7209 阅读进度:93/96

92.IF-猫妖和他的饲养人(2)

今天的太宰治, 依旧沉浸在自己有一双慧眼的自满之中。

没办法,谁让他给自己挑选的人类太优秀了呢。

趴在沙发扶手上, 太宰治揣着两只黑爪爪, 看着雪满在厨房里面忙前忙后。

在这个炎热的下午, 虽说厨房里面也安了空调并且在源源不断的输送冷气, 然而雪满额头上的汗珠还是顺着他的脸颊滑到了下巴尖尖,汇聚起来后要掉不掉。

太宰治咽了一下口水。

不只是对着案板上面的食物, 还是对着雪满这个人。

顺带一提,在太宰治坚持不懈、怎么说都没有用的顽强下,雪满还是从了他的心,给这只动若脱兔的黑猫提供了一份少油少盐版的人类食物。

吃上去是有些没滋没味的,可太宰治瞅了瞅雪满盘子里和自己如出一辙的饭菜, 只能接受了这个现实。

害, 这可比白水煮鸡胸和内脏好太多了。

他吃一口饭瞅一眼雪满, 将秀色可餐落实到了现实中。

不过雪满并没有发现自家猫咪的奇特之处,单纯的认为小黑是只特别聪明的流浪猫——其实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聪明的动物, 只要有耐心和规范的训练, 狸花猫照样可以走障碍。

相比于那些那平衡木上跑得飞快的小可爱……雪满忍不住掂了掂自家小黑的重量,又趁着对方不注意rua了把软乎乎的肚子,考虑起要不要给小黑减肥的事。

再这么吃下去,他家的小黑就要变成大橘的体型了。

“喵!”

太宰治一巴掌拍掉了在自己肚皮上作乱的手, 他堂堂猫妖大人的肚皮,是个随便人类就能摸的吗?他没有用指甲给雪满的手背来上三道血痕,那都是他的仁慈。

“让我摸摸又怎么了嘛。”

面对着小黑, 雪满下意识的将对方当成了孩子,说话的口吻都幼稚了起来,“你不还经常在我的肚子上面踩奶?我可是每次都等到你踩得睡着了才离开的哦。”

等价交换有来有往,摸摸你的肚子可不算犯规。

太宰治僵硬了一秒。

——踩、踩奶这种事,是能够随随便便说出口的吗?!这个不知廉耻的人类!

——况且猫踩奶怎么了!谁让你腹肌的手感那么好,就算不是猫,也想要过去摸一摸不是吗!

——而且是你自己不穿上衣的睡觉的,我在你肚子上面踩,是提醒你盖被子不着凉。

越想越觉得理直气壮,太宰治长长的喵了一声,从雪满的怀抱里面挣脱,跳到家里面视线最好的冰箱上面,对着雪满“唱了一首歌”。

这歌是雪满自认的,实际上那是太宰喵在对他口吐芬芳。

“嗯嗯真好听。”

雪满还迎合着喵声的节奏给他打拍子,“唱得很好哦,我家小黑真厉害。”

太宰治快要被他给气死。

.

时间就像是上了加速的buff,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飞快的翻了页,很快,季节就来到了让雪满格外忧心的春天。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春天,是小动物们抑制不住身体里的洪荒之力,想要和同类们开车的季节。

雪满很肯定,自家的小黑猫还没有绝育。

咳,趁着rua肚肚的时候摸一下猫蛋蛋,对于养了公猫的铲屎官来说,是极为顺手和自然的一件事,他的动作轻快,被摸了蛋蛋的太宰喵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嚼着嘴巴里面刚晒好的小鱼干。

太宰治:刚、刚刚发生了什么(嚼嚼嚼.jpg

雪满:总觉得小黑的智商随着体重的增加而降低了呢……

在没有养小黑之前,雪满对于摘动物们蛋蛋的行为接受良好,毕竟从长远来看,这对于小动物们是一件好事,可以延长寿命。就是摘蛋之前还要陪着小可爱们的主人演戏,让他的心情有些微妙。

可当要被摘掉蛋蛋的猫咪变成自家小黑的时候,雪满愣住了。

首先,小黑是一只聪明的猫咪——虽说最近变得傻了一些——他是能够理解摘蛋这件事;再者,雪满也不放心让别人动手,做手术的肯定是他自己。

给自己的猫咪摘他自己的蛋,听上去还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呢。

但是问题来了,小黑能够接受这事吗?

看着靠着自己的暖烘烘的一团,雪满的心里十分纠结。在这大半年的相处时光里,他好不容易才和小黑打好关系,到了rua猫肚肚也不会被挠的亲密关系,万一因为摘蛋而使得关系恶劣……

幻想了一下那个画面,雪满脸青了。

于是摘蛋这件事就无限期的推迟了下去。

在春天还没有结束之前,雪满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出门前的挥手,是和小黑的最后一面……不过一直到立夏的前一天,小黑都没有乱蹭蹭瞎嗷嗷的表现,让雪满忍不住在心里感慨,原来他家的小黑,是个天阉。

就是这话不能让小黑听见,否则一定要挠花他的脸。

这一天,总算是放下心来的雪满,在睡前像往常一样拍了拍自己的枕头边,示意小黑跳上来和他一起睡。

连吃饭都不在意是一张桌子了,又怎么会把猫咪赶下床,让他一只喵睡呢?

平时的太宰治,对于人类这种不要脸皮的邀请是抱有不屑一顾的态度,高傲的甩甩尾巴去他最喜欢的窝里面睡,然而今天的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主动的跳到了雪满的身边,还特意拱了拱,把头放在了雪满的胳膊上,趴着睡了过去。

突然被小黑亲近了的雪满恨不得下楼跑上十圈来抒发一下内心的激动。

雪满家的小黑可以说是一只相当难讨好的猫咪了,喜欢的鱼干吃完一盒,再开新的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打翻;买来的猫窝不够舒服,他在躺了一秒后就会迅速的跳起,飞到冰箱上面开始骂骂咧咧。

比娇小姐还要娇气,还要难伺候。

“晚安,小黑。”

轻轻的顺了顺小黑脑门上那光亮的毛,雪满保持着有些别扭的姿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里面有许多他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最后的一幕是小黑从高处跃下,却掉进了深渊里。

那身临其境的失重感让雪满瞬间睁开了眼睛。

他下意识的收紧了胳膊,想把小黑搂得更靠近自己一些,来缓解梦带给他的惊悚——结果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被他搂过来的是个人,而不是睡前枕着他胳膊的猫。

“干嘛啊……”

太宰治迷迷糊糊的哼唧了一声,头上的两只耳朵耸动了一下,“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呢……”

雪满:好想点根烟冷静一下。

“你……你是小黑?”

感受到怀中人贴着自己的那部分肌肤的光滑细腻,雪满的脸色从震惊变成了羞涩,想要把对方枕着的手臂给抽出来。

这份努力当然是以失败告终。

还没有睡醒的太宰治根本不会放开手边这个好睡的“枕头”,他忽略了雪满的话,脸颊在对方的胳膊上面蹭了又蹭,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后重新打起了小呼噜。

雪满的三观是如何在这短短的一夜倒塌又重建,外人不得而知。

我们只知道,第二天一早,按时睁开了眼睛的太宰治,看着自己变成了人类形状的爪子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声。

“这也太丑了——!”

没有毛皮遮身的太宰治充满了不安,裹着被子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试图把自己塞进客厅摆放着的猫窝里。

但尴尬的是,对于猫型的他来说恰到好处的猫窝,适应不了他人类的体型。

他只能坐在里面,然后把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搭在旁边的地板上,身上披着的被子因为这个姿势散了开来,勉强盖住了上半身。

雪满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让人不由得想要感慨“春光无限好”的一幕,属于小黑的粗长尾巴,还从被子下面探出了一个小尖尖,正好奇的左摇右摆。

“都是你的错,人类!”

太宰治对着雪满呲牙,发出“赫赫”的声音恐吓对方,“我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没有毛的样子,你给我吃了什么?!”

“我有自己的名字,月城雪满,你要是觉得全名念起来费劲的话,直接叫我雪满就可以。”

把两个盘子放在了桌上,雪满还很贴心的给属于太宰治的那盘旁边摆了根勺子,方便这个不会用筷子的猫妖吃饭,“你确定要饿着肚子和我说话?”

“就算是找我报仇,也要吃饱了才行吧。”

太宰治闻到了让他肚子咕咕叫的香味,来自于一周才能吃一次的香肠,想想那个油汪汪又有嚼劲的口感,他……他屈服了。

雪满看到太宰治裹着被子的费劲样,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给你拿出来的衣服怎么没有穿?”是不会还是不想?

太宰治充耳不闻,专心于用勺子把香肠送到嘴边。

在他还是只猫的时候,雪满会特意将香肠切成粒,方便他一次叼起一颗小粒嚼;变成人后自然是没有了这份优待,斜切成片的香肠整齐的码在了盘子里,太宰治得小心的舀起来一片,颤颤巍巍的送到嘴边。

中间只要稍一走神,香肠就会掉下去,这个步骤得重新再来一遍。

雪满:“……”这香肠要是知道自己被如此珍惜对待,也是泉下有知了。

他吃一口看一看对面那动作笨拙的猫妖,发现对方随意裹在了身上的被子,正在缓慢的滑落。

“……我吃好了,你继续。”

深吸一口气,雪满两口吃完了早餐,他略带僵硬的站起来,把盘子放进了水槽里,又目不斜视的从太宰治身边快步走过。

就在他和太宰治擦肩而过的一瞬,对方的被子彻底掉下去。

雪满浑身一震。

“这玩意好麻烦。”

被子的掉落也影响到了太宰治,他看着盘子里面半天才吃了三分之一的食物,气得把勺子扔到了旁边,“你来喂我。”

他冲着雪满霸道的说。

雪满向后退了一大步,“喂你是可以……但是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去把衣服穿上。”

“啰嗦死了,我平时也没有穿衣服,你不是照样把我抱怀里面的吗。”

太宰治朝着雪满翻了个白眼,接着大摇大摆的站起来,甩着尾巴向卧室走去。

或许是因为本体是猫,太宰治看上去瘦削,却是修长又有力的类型;而雪满也没有想到,在那身黑得发亮的皮毛下,隐藏的是如此白皙的肌肤。

——不,在皮毛下藏着的皮肤常年晒不到太阳,白得发光是可以理解的。

雪满迟了两三步才跟上去,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披着被子的太宰治不是什么都没穿,他至少穿上了内裤,没有裸奔。

.

给太宰治穿好了衣服,又给对方拿来了拖鞋,亲自给对方穿好……雪满就像是负责任的管家,把前一天还是小黑猫的太宰治打理得井井有条。

“张嘴。”

“啊呜~”

一个喂一个吃,太宰治摆脱了那难用的勺子后,整只猫看上去情绪飞扬了不少。他的脸颊被食物撑得鼓了起来,并且吃东西的是还不老实,在椅子上面晃来晃去,摇得椅子咯吱作响。

“对了,我有自己的名字。”

吃饱喝足后的太宰治,想起了雪满给自己起的那个土到了极致的名字,“太宰治,听清楚了吗?我才不叫小黑这种傻乎乎的名字。”

“所以你是因为名字太傻,才会故意无视我?”

背对着太宰治洗碗的雪满嘴角抽了一下,猫咪的任性,名不虚传。

“这只是小部分的原因。”

太宰治盘腿坐在了沙发上,这是他早上晒太阳的地方,耳朵尖的部分在阳光下的照耀下变成透明起来,“大部分是因为你太蠢了。”

要不是做饭好吃,我早就从你身边跑掉了。

他晃了晃头,为自己的好心肠而感动落泪。

哪里还有他这种会为饲养人考虑的猫妖噢,别的猫妖可都是一个不爽就离家出走的,像他这种明知道饲养人的脑袋有问题,还陪在对方身边的猫妖,简直可以列入“感动妖界的十大妖”之一了好吗。

“对了,你今天不上班吗?”

太宰治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好奇的问道:“平时这个点你都出门了,我看电视上面说,迟到要扣钱,扣钱的话就没有办法给我买新玩具了。”

“我请假了。”

雪满深吸一口气,然后微笑,“家里的电器很多,我担心你乱碰出事。”

而且自己养的猫大变活人……他哪里还顾得上工作的事。

正在愉快的摇摆尾巴的太宰治偏过了头,发出了轻微的一声“啧”,听上去是对雪满说的话带着不满。

“要梳毛吗?”

面对着闹小脾气的猫妖,雪满掌握一整套给对方顺毛的技巧,首当其冲的就是梳毛。

“我现在没有毛可以梳。”

太宰治充满了怨念的说,他现在全身上下能够让他回忆起自己那一身黑亮皮毛的地方,只有头发。

看着自己光滑的胳膊和腿,太宰治咬牙切齿,在心里面又给雪满记上了一笔。

他这个猫妖是不会出错的,那么有问题的一定是对面站着的人类。

雪满鼻子发痒,揉了揉后把喷嚏给摁掉,他举起了同事推荐的,据说非常好用的梳子向太宰治介绍,“梳梳头发怎么样,你耳朵上面的毛有些打结了。”

“什么?!”

向来对自己的外型充满了自信的太宰治,立刻从沙发上弹起冲向了洗手间的位置,他看着镜子里面映照出来的自己,惊恐的发现毛真的打了结。

他自己用手梳了一下,粗糙的手法疼得他自己眼圈红了一层。

“……还是我来吧。”

雪满看到缠绕在太宰治指间的发丝一阵头疼。

这结实得梳都梳不下来的头发,硬是被扯下来了好几根……想想眼前的猫可是磕到桌脚都会疼得满地打滚的类型,现在大概是在强撑着眼泪。

“你要是梳痛了怎么办?”

太宰治满脸的怀疑,捂着自己的耳朵往后面退。

洗手间的位置就那么大点,太宰治退了两三步就到了墙壁旁边,他虎视眈眈,眼中的凶意警告着雪满赶快离开,否则就不是吓唬一下可以解决。

“你可以咬我。”

雪满指指自己,“痛的话就咬我,咬出血也没有问题……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会小心的帮你梳的,之前不是也有帮你梳过毛吗?没有弄疼过你吧,不然你绝对不会让我碰你的不是吗?”

雪满循循善诱,总算是把太宰喵从洗手间给骗了出来。

他把人摁在了椅子上,自己站在了对方的身后,一点点的帮太宰治梳起了头发。

不缺营养每天都有着丰富饭菜可以吃的太宰治,皮毛光滑油亮得比最初来到雪满家时更甚,反应到人型的头发上,那就是手感一级棒。

棒得雪满偷偷的摸了好半天,才心满意足的开始给对方梳。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略显变态。

——什么变态,吸自己家的猫能叫变态吗?

梳齿在头皮上有节奏的滑动,太宰治的耳朵尖尖在微微颤抖,本人已经舒服得眯起了眼,头跟着雪满的手在一点一点,眼瞅着就要直接睡过去。

毫无危机意识啊。

雪满在心里感慨,手下的动作更轻,还用上了一些按摩的技巧。

太宰治觉得自己快要融化成一滩猫饼了,饲养人的手就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他明明是想用梳头这件事借题发挥,让对方离自己远一点,至少要有三米……

可他梳得实在是太舒服了。

想要让对方快点住手的念头,就像是太阳下的雪,嗖的消融不见。

雪满不清楚太宰治还做了如此这般的心理斗争,他收起了梳子,想要让对方站起来,然后就听到了细微的呼噜声。

绕过去一看,太宰治确实睡着了。

他一条腿踩在了椅子边上,头就靠在了膝盖上面,被压着的皮肤变成了淡淡的粉色。

——这么容易留下印子的吗?

雪满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话,还没来得及捕捉就消失不见。

他想要把太宰治叫醒,让他去沙发那边睡,但是再一想,叫醒一只睡得正香的猫,怕是觉得自己平时被挠的机会太少,赶着受伤。

“我会小心一点的。”

他小声的说道,接着弯下了腰,将太宰治抱了起来。其实平时也是这样,要是家里的猫睡在了危险的地方,或者脑袋就像是断了一般搭在阳台的边缘,雪满都会动作轻柔的给猫咪换个睡觉的位置。

——没错,这是我家的猫。

雪满给自己洗脑。

——给猫换一个舒服的地方睡觉理所当然。

于是太宰治就躺在了他的床上,一接触到柔软且熟悉的床铺,太宰治就自动团了起来,挪到了到了床铺的最中间。

——啊,多么眼熟的一幕啊。

雪满在心里给自己点蜡。

这是所有养猫家庭的困扰,那么大的一张床,猫咪偏偏就喜欢中间的位置,为了让猫咪睡得香,主人们通常要把自己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让人不得不感慨,天下猫奴都是一个样。

只是刚吃完就睡,真的没问题吗?

站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雪满忍住了把被子拉开,看一看太宰治肚皮的想法。

虽然对方是自己养的猫,但是变成人后,考虑到对方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是一个人……那就不能随便的rua肚肚和捏爪爪了。

这么一想,雪满觉得自己亏了一个亿!

太宰治感受不到雪满那纠结的心情,对他来说,没了毛皮遮挡身体一开始是有些不爽,可在感受到被子那软乎乎的仿佛踩在了云端的感觉后……毛是什么我不需要。

作为一个合格的猫妖,要习惯两种姿态才行。

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的太宰治蹬了蹬腿,他在充满了熟悉味道的床铺上面翻了个身,身上属于雪满的衣服过于宽松,这么一动就露出了一小截细瘦的腰肢,肤色雪白,像是上等的鱼肉刺身。

雪满的目光在那截腰上停留了许久。

作者有话要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久没有更新,躺平了你们rua吧_(:зゝ∠)_

隔壁鬼王的人设出来了!

其实是全身图,他手里还拿了扇子的,但是我自己糊封面的时候发现,要是把整张图都放出来,就会显得脸很小,看不太清——可是我最喜欢的就是他的脸了QAQ

最后就变成了大脸封面……还挺帅的,就这样吧!

.

“你可以咬我。”

雪满指指自己,“痛的话就咬我,咬出血也没有问题……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会小心的帮你梳的,之前不是也有帮你梳过毛吗?没有弄疼过你吧,不然你绝对不会让我碰你的不是吗?”

.

写到这一段的时候,要是去掉了梳毛的部分,噫——春天到了,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