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42)

小说: 70后的青葱岁月 作者: 无惧前行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0:14 字数:4566 阅读进度:69/74

元旦前一天,同学基本都回家了,我提前跟二叔说好了,说去老黑家里吃饭。

新年一大早就醒了,或者说根本就兴奋地几乎没睡,躺在被窝里开着手电,盯着父亲回烟海前留给我的,他参加工作时买的“上海牌”手表,迎接了新年的到来。

看着秒针一跳一跳地坚定地奔向12点的位置,内心的澎湃促使我掀开了被子,透着寒风的宿舍也抵挡不住我内心的热情了。

那时的年龄如若换作如今,肯定也会奔到哪个倒计时现场,大声地欢呼,疯狂地庆祝。

但现在,城市里都会有很多个倒计时狂欢地儿,中年的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激情澎湃的感觉,没有任何要去迎接新年,见证历史的冲动。

见证了太多岁月的流逝,感受了太多生活的压力,现在的内心,甚至连一点涟漪都不起了。

但是,在过去了的那个一九八八年第一个清晨,我跟东升的朝阳一样朝气蓬勃,洗漱完毕,梳理着刚刚开始留意的发型。

门外传来大喇叭的广播声。

在激扬的《歌唱祖国》伴奏曲中,传来了播音员清脆高亢的声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时间。”

“听众朋友们,新年好,今天是一九八八年一月一号,元旦。”

“这次节目的主要内容有,《人民日报》发表元旦社论《迎接改革第十年》……”

一切都是崭新的、奋进的、积极向上的,新年、清晨、朝阳、元旦社论、还有正值青葱岁月,激情澎湃的我。

我迎着初升的太阳,耳听着高亢有力的播音,活动着胳膊腿,抻腰、压腿,甚至在班长、佳慧他们没来之前还围着操场跑了两圈。

在这个崭新的清晨,感到身体有无穷的活力,对新的一年,对未来有着无数美好的期待。

前方鲜花遍坦途,丝毫也感受不到未来越来越多的挫折和坎坷。

其实就算是知道,也毫不在乎。

东风吹,战鼓擂,我年轻,我怕谁?

自己折腾了好一阵子,广播里的新闻结束了,班长先出现了。

“新年好!班长。”我正刚跑回到宿舍前,在坐着放松动作。

“新年好,海超!”班长微笑着跳下车子,“我第一个吧?她俩还没到吧?”

“对!你第一个到的,女孩们麻烦点,等等吧,还早,刚七点。”我看了看手腕上的“上海牌”。

看到班长来了,我赶紧准备,爬上上铺,从旅行包里小心取出两个装有照片的纸袋。

一个纸袋装了一张我和老黑的合影,另一个纸袋里装有我的一张单人照,而且出去跑步前,我已经用钢笔在背面写下了一句话。

“新年快乐,我的女孩。龙海超,一九八八年元旦。”

“干嘛呢?海超。佳慧她们来了。”班长在宿舍外喊我。

“来啦!”我赶紧把纸袋揣进羽绒服内袋,跳下床去。

“新年好啊,美女们!”出门就看到佳慧和王丽。

两人推着车子,站在宿舍门口的树下,不约而同穿的大红色衣服。脸上好像还化了淡妆,感觉跟平时大不一样。

我惊奇地走到她俩面前,故意伸着头凑近看她俩的脸。两个女孩都羞红了脸,一边用另一只手捂住脸,一边赶着我:“走开海超,讨厌!”

“哇,好漂亮啊,尤其是团支书,是吧班长?”我回头问班长。

“哦,哦。”班长支支吾吾。

“别闹了,出发吧?”班长终于挤出一句话。

“走!我和班长在前边,你俩在后边。一定小心,靠边骑。”我嘱咐着。

“知道了,好像你是班长一样。”佳慧笑着说。

“我也是当过班干部的人,不过是在革命早期。”我回头很认真地告诉佳慧。

“我说海超是具备领导的气质嘛,对吧?”一直没开口王丽突然朝佳慧说到。

“看吧,团支书的眼睛是雪亮的,我隐藏的那么深,都被团首长发现了。”我哈哈大笑着跨上了车子。

“走吧?班长?你是灯塔,引领我们前进的道路。你挥手,我们前进!”我朝班长说。

“好的,一定注意安全啊,你俩别光路上说话。”班长回头告诫王丽和佳慧。

“知道了,班长~”两个女孩的和音真是悦耳动听。

小分队,出发了。班长不紧不慢地骑在前边,我跟随在班长旁边稍往后一个车轮的位置。

后边佳慧和王丽紧跟着。才七点多,公路上的车不算多。

“要过大公路了,跟上,快速通过。”班长左右看看没车,回头跟两个女孩说。

“好的!班长~”两个女孩很是听命令,听指挥。

我也一边过,一边回头看她俩,还不时地左右看公路两个来车方向。还好,目及之处,没有车。

过了公路,班长回头看了眼,发现她俩都跟过来了,送了口气。

“海超,从这里一直往北十公里就到了,再没有公路口了,相对安全。”班长轻松地跟我说。

“好的班长,不着急,我们慢慢骑吧,约的时间来得及。”我回答班长。

“班长,有没有跟女孩一起出来过呀?”佳慧笑着从后边喊着。

“没有,第一次。”班长回头老实地回答。

“海超肯定不是第一次吧?”佳慧盯着我。

“谁说的?我跟班长一样。”我赶紧表白,但脑子里浮现出了那个短丝袜女同学,那是个朦朦胧胧的感觉。

“海超,城市里的女孩是不是都会很开朗大方?”平时很少跟我说话的王丽,今天好像跟我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团支书,你问佳慧啊,她是城市回来的。”我转头大声回着王丽。

“她不具代表性,问问你的感觉。”王丽笑着开始追问。

“我不懂啊,毕竟我还小,没经历过,不懂女孩。”我说的也是实情,确实是朦胧的年代,青涩的年华。

王丽和佳慧在后边哈哈大笑起来,听口气是明显不相信。

“什么意思?我给你的感觉,很成熟吗?像是很有经历的人吗?”我转头问王丽。

“嗯~,反正感觉你跟班长不一样。班长是真不知道,你呢?”

两个女孩又一起喊着:“谁~知~道呢!?”

我无奈地摇摇头,“班长,我真的给人感觉不真诚吗?”我转而跟班长聊着。

“没有啊,我感觉海超挺好的,实诚,义气!”班长转回头去替我说话了。

“哈哈,拉援军去了。”王丽说到。

“我们没说海超不实诚,可能长得太帅了的男孩子,会给人不安全的感觉。”王丽说。

“团支书,你这是变相夸我呗?”我转头笑着问。

“去去去!好好骑车。”佳慧灿烂地笑着,朝我喊道,“自我感觉良好。”

(142)

“前面快到了,老黑说是在一棵大槐树下是吧?”骑行在最前边的班长转头问我。

“对!说是一进镇上,还没到镇中心,有个土路口,西南角,大槐树下。”我跟班长复述着老黑说的位置。

“哦,那应该前边就快到了。马上就到镇里边了。好好看着路边。”班长安排我。

“好的,班长。”

我一边骑行一边仔细地看向路西,这边早上可能下了点雾,太阳出来就开始散了,现在稍稍还有层薄雾,不过已经不影响视线了。

“班长,海超,你看那是不是曹柯?”佳慧在后边嚷到。

“在哪儿呢?”我跟班长都没看到,转回头问佳慧。

“在路边,戴着个墨镜,穿着军大衣。”这时王丽也看到了。

我和班长又赶紧转头向前找,“嗨,还真是老黑。我光顾着找大槐树了,没顾得看人。”

“老黑!老黑!”我扬起手来大声喊着。

“曹柯!曹柯!”后边的王丽和佳慧也一起喊起来,女生的声音尖锐,穿透力强,传播距离应该远。

老黑听见了应该,也看到了我们,向我们也挥起手来。

“哈哈,我也看到了。”班长这才喊到。

“班长,你该配副眼镜了,视力有问题了。晚上看书看到太晚。”王丽有些埋怨的口气说。

“哇,找到了。”我看看公路前后没车,“赶紧过公路!”

率先向路西骑去,班长和佳慧,王丽也迅速跟了过来。

老黑笑着迎向前来,伸出双手,握住班长的手,“欢迎班首长莅临视察!”

“欢迎团首长!”又过去要握王丽的手,王丽犹豫着红着脸没好意思伸手,老黑甩了甩手作罢。

刚要伸手握佳慧,又抽回来,“你就算了吧,别让海超跟我翻脸!”

“去你的!臭老黑!”佳慧羞涩地笑骂着。

“曹柯同志,我们来了,辛苦你了!”班长主动过去跟老黑紧紧握手。

我们快乐地相聚,模仿得就像中央红军翻雪山,过草地,胜利到达吴起镇跟陕北红军会师一样。互致问候,互道同志。

“跟我走吧同志们!”老黑骑上靠在大槐树上的自行车,向后一招手,率先向前骑行了。

“佳慧,王丽,你来跟着老黑,我和班长断后吧。”我一边看着班长一边喊着佳慧和王丽。

“好好!对,让她俩在中间。”班长同意这个安排。

“好的,咱俩走吧。”佳慧招呼王丽一起跟着老黑走了,我和班长在最后。

“还有多远啊老黑?”我在最后大声喊着。

“没多远,三两分钟,马上到。”老黑向后喊着。

老黑带着我们顺着大槐树下的土路向西,然后又向北转进了一个村子,又向东进了一个胡同,胡同尽头老黑停下了车子。

回头朝我们说,等会都把车子赶进院子里吧。

老黑推开虚掩的小木门,带我们推车走了进去。我在最后,院门旁是一溜土墙,不高,我翘起脚来看里面。

“好大的院子啊。”我嚷到。

小院门向北,进了门看到,院子里边靠西是一溜平房,都紧锁着。靠东有三间小平房,草顶的,中间开门,两边窗户,是那种木头的窗户棂子,糊着纸。

“同志们请进吧,到根据地了。”

“哎呀,赶紧进屋暖和暖和。”班长招呼着“佳慧,王丽,你俩先进。”

“对,里边暖和,又大锅,我一早就烧了点柴火,烘了烘炕,上炕吧,可暖和了。”老黑介绍着。

“你这自己住的这房子啊?有锅,有炕,锅碗瓢盆还挺齐全,还有口大水缸,真像是过日子的了。”班长一边四周看着一边揭开水缸盖说。

“呀,什么味这么香?”佳慧嚷到。

“大锅里炖的鱼。”老黑揭开大锅盖,里面有一条正炖着的大鱼,在汤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和气泡,同时散发着香味。

“这边是炖的排骨。”老黑又走到大锅对面的一个蜂窝煤炉子边指着上面的小铁锅说。

“怪不得这么香,今天真是有口福了。”王丽也赞到。

“来对了吧?”佳慧挽着王丽的胳膊说。

“嗯嗯。”

“需要我们帮你做点什么吧?”班长就是班长,赶紧问老黑。

“别,不用,你们都不知东西放在哪,你们都上炕上暖和吧,我一个人忙活就行。”

老黑推着班长进里屋,指着炕说。

“真的要上炕呀?”佳慧和王丽有些羞红了脸。

“你俩一边,班长一边。没事,别见外啊。”老黑没听出她俩意思,依然客气着。

我刚要也跟着进里屋,老黑一把把我拉住,“这位同志,就别进去了,在下边帮我打个下手吧。”

佳慧和王丽闻声哈哈大笑。

我无奈地摇摇头,“好吧,我当大会服务人员。”

“好好表现。”王丽开着玩笑。

“那、咱、咱们上去吧?”班长结结巴巴地说。

“上去吧,脱鞋。”佳慧一边脱鞋一边指挥着王丽。

青海女孩是开朗大方,佳慧率先脱了棉鞋上了炕,拽过一床被子盖住了脚。

王丽和班长也上了炕。

老黑搬了一张长方形的矮腿小木桌放到炕中间,然后拿过来一个圆形搪瓷茶盘摆在小桌子上,茶盘里有一把白瓷茶壶,五个茶碗。

“海超,把蜂窝煤炉旁边的暖瓶拿过来。”老黑吩咐着我。

“好嘞”我又出去拿了把暖瓶送了进去,老黑从炕边上的柜子上拿了一个斑驳的小铁罐。

打开,倒在手里一把茶叶,还展示给我们看,“上好的茉莉花茶,可不是大把抓。”

然后拿起茶壶盖,把手里的茶叶小心倒进茶壶里。回头跟我说:“海超,倒水,看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