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捐一只羊

小说: 一九八一年 作者: 实在闲得疼 更新时间:2020-10-18 00:32:05 字数:4790 阅读进度:646/657

(书友们别忘了投票啊!谢谢大家!推荐票离二十一万张越来越近了,也不知道离一万张月票还有多远,有书友会看数据吗?

“哈哈……”成胜利得意洋洋道:

“你现在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已经是中上等,你们实验中学去年的录取率是省冠军,你们班又是年级最好的班,利用暑假时间学会开车不可能影响你考大学。”

“我们还要为‘激情三水晚会’排练,我恐怕没一个暑假的时间啊!”

成胜利经常见黄瀚开车,还听黄瀚说过,开车只要不着急开慢点,其实比骑车安全。

他细想想觉得有道理,由于车祸而死的驾驶员,远比出车祸死亡的骑车人多。

联运公司这十几年来,只有一个驾驶员死了,其实还不是因为出了车祸,是因为事故。

那辆车装了一车五毫米厚长度六米的船用钢板。

由于驾驶员做事马虎,没有用木块把崭新并且每一层钢板上都涂有机油的两头垫高,又没有在装车时让钢板紧贴驾驶室。

导致一个急刹车钢板冲向驾驶室,直接把驾驶员斩为两截。

联运公司车太多,出事故肯定免不了,有专门负责处理事故善后的干部。

但是事故中死驾驶员只有一回,事故中撞死骑车人的比例太高了。

成文阁已经二十一岁,成胜利当然想让儿子学会开车,以后花几千块钱买一辆旧吉普车开开。

他相信有他的技术,旧车到了他手上一两个月,性能肯定不会比新车差太多。

儿子今年高二、明年升高三,那时学习更加紧张,他家是学习小组同学们中离学校最远的,以后干脆开车上学多好?停车不是个事儿,有‘事竟成宾馆’有黄瀚呢!

成胜利安慰道:“不要紧,开车简单,学三五天就会,修车暂时不用学,交通规则学校都教过,对于高中生来说根本没有难度!”

“我好好学,正好明年暑假可以拿驾驶证对不对?”

“嗯!肯定办得下来!”

成文阁是父母心中的宝,钱爱国同样是家里的宠儿。

他的两个妹妹在钱国栋、宋丹华眼里基本上没什么存在感。

他回家后根本不是跟钱国栋协商,而是直接让爸爸明天中午开一辆吉普车去黄瀚家汇合。

钱国栋有专车,是一辆皇冠轿车,他去年就通过考试拿到了驾驶证,他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让他开辆吉普车?

问道:“爱国,是不是黄瀚有事情啊?干嘛开吉普车?这大热天的!皇冠轿车的空调多舒服!”

“黄瀚和他爸爸都开吉普车,成文阁爸爸也开一辆。”

“都开吉普车,这是准备干什么呀?”

钱国栋知道成胜利现在的专车也不是吉普车,是一辆德国大众授权上海汽车组装的桑塔拉。

这种车型“华美风”和“全力企业”一共有六辆,中国官方没有整车进口过,是在北美市场销售的,原产地美国。

黄瀚家当然用不着花高价买进口轿车,都是合资企业的黑牌照,能够减免不少税费。

秦淑洁购买这种车型也是黄瀚的建议,不是这车出类拔萃,而是这车皮实便于修理,最重要的是以后在国内能够买到配件。

钱爱国道:“黄瀚准备组织一场野营,爸爸,你也很久没钓鱼了,正好一起去钓鱼。”

“咦!这主意不错啊!去乡下开吉普车更加方便。有没有说好了去哪个乡镇、哪个村?”

“刘庄镇,黄瀚也不知道是哪个村,只说了那里都是乱坟岗,到处都是水塘和小河,好像还有几片是人不能走,一走就会陷下去的沼泽地。”

“哦!我知道那是哪里了。”

“你知道了?难道你去过那地方?”

“刘庄镇地盘上就没哪儿我没去过。”

“那儿能钓到鱼,捉到鳖吗?”

“那里的野河太多了,鱼肯定能够钓到,最起码我对我的技术有信心。是不是捉到鳖,我就说不好喽!”

“那麻烦你帮我也准备鱼竿鱼钩鱼饵吧!”

“你个死懒鬼,用气爸爸来了。”

“我不是要忙着练吉他么,今年应该能唱《一无所有》了,我得好好练一练。”

“我认为十月一号正日子不适合唱,二号三号随便唱。”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也跟黄瀚说过二号、三号唱!”

“嗬!英雄所见略同啊!”

“别同不同,挖蚯蚓去。”

“得!儿子使唤老子。”

杜佳刚刚巧来徽派宅院找黄馨对高考答案,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臭味。

“黄馨,你家肯定有什么东西馊了。”

“嗯!这味儿真大,老鳖应该闻得到!我正想打电话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野营?”

“野营?都有谁啊?”

“我们一家子,黄瀚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应该还有成文阁、钱爱国俩人的爸爸。”

“我肯定想去啊!”

“要在荒郊野地过一夜呢!”

“咯咯……,是得过夜啊!不然就不是野营是野游了。”

“也对啊!你们家会同意吗。”

“没问题!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除了个人物品,什么都用不着,是开好几辆车去,有黄瀚呢,该准备什么东西他比我们想得周到!”

“真羡慕你有个好弟弟!”

“那是!黄瀚就是我的骄傲!”

“你一点点也不谦虚呀!”

“没办法谦虚,因为全国人民都是这么认为的!”

“得瑟!咯咯咯……,对了,你有没有约李梅、王丽华?”

“她俩都去亲戚家玩去了,要过一两天才回来!”

“我本来今天也是准备回家的!”

“回兴花城的还是回首都的?”

“先回兴花城,过几天去首都,爷爷想我了。”

“你要是考上北大,就可以天天和你爷爷奶奶一起住了!”

“对啊!我第一志愿就填北大。你准备填北大吗?”

“我没什么信心,我准备填复旦,沪城不干燥还离家近,我喜欢。”

“别啊!填北大我们俩继续同学多好!”

“填了人家就肯录取我肯定上赶着,可是我真的没有把握,不能浪费了第一志愿!”

“那你先别急,等估分后再做决定好不好?”

“我又不傻,肯定得估分后再填志愿。”

……

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太阳依旧毒辣,四辆吉普车开到了那片湿地外围。

由于三水县接受黄瀚的提议,故意让工厂在三水城西郊扎堆,因此各乡镇的工业都发展得不好,人口都是净流出。

不是全部流向大城市,而是大部分年轻人口往县城集中了。

全国提倡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在这一点上黄瀚是保留意见的。

黄瀚认为大大小小的工厂散落在各乡镇、村庄,不仅仅难以管理还会浪费双倍耕地,也浪费公共资源,增加了配套产品的运输成本。

因为工厂没法独自打天下,必须有上游下游的配套,还必须通水、通电、通路,互相之间离得远了当然会直接导致投入成本过大。

工商局、税务局、劳动局检查工作的效率肯定上不来,还会因为厂子偏僻,山高皇帝远,更加导致某些下去检查工作的中午喝酒下午打牌混日头。

厂子都在三水城西郊的工业园区、经济开发区,各家的行为互相之间看得到,当然方便管理,提高了办事效率。

说不定因为原材料就是隔壁厂的产品,用几辆板车就拉回来了。

三水县在大发展,对外招商引资,对内集中力量办好经济开发区。

故而三水城区的常驻人口拿八一年相比足多了双倍,当下已经接近二十万。

荒郊野地开来了几辆吉普车,附近村子的村长、村主任当然要赶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哎呦喂!成局长,怎么是您啊?”

村主任当然认识大名鼎鼎的交通局一把手成胜利,立刻点头哈腰,堆起一脸笑上前递烟。

“别大惊小怪,我们就是来野河边钓钓鱼。你不用管我们,该干啥干啥!”

啊?娘的,村主任腹诽,哪家钓鱼这么大阵仗,还是你们交通局牛逼。

他嘴上客气道:“难得来我们这里,晚上肯定要留下吃顿饭啊!”

“用不着,我们带了家伙事儿,晚上喝鱼汤、泡方便面、吃火腿肠。”

“不得命,钱县长,您大驾光临怎地不打个电话通知一下。”

村长眼尖,瞧见了下车的钱国栋,惊讶无比,连忙屁颠屁颠小跑着过去打招呼。

然后村长和村主任都瞧见了下车的黄道舟,俩人都蒙圈了,一下子来了三个、不,四个大领导,因为他们认识张芳芬,知道她是三水镇副镇长。

我们村怎么了?

就数钱国栋认识的人多,他在刘庄镇干过几年,认识村长和村主任,他根本用不着客气,吩咐道:

“老李、老柳交给你俩一个任务!”

俩人立刻立正道:“保证完成!”

“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九点钟,这方圆一公里内别出现闲杂人等,做得到吗?”

李村长道:“这根本用不着做,村里现在没闲人,都上班,谁到这儿来呀?”

村主任立刻反驳道:“以前没人来,但是今天不一样了,这儿停了四辆吉普车,下班的人肯定都要来看看。”

“对对对,钱县长,几位领导,你们放心,我们马上行动起来,保证没人来瞧热闹。”

钱国栋在基层工作十几年,经验丰富,知道农村人爱瞧热闹,如果不吩咐下去,保不准方圆几里的孩子老人都跑来看西洋景。

与其人来了再劝离,何不如让人家别来?

离开国道拐入乡镇道路时,黄瀚就瞧见了三三两两的山羊。

这些山羊应该是农村人搞的副业,他走上前,问道:“村里有会杀羊的吗?”

“黄瀚,你真是黄瀚。我看过激情三水晚会,我认得你。”

村长见到了黄瀚立刻双手紧握黄瀚的手乱摇,笑得见牙不见眼。

村主任道:“黄瀚和黄县长一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黄瀚,我就会杀羊,你有什么吩咐?”

黄瀚掏出三张崭新的五十元大钞,这是今年四月份发行的第四套人民币,一百块的还没有,这得等到明年。

他道:“麻烦你挑一只肥羊收拾干净了用口大锅炖上行不行啊!”

村主任立刻明白了,这么多人呢,是得准备不少吃的,炖一只羊太适合不过。

他道:“行,太行了,但是我不能收钱!”

黄瀚调侃道:“不收钱可不行,我们是纪律严明的共产党部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萧蔷、陆瑶、成文阁等等都笑了起来。

钱国栋现在也开始注意自身形象,再也不是什么人的香烟老酒都收。

除了以前处得好的朋友还存在礼尚往来,在其他人面前都是廉洁奉公的典范。

他道:“我们都是党员干部,有可能白要老百姓的羊?”

“嘿嘿,我们是准备为‘激情三水晚会’捐一只羊,请黄瀚代劳!”

“去去去,黄瀚是什么人,会白要你们的羊?你拿了钱赶紧去忙吧,别管我们。”

“好嘞,一只羊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一会儿我把找零送来。”

黄瀚道:“用不着,找零算是给你的加工费。”

“这那行?”

“不要加工费也行,我们自己来炖。”

“还是我来吧,我家里的会炖羊肉,而且手艺好着呢,保准你们满意。”

最爱玩的刘小明已经迫不及待了,拿起鱼竿就往河边跑。

成文阁道:“黄瀚,我和爸爸带了气枪,你想不想打麻雀呀?”

啥?有枪?刘小明立马又跑回来了,急切道:“枪在哪儿呢?我刚才在路上还瞧见野兔了。”

成胜利道:“气枪也就能打打鸟,打野兔?除非运气特别好,否则甭想。”

萧蔷道:“刘小明,你不是说你喜欢钓鱼,而且技术特别好吗?”

“可是我更加喜欢打枪啊!”

成文阁道:“得了吧,就你打个弹弓都手抖的熊样,哪有可能打得着麻雀?”

萧蔷乐了,道:“你还是钓鱼吧,万一你手一抖,鸟没打着,打着人,麻烦大了。”

刘小明辩解道:“那时我才四年级,没有力气,现在哪有可能手抖?我要打枪。”

黄瀚见成胜利带了四杆气枪,道:“刘小明,你先钓鱼,争取钓到一条大的,我过两个小时换你打麻雀。”

“咦!这样最好了。”

成文阁点头道:“大家换着玩,都可以钓鱼、打麻雀。”

“我也要打枪玩,可是我压不动子弹,你帮我装子弹好不好?”萧蔷道。

“你打过气枪吗?”

“打过,但是打不准。”

额!成文阁脸上又有了阿甘的表情,但是他习惯了迁就萧蔷,道:

“好吧,待会儿让你开第一枪。”